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五十一章九大首腦

第八百五十一章九大首腦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9 20:38  字數:3656

秦烈心神一跳,臉色驟然陰沉下來,「消息從什麼地方傳出來的?」

「應該是天器宗的人,還有三大鬼族的族人,一起進行散播。」拉普無奈地搖了搖頭,「短短時間內,整個暴亂之地有頭有臉的勢力,都已知曉了此事。」

「外面什麼反應?」秦烈問道。

「消息剛剛傳出去,反應……暫時還看不出來,不過,以我的了解來看,情況會非常糟糕。」拉普嘆息。

兩人講話的時候,一道身影落到招魂島,瞬間挪移到這一塊,喝道:「秦烈可在?」

「許然前輩?」秦烈愕然。

「咻!」

那道身影瞬息而至,就在秦烈和拉普身前停下來,正是許然。

而且只是許然一人。

「跟我去一趟寂滅宗,立即。」許然喝道。

「因為什麼事?」

「你身份的事情!」

突然,拉普站到秦烈身前,身上一隻隻眼睛釋放出幽光,說道:「秦烈,你最好不要離開招魂島。在這個緊要關卡,一旦你冒然離開,會發生什麼難以預料。」

「鬼目族的八目強族?」許然深深看向拉普,搖了搖頭,笑著說:「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再加上十四頭邪龍呢?」拉普冷聲道。

「可堪一戰,不過……還是會落敗。」許然突然將三層魂壇祭出。

三層魂壇一出,浩大壓抑的氣勢,將整個招魂島都給罩住,壓的人喘息都困難。

拉普也是駭然失色。

然而,下一刻後,許然又將魂壇收回,「以我三層魂壇的修為,真要想對秦烈下手,壓根不會帶他前往寂滅宗。你說是吧?」

拉普頹然點頭。

「南老怪因為秦烈一事提前出關,馬上就會傳喚另外八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以『影稜鏡』進行對話,商討秦烈身份一事。」許然神情肅然。沉聲道:「南老怪認為此事關乎秦烈的未來,所以他覺得秦烈應該旁聽,看看那八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究竟怎樣看待他血脈身份一事。」

「我跟你走。」秦烈越過拉普,走到了許然的身旁,「現在就出發吧。」

他也很想知道,暴亂之地的武者,如何看待神族血脈一事。

「好!先去邪嬰島,以空間傳送陣前往寂滅宗,直接去寂滅宗『影稜鏡』所在之地!」許然一把抓來。帶著他徑直飛起。

這次,因為時間緊急,許然不但沒有隱藏身份,也沒有遮掩他強大的氣勢。

「沒事,塞納修鍊出了岔子。短時間不會去管墟地的事情。」許然如此解釋。

「難怪先前羅翰那些人敢如此肆無忌憚。」秦烈暗暗點頭。

不多時,許然便帶著他飛回邪嬰島,秦烈敏銳注意到,島上很多炎日島的武者,神情有些急切。

顯然,他們也收到了消息,知道了自己身懷神族血脈一事。

以淵看向他的時候。也欲言又止,好像有很多話要說。

「以後聊。」丟下這句話,他便和許然一道兒,進入了空間傳送陣。

一團璀璨光爍閃過。

睜眼時,他發現他處在另外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許然則是一把抓著他。帶著他疾飛而去。

一刻鐘後,他在許然的帶領之下,來到一座山巔的巨型宮殿。

宮殿前方,有不少寂滅宗的武者已經在等候,雷閻。童真真,沈月,還有沈魁都在當中。

「南老怪準備的怎樣了?」許然過來後詢問。

「就等你將秦烈帶來了。」雷閻回答。

點了點頭,許然不再多言,也鬆開一直抓著秦烈的手,示意秦烈跟他們一起進去。

秦烈沒有任何遲疑,在這些寂滅宗的核心人物注視下,立即踏入宮殿。

寬闊無比的宮殿內部,擺放著一面面「影稜鏡」,那些「影稜鏡」都是兩米高,一米寬,內部閃爍著渾濁的光芒。

「影稜鏡」和「音訊石」作用差不多,一個可以遠距離傳音,一個不但能傳音,還能照耀出影像出來。

然而,因為「影稜鏡」極為罕見稀少,整個暴亂之地,也僅僅只有白銀級的勢力,才持有「影稜鏡」,才能跨大陸的相互交流。

一般而言,也只有暴亂之地發生重大事件,譬如修羅族入侵,還有三大鬼族入侵,需要所有勢力共同抵禦的時候,才會運用到「影稜鏡」。

「秦烈,你站在這個角落,中途不要講話,只要靜靜看,靜靜聽就行了。」寂滅老祖站在一面「影稜鏡」的前方,指向一個地方,示意他過去。

秦烈點了點頭,沒有多言什麼,就在寂滅老祖指點的地方老老實實站好。

那個角落,乃是視線上的死角,一會兒將會出現在「影稜鏡」的人物,無法看到他的存在。

「都找好自己的位置沒有?」寂滅老祖看向眾人。

秦烈注意到,這時候的雷閻,許然夫婦,還有沈月,沈魁,也都在許多角落站好。

除寂滅老祖以外,寂滅宗沒有人站在「影稜鏡」前方,那些一面面豎立的其它「影稜鏡」,也都沒有人影。

「好了。」雷閻講話。

「嗯,我召喚他們。」寂滅老祖點了點頭,然後忽然往後退了一步,整個人竟然直接融入身後的那面「影稜鏡」。

秦烈立即驚訝起來。

在他來看,寂滅老祖彷彿突然從此地消失,氣息,壓迫的感覺,身上的靈魂動靜,都一下子沒了。

然而,他又能清晰地看到寂滅老祖,看到他在那面「影稜鏡」內直挺挺站著。

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體悟。

下一刻,寂滅老祖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