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五十二章談崩了!

第八百五十二章談崩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9 20:38  字數:4188

「我找大家過來,是談談秦烈身懷神族血脈一事,想知道大家如何看待此事!」

寂滅老祖冷哼一聲,看向那些不滿者,顯得有些不爽。

「秦烈是否真的身懷神族血脈?」馮毅詢問。

「你將消息傳出去的,你還要問我?」寂滅老祖嘲諷道。

「消息的確是從天器宗傳出,不過,卻不是通過我。」馮毅神情不變,淡淡說道:「另外,不僅僅只是我們天器宗,就連三大鬼族那邊,也有消息在傳播著。」

「神族,是被我們人族從靈域驅逐,對我們仇深似海。這個身懷神族血脈的小子,來歷不明,必然是受神族主使,試圖打開虛空通道什麼的。」夏侯家家主,順勢接過話來,表明自己的態度:「我認為,這種身懷神族血脈的傢伙,應該第一時間滅掉,以免將來養虎為患,給他弄出什麼虛空通道出來,導致神族和三大鬼族一樣破空而來!」

此言一出,馮毅,祁陽,還有將岸等人,都微微變色。

他們雖然不曾經歷過那個久遠時代,卻知道神族有多麼的恐怖,如今在暴亂之地鬧的眾人焦頭爛額的三大鬼族,和神族相比,簡直就不值一提。

要是夏侯桀所言屬實,有一天因為秦烈的存在,導致神族和三大鬼族一起降臨。

別說是暴亂之地了,就算是靈域別的區域的黃金級勢力,恐怕都未必能抵擋住神族入侵。

「從神族重遁域外算起,至今,已過了兩萬年左右。這麼漫長的時間,神族……或許已養精蓄銳,重新恢復了強盛。」馮毅深吸一口氣,臉色凝重至極,「秦烈,或許就是神族來收集靈域消息。弄清楚人族現今狀況的一枚棋子!他的存在,不僅僅會威脅暴亂之地,甚至可能威脅整個靈域!」

「此子不能留。」將岸點頭。

「我們三大家族也認為他非死不可。」夏侯桀表態。

「他不死,對暴亂之地和靈域來說。始終是巨大威脅!」聞濱咬牙切齒。

「你們怎麼說。」寂滅老祖看向沒有表態的祁陽,還有天劍山的王恩哲。

祁陽皺著眉頭,突然道:「聽說秦烈的血脈能剋制三大鬼族?」

「不錯。」寂滅老祖點頭,說道:「先不提上次大戰,秦烈在地面上所起到的至關重要作用,據我所知,對那些身懷烈焰印記的三大鬼族而言,只要他活著,就是那些人的一個噩夢。」

「我聽說天鬼族的族人,不止一次去墟地。要將秦烈擊殺。另外,這次傳播秦烈身份一事,三大鬼族也有參與。這麼來看,他們的確極為恐懼秦烈,應該是秦烈的血脈。對他們真有很大的影響。」天劍山的王恩哲講話。

「也就是說,秦烈……目前對我們有幫助?」祁陽道。

「天鬼族的大賢者布托,曾經是四層魂壇的強者,他返回這裡後,日日都在迅速恢復。」寂滅老祖沉著臉,說道:「如果,如果他徹底恢復過來。將四層魂壇重新築造,就算是我也沒有自信能勝過他。據我所知,這個布托,身上也同樣懷有烈焰印記,秦烈如果能活著,對布托而言就是一個威脅!」

「三大鬼族的威脅。怎能和神族相比?」夏侯桀冷笑,「萬一在這個期間,三大鬼族沒有被滅掉,而神族降臨了,誰能承擔這個後果?」

此言一出。眾人又沉默下來。

「我覺得,可以等三大鬼族被除掉,等秦烈發揮出作用,助我們令布托那些身懷烈焰印記的異族一一死亡。」祁陽琢磨了一下,然後說道:「等事情結束了,我們再通過秦烈的表現,然後討論如何來處置他?」

「我認可祁山主的說法。」王恩哲發話。

「你們兩個的意思,是要秦烈幫助我們,先滅掉三大鬼族,然後……大家重新討論如何處置秦烈?」寂滅老祖皺眉。

「他畢竟身懷神族血脈,一定要確保他無害,我們才能放心。」祁陽點頭。

寂滅老祖沉默了。

前段時間,祁陽單獨找來,希望能以天瑜的血脈,和秦烈的血脈交換。

那時,祁陽還不知道秦烈的血脈有多麼的稀罕強大。

他當時回絕了此事。

這應該讓祁陽心生不滿,待到……祁陽知道秦烈身懷的血脈,乃是神族之血,祁陽恐怕會有更多想法。

寂滅老祖心裡明白,他拒絕的那個提議,應該讓祁陽死了心,然後才有了新的決定。

「也就是說,就算是秦烈幫了我們的忙,助我們對付了三大鬼族,事後……還是要確保秦烈安全?」寂滅老祖沉吟了一下,又問:「你們所謂的安全指什麼?」

他看向祁陽和王恩哲。

兩人忽視一眼,然後由祁陽發話:「我覺得,流放到靈域以外的輔世界,亦或者秘境,讓他不能重返暴亂之地,就算得上安全了。」

王恩哲想了想,也輕輕點頭,「必須要確保他不會將神族引來。」

秦烈臉色突然變得陰寒無比。

他沒有料到,就連天劍山的王恩哲,也沒有站到他這一邊,而是認為他的確是極大的威脅,提議將他流放到靈域外面的輔世界和秘境。

而且要確保他永遠不能重返暴亂之地。

他本認為和天劍山關係還不錯……

就在此時,一股蘭花般的清香,逸入他鼻中,讓他暴躁之心竟重新寧靜下來。

然後,他發現沈月悄然走來,和他並肩站著。

沈月伸手一點,一層水瑩光罩,將她和秦烈裹住,然後才說道:「他們其實都害怕你。」

「害怕我?」秦烈摸了摸鼻子,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