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四十八章收穫

第八百四十八章收穫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8 02:45  字數:3117

「對所有太古強者的族人而言,純正的血脈,都是最核心的根本。只有保持血脈的純正,才能從血脈當中,獲得更多的力量和知識。」

水晶戰車內,林涼兒神情肅然,認真地說道:「血脈的力量,越往後面越能體現,以後你會慶幸今天抵住了誘惑,沒有依姜鑄哲所言,以白骨魔君的鮮血來強大自己。」

秦烈長長吐出一口氣,苦笑道:「我今天幾乎沒有控制住自己。」

「那是因為你越來越渴求更加強大的力量,而姜鑄哲,恰恰從這方面誘惑你。」林涼兒說道。

秦烈輕輕點頭。

兩人身下的水晶戰車,從血煞島飛出以後,立即改變了方向,往臨近的邪嬰島而去。

「小心天鬼族族人。」林涼兒急忙提醒。

「我這次有數了。」秦烈笑了笑,閉上眼,然後沸騰血脈的力量。

他以神族之血,嘗試著聯繫邪龍吉爾伯特,喚邪龍前來庇護。

「嗚嗷!」

邪嬰島上,吉爾伯特以咆哮回應,不多時,就見這頭巨大邪龍飛了出來。

就在他準備改乘邪龍離去的時候,從血煞島上飛出了苗風天,還有那口白骨棺材。

「姜鑄哲讓我陪你走一趟。」苗風天一臉木然。

秦烈微愣。

「你助姜鑄哲提前解決了麻煩,還擒拿了白骨魔君,他認為我們理應回禮。」苗風天解釋道。

「那好。」秦烈點了點頭。

旋即,他和邪龍、林涼兒先行,苗風天和那口白骨棺材緊隨其後。

血煞島。邪嬰島。還有暝風島中央停泊著的「烏金靈龜」。此時上方人影幢幢,充滿了焦慮。

尤其是羅可馨。

當她看到一束冰光遁離血煞島,之後,兩名受他爺爺邀請而來的魂壇強者,也不打招呼離開以後,她便知道嵇青鵬等人在血煞島的行動失敗。

她本已焦急萬分,此時,又見秦烈和苗風天。還有那口白骨棺材一起從血煞島飛出,這讓她更是頭疼欲裂。

「我爺爺怎樣?我爺爺有沒有從邪嬰童子手中將『諸天寶鑒』奪取?」

她沖著一枚音訊石,不斷叫喊著,想弄清楚邪嬰島上的情況。

「羅小姐好像有點緊張不安。」

邪龍從「烏金靈龜」身旁掠過之時,秦烈咧開嘴,笑容燦爛。

「咔咔!咔咔!」

在那「烏金靈龜」的龜背上,一架架晶石巨炮扭動著,一起瞄準了邪龍和吉爾伯特。

從那些晶炮之中,傳來深幽的靈石光芒,如會隨時噴湧出恐怖能量光柱。

「該死!」

邪龍吉爾伯特本能地感覺到不妙。不等那些晶炮全部瞄準他,便帶著秦烈急匆匆繞開。

龜背上。羅可馨輕咬著唇角,眼神冷幽地望著秦烈身影,「別以為你已掌控局勢!」

秦烈點了點頭,沉聲道:「我們走著瞧。」

話罷,邪龍帶著他和林涼兒,苗風天和那口白骨棺材,一起落向邪嬰島。

「轟隆隆!砰砰砰!」

一入邪嬰島,秦烈便聽到山崩地裂般的震動聲,還有靈器碰撞的清脆聲。

凝神一看,他發現眾多身穿天器宗衣衫,還有許多身份不明的人士,正沖邪嬰童子的麾下大開殺戒。

邪嬰島上,有不少炎日島的武者,也在被衝殺著,形勢不算太妙。

大煉器宗師羅翰,聯合另外一個二層魂壇的武者,對邪嬰童子動手。

只是,邪嬰童子在展開「諸天寶鑒」以後,如在層疊空間來回穿梭著,讓羅翰和那名二層魂壇強者始終不能重創邪嬰童子。

島上,有眾多邪嬰童子布置的結界和禁制,也起到極佳的防護作用,讓跟隨羅翰而來的那些人不能為所欲為。

另一邊,以淵,還有眾多炎日島的武者,縮在那座中型空間傳送陣附近,也給侵入者造成了極大麻煩。

以淵等人境界雖然不高,卻懷有「烈焰玄雷」,只要有人膽敢靠近那座空間傳送陣,他們會立即以「烈焰玄雷」轟炸。

