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五十四章親人

第八百五十四章親人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0 20:41  字數:3631

「現今暴亂之地動亂不休,而你,又成為了眾矢之的,神族之血成了眾人要對付你的借口。」

許然神色誠懇,「你這段時間如果繼續活動,會給炎日島帶來麻煩,不利於炎日島的後續發展,也會讓自己處於極端危險的境況。另外,墟地那些邪魔異族,有很多也極為仇視神族,他們不會顧忌南老怪,可能會設法除掉你。」

一邊往寂滅宗的空間傳送陣行去,許然一邊勸說。

秦烈也在認真思量。

「你離開一段時間,等各方勢力將三大鬼族這個威脅除掉,等炎日島更加強悍,更血煞宗重新崛起,等南老怪……突破到虛空境。」許然微微一笑,「那時候,就算是你有著神族之血,當你,還有擁護你的勢力,強大到可以無視所有質疑者……那就誰也無法拿你怎樣。」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來到寂滅宗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所在之處。

等秦烈站到傳送陣以後,許然又道:「你考慮一下,如果有心離開,我可以幫你安排一個不錯的磨練之地。」

「好。」秦烈點頭。

「送他回邪嬰島。」許然發話。

這座大型空間傳送陣旁邊,幾名寂滅宗武者,旋即發動陣法。

一環環眩目的光爍將秦烈緊緊裹住。

數秒後,秦烈一陣眩暈,睜眼後,發現又在邪嬰島現身。

「這麼快就回來了?」邪嬰童子在空間傳送陣旁邊驚訝道。

「咦,邪嬰前輩,你何時回來的?」秦烈也驚呼出聲。

最近一段時間,邪嬰童子一直逗留在灰島,幫助墨海、唐思琪還有那些灰島的煉器師講解高深的煉器之道。

灰島的煉器技藝,以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提升著,墨海在邪嬰童子的幫助下,似乎已能煉製地級七品的靈器。

根據秦烈得到的消息來看,頂多三年時間。灰島應該就能憑藉自己的力量,以古陣圖為核心,煉製出天級靈器。

那時候,灰島將真正具備和天器宗分庭抗禦的煉器力量。

「我帶你去招魂島。他們……都在招魂島,在等你。」邪嬰童子突然道。

「他們?」秦烈愕然。

「嗯。」邪嬰童子沒有繼續解釋,護送著他,立即從邪嬰島離開,往臨近的招魂島而去。

邪嬰島和招魂島周邊,此時,聚集著不少邪魔和異族,灰翼族,龍人族,人魚族。還有一些修羅族族人,都在兩島中間區域。

「那人就是秦烈吧?」一名灰翼族老者吆喝。

「就是他!神族的餘孽!」一名人魚族族人叫道。

一時間,許許多多異族和邪魔,從八方聚集而來,竟然將秦烈和邪嬰童子團團圍了起來。

這些人。有通幽境、萬象境的低微人物,也有破碎境,涅槃境的厲害角色,更有很多邪族原先不屬於靈域,不同於人族力量的境界劃分,卻一個個氣勢凌人。

一名人首蛇身的蛇人族大漢,身上覆蓋著龍鱗般的甲片。碧綠色的眼瞳內光熠明亮。

他氣勢陰寒無比,有著等同於不滅境初期武者的實力,凌空擋在了邪嬰童子前方。

「伊克,你想幹什麼?」邪嬰童子冷聲道。

「他就是秦烈吧?」被邪嬰童子稱呼為「伊克」的蛇人族大漢,哼了一聲,以通用語詢問。

「不錯。」邪嬰童子回答。

秦烈乘坐著水晶戰車。就在邪嬰童子身後,也是冷冷看向這個伊克。

他聽過說過此人。

伊克和赤蝘、古陀一樣,都是附近異族的首腦,據說和赤蝘、古陀的私交還不錯,有著相當於一層魂壇武者的實力。

這也是墟地一個有頭有臉的角色。

「此人有神族血脈。很有可能是神族餘孽,而神族曾經恣意肆虐靈域浩瀚土地,許許多多種族的族人都被他們滅殺,被他們屠戮過。」伊克深吸一口氣,喝道:「我們蛇人族,就曾經被他們滅殺大半!」

「我們灰翼族也是!」

「還有我們人魚族!」

「我們……」

旁邊,很多不同種族的族人,一起叫嚷起來,皆是仇視無比地瞪著秦烈。

秦烈臉色漸漸陰沉起來。

「伊克,你想怎麼樣?」邪嬰童子冷哼。

「將這個神族餘孽交給我們處置!」伊克叫嚷道。

更多的異族,還有一些邪魔,都同時吆喝起來,要邪嬰童子交人。

邪嬰童子不由打量起周邊。

他留意到,雖然站出來阻攔他的是伊克,但在附近看不見的區域,還有幾股強大的氣息,應該不弱於伊克。

其中有兩人,就算是他,也覺得深不可測。

他旋即意識到,這些異族和邪魔聚集在此,一定是因為早就知道了秦烈的身份,甚至有可能受人指使。

有人,一定是要通過秦烈身懷神族之血一事,蓄意對付他。

邪嬰童子也覺得有些棘手。

在此聚集的邪魔和異族,分屬不同陣營,幾乎代表著大半墟地的異族和邪魔,其中一部分人身份極為敏感,是幾個輔世界強族在墟地的話語人。

他如果處理不好,惹來那些輔世界強族的惱怒,很有可能令墟地發生大動蕩。

所以邪嬰童子皺著眉頭,在思量著,該如何應付此事。

水晶戰車內的秦烈,沉靜如水,眼睛在那些邪魔和異族的臉上一一掃過。

從這些人的臉上,還有眼中,他看到了深深地怨恨和恐懼。

這些邪魔和異族,仇恨神族曾經在靈域所做之事,同樣的,他們也極為恐懼神族,害怕這個域外強族的再次到來,害怕靈域重新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