|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五十六章虛空之蟲

第八百五十六章虛空之蟲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1 22:08  字數:3654

「那是……」

拉普看向那扇圓弧形的秘境之門,臉上滿是驚異,似乎發現了什麼。

「可是這些蠕動的花紋?」塔特微微一笑。

拉普輕輕點頭。

他注意到,遍布在黑曜石宮殿牆面上的繁複花紋,緩緩蠕動著,竟全部聚集在那面牆體上浮現的秘境之門——白骨冥靈壇的形狀。

「那些不是什麼花紋。」冷眼旁觀的段千劫,突然開口插話,漠然道:「那些都是虛空之蟲,而且還是活著的虛空之蟲。」

「不愧是精通空間之力的段千劫。」塔特贊道。

段千劫哼了一聲,沒有搭理塔特,而是對李牧解釋道:「構建跨界的通道,形成秘境之門的方法有很多種,利用稀罕的空間晶塊可以實現通道。境界突破到虛空境,並且恰恰精通空間之力的強者,也能以自身的力量凝成秘境之門。準確找到兩個空間的節點,打碎後,在裡面強行貫穿通道,也是可以實現連接兩個天地。」

「但是,種種連通秘境,實現跨界的通道,都或多或少存在弊端,未必就能穩定。」

「以虛空之蟲來構建秘境之門,凝成虛空通道,是這些方法中最為安全的一種。」

「不過,虛空之蟲捕捉極為不易,據說只有達到虛空境的強者,才能在極為兇險的幾個奇地,找到這種異物。」

「這些異物,一旦離開那些特殊之地,就會變得非常難飼養,很容易死亡。」

「因此,以虛空之蟲來形成秘境之門的方法。雖然最安全,卻很少被人使用。」

「段兄果然厲害。」塔特又一次贊道。

不等眾人多問,塔特忽然收斂了笑容,隨手指向黑曜石宮殿,沉聲道:「這些虛空之蟲。一直寄生在黑曜石宮殿的魔神遺骨內,通過吸食魔神遺骨內的血肉能量存活著。」

拉普臉色一變,喝道:「這尊魔神遺骨,可是,可是……」

「就是五尊魔神其中一具的主身!」塔特冷著臉說道。

拉普轟然一震。

三千年前,幽冥界三大強族角魔族。鬼目族和暗影族,在五尊魔神帶領下,曾經以幽冥大陸為中心,向周邊勢力滲透。

幽冥界族人惹怒了黃金級勢力補天宮。

最終,五尊魔神相繼被轟殺,三大強族的族長。還有眾多巔峰強者,也幾乎死絕。

補天宮本欲殺入幽冥界,將幽冥界所有種族滅絕,徹底抹殺這個種族。

因為秦山的求情,補天宮才網開一面,沒有趕盡殺絕。

隨後,幽冥大陸被封閉禁錮。所有幽冥界活下來的族人,被驅趕回幽冥界,不允許任何幽冥界的族人踏入靈域一步。

這是幽冥界歷史上最屈辱的一頁。

「這尊魔神的主身,怎會在這裡?怎會被煉成一座黑曜石宮殿?」許久後,拉普再次問道。

塔特臉色森冷,眼中卻閃過一絲苦意,「當年,在尊者還沒有求情之前,我們已經全面潰敗。那時候,五尊魔神已相繼隕滅。我們為了防止補天宮通過幽冥大陸的通道,踏入幽冥界,將我們幽冥界所有種族滅掉,我們不得不提前準備一些後手。」

「這兒,就是後手之一。」

「這是為了在補天宮殺入幽冥界的時候。讓幽冥界的族人,能通過這麼一個地方,轉道到靈域和幽冥界以外的秘境和輔世界,讓補天宮無法在靈域和幽冥界找到我們那些生還的族人。」

「以魔神遺骨飼養虛空之蟲,留下這麼一個後手,也是魔神隕滅前自己吩咐下來的。」

「這麼做,只是為了要保持種族的延續,讓我們能留下一點希望的火種。」

聽完塔特的解釋,拉普垂著頭,臉色黯然。

李牧和段千劫兩人,也是目顯思索的光芒,沒有在中途講話。

從塔特的敘說,他們能想像三千年那場血戰何等的殘酷,一場幾乎讓整個幽冥界滅族的浩劫,差一點就真正降臨——如果不是秦山說情的話。

幽冥界的五尊魔神,應該在和補天宮巔峰強者決戰前,已預料到後果。

所以,他們提前吩咐了下去,吩咐在他們隕滅以後,讓族人以他們的主身遺體來飼養虛空之蟲,為族人準備最後一條可行性的生路。

「這扇秘境之門最終會通往何處?」拉普又問。

塔特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拿著東西,幫少主凝成這扇秘境之門,他最後會通往何處我也不清楚。」

此言一出,宋婷玉輕輕咬著嘴唇,美眸浮現出幽怨擔憂之色。

她知道,塔特所謂的「少主」,就是指秦烈。

這扇藉助於虛空之蟲凝成的秘境之門,也是專門為秦烈洞開,讓秦烈一人通行。

看著這扇秘境之門,她忽然覺得有些惶恐,生出一種一旦秦烈踏入其中,以後便永難相見的可怕感。

這讓她嬌軀輕輕顫抖起來。

「轟隆隆!」

天雷轟鳴爆音,突然從黑曜石宮殿前方的秦烈身上傳來,那八根高高聳立的雷亟木,表層天然生成的木紋,奇異扭動起來。

朗朗晴空,驟然被厚厚烏雲遮掩,天色一下子黑了下去。

白晝如瞬間轉化到黑夜。

「嗤嗤嗤嗤!」

璀璨電光中,秦烈衣玦爆碎,"chiluo"地呈現在眾人眼前。

那一塊消失的雷帝印,則是如猙獰閃電刺青,就在他胸口部位緩緩浮現,綻放出奪目電光。

無數繁密細小的電弧,從那刺青一般的閃電印記釋放,像是和他皮肉下的全身筋脈連接起來。

此刻,離秦烈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