秦烈注意到,就在那座傳送陣周邊,已經出現七八個深幽坑洞。

坑洞內,有至少三十名外來者,被「烈焰玄雷」給轟炸致死。

這讓那些將空間傳送陣圍住的外來者,雖恨的牙痒痒,卻不敢真正衝殺過去。

等秦烈,林涼兒,還有苗風天一同現身後,羅翰臉色驟然一變。

他突然抬手做出一個動作。

所有侵入邪嬰島的外來者,一見他的動作,都紛紛停止了攻擊。

羅翰身旁那個二層魂壇強者,也是將那座土黃色的魂壇收起,看向秦烈的目光,有著一抹深深忌憚。

顯然,此人認得秦烈,知道在秦烈的身上,有著六個專克魂壇的奇異生命體。

「羅老,看來嵇青鵬在血煞島那邊失敗了。」那人鎮定自若道。

羅翰哼了一聲,說道:「嵇青鵬真是廢物,帶著兩個二層魂壇強者,又加上白骨魔君,竟然都沒有拿下姜鑄哲,也難怪他的寒冰魂壇無法重組!」

「現在怎辦?」那人苦笑道。

「事不可為,那就果斷放棄,我從不會浪費時間,也不會拖泥帶水。」羅翰冷聲道。

他這句話落下後,許多熟悉他心性的天器宗武者,已率先往島外離開。

島上,很多不屬於天器宗的武者,則是看向和羅翰講話的那人。

那人輕輕點頭。

於是,剩下的侵入者,也很克制自己,沒有繼續攻擊下去,紛紛轉身離開。

短短時間內,整個邪嬰島上,真正的外來者就只剩羅翰和那個人。

這時候,羅翰回頭看了一眼將「諸天寶鑒」收回的邪嬰童子,突然道:「師弟,如果你能說服秦烈,讓他加入我們天器宗。那麼,你不但能重返天器宗,還能永遠擁有師傅傳承下來的『諸天寶鑒』,將再也不用縮在墟地這種見不得光的鬼地方!」

邪嬰童子眼睛閃爍了一下。

羅翰嘴角動了動,又道:「如果說服不了,可以直接囚禁秦烈的真魂,逼問出關於古陣圖的奧妙,那樣天器宗也會重新向你敞開大門。」

頓了一下,羅翰繼續說:「而你我之間的舊賬,也會一筆勾銷,我還會將師傅留下來構建跨大陸空間傳送陣的手稿交出,由你繼續揣摩。」

邪嬰童子眼中迸射出一縷精光。

他深深看向羅翰,然後視線一轉,又落到秦烈的身上。

秦烈臉色陰沉如水。

「不。」邪嬰童子搖了搖頭,重新看向羅翰,眼中滿是狠厲,「此事結束後,我會以煉器師的身份加入炎日島,我還會傾盡所能助炎日島成長起來,讓炎日島在將來取代天器宗,並摧毀天器宗擁有的一切!」

「你瘋了!」羅翰怒喝。

「從離開天器宗起,我便沒有想過回去,我心中所想的……只是怎樣才能毀掉天器宗!」邪嬰童子深吸一口氣,又道:「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通過什麼方法才會毀掉天器宗。直到這次你親臨墟地,表露出對古陣圖的貪婪和恐懼,我才終於明白,原來古陣圖和炎日島就是毀滅天器宗的最強利器。」

「你瘋了!你徹底瘋了!」羅翰暴躁如雷。

「所以我會加入炎日島,盡我之力,以炎日島毀去天器宗。」邪嬰童子靜靜地說道。

「我不會讓你得逞!絕不會!」羅翰怪叫著,「你根本不知道,如果我不是渴求古陣圖,只是一心要秦烈死的話,我只需要做一件事就行!」

這般說著,羅翰和那名二層魂壇強者,一起從邪嬰島沖飛出去。

秦烈冷哼一聲,才欲讓邪龍吉爾伯特,還有苗風天,屍妖蒲澤一起動手,卻被邪嬰童子抬手攔住。

「他精通空間之力,在現今的暴亂之地,除了段千劫,還有天鬼族那位名叫布託大賢者,沒有人可以阻攔他離開。」邪嬰童子搖了搖頭,又補充道:「就算是寂滅老祖,因為不精通空間之力,也沒辦法攔阻他。」

秦烈抬頭,果然看到羅翰所在之處,空間波動極為扭曲混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