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四十七章抵住**

第八百四十七章抵住**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7 17:49  字數:3604

「姜鑄哲!你放我一條生路,從今以後,我發誓再也不會靠近血煞島半步!」

白骨魔君的求饒聲,從「嗜血輪盤」底下傳來,間或伴隨著一兩聲凄厲慘叫。

秦烈注意到,一截截白森森的碎骨,隨著「嗜血輪盤」的轉動,從白骨魔君所在的位置飛濺出來。

他知道那是白骨魔君的二層白骨魂壇。

也就是說……姜鑄哲在以「嗜血輪盤」直接粉碎他的魂壇!

這無疑是要令白骨魔君再沒有翻身的可能!

「不,我需要更加強大的屍妖,而你恰好合適。」姜鑄哲淡然一笑,突然道:「秦烈,過來一敘。」

嵇青鵬遁離後,秦烈兩人停止以「寒冰意境」掩飾自己,大大方方走了出來。

聽到姜鑄哲的邀請,他重新取出水晶戰車,帶著林涼兒朝著姜鑄哲等人方位而去。

半響後,兩人乘坐著水晶戰車,就在姜鑄哲眾人身前停了下來。

秦烈看向周圍的場景,眉頭漸漸皺起,眼中閃爍出異樣光芒。

那些跟隨姜鑄哲苦修的嗜血者,在這個時候,當真是像嗜血凶獸一般,撲在一個個血繭上吞咽著鮮紅鮮血。

每一個血繭之中,都包裹著一名殺入血煞島的武者,那些人有的來自於天器宗,有的則是白骨魔君的手下,也有一部分只是有求羅翰的散修。

他們還沒有死透。

姜鑄哲身旁,分別站著苗風天,還有屍妖蒲澤。

除此之外,他兒子姜天興也在不遠處,一雙腥紅如血的眼睛。貪婪地盯著被「嗜血輪盤」死死壓著的白骨魔君,姜天興眸中的血光令人不寒而慄。

「爹,我……」姜天興舔了舔舌尖。

姜鑄哲擺擺手。

姜天興雖極為渴望白骨魔君的美味鮮血,卻還是在他擺手以後,強行遏制著內心**。

「秦烈。你看天興如今在何等境界?」姜鑄哲莫名其妙來了這麼一句。

不止秦烈,連姜天興自己也愣住,很費解他父親詢問秦烈的話。

秦烈怔了怔,眼瞳內電光閃閃,認真打量起姜天興。

這麼一看,他臉色流露出驚異之色。輕呼道:「如意境後期?」

姜天興仰頭,嘴角滿是傲然之色,道:「不錯,我在半月前已突破到如意境後期!」

秦烈沉默起來。

三四年前,姜天興也參加了神葬場的試煉,那時的姜天興自然也是通幽境。或許比起楚離還有洛塵這類天之驕子,境界還要遜色一籌。

那時的姜天興應該不到通幽境後期。

頂多四年時間,如今的楚離,還有洛塵、杜向陽這類聞名遐邇的人物,未來白銀級勢力的領軍者,僅僅只是如意境初期。

反觀姜天興,卻在這段時間內後來居上。竟達到了如意境後期修為!

在他來看,這一切顯得很是不可思議,也不合常理。

「覺得很驚詫吧?」姜鑄哲微微一笑,眼睛漸漸眯起,「這便是我所修鍊血靈訣的奇妙之處!吸食人血修鍊,乃是最快捷的境界突破方式,進境真可謂是一日千里!」

秦烈暗暗動容。

「你沒有以人血修鍊,卻在四年之後的今天,也擁有了如意境中期的修為,而且……離再次突破只有一步之遙。」姜鑄哲以一種洞察秋毫的目光審視著他。悠然說道:「據我所知,你踏入神葬場的時候,頂多也只是通幽境初期的修為。如此來看,你的境界突破速度,比起以人血修鍊的天興來。絲毫不落下風。」

此刻,姜天興看向秦烈的目光,多了一種複雜難明的意味,有忌憚,但更多的還是嫉妒……

「你境界突破的速度,以我來看,也快的有些不可思議。」姜鑄哲一笑,然後誠懇地說道:「但是,我覺得你的修鍊速度,其實還可以更快!」

秦烈心神一跳。

姜鑄哲又道:「有沒有覺得你現今的境界,有些跟不上你的身份和地位?如果,如果你擁有破碎境,亦或者涅槃境的修為,以你手中掌握的資源,還有種種神秘莫測的法決,你甚至具備可以獨自挑戰不滅境強者的資格!」

「當你擁有涅槃境的修為,再催動那種秘術,施展出『玄雷心核』出來,或許……連不滅境強者都要心臟爆碎而亡!」

「而且還可能是成片的被你滅殺!」

「這是寂滅老祖本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因為,寂滅老祖無法將雷霆閃電之力,通過玄妙莫測的古陣圖一次次增幅,增幅到難以想像的力量層次!」

「當你踏入不滅境,以你的手段,種種的神奇,你在暴亂之地將無人可敵!」

話到這兒,姜鑄哲停了一下,深深地看向他,露齒一笑,道:「而我,則是可以給你一個,令你修鍊速度快上加快的機會!」

他突然指向那個依然在「嗜血輪盤」之下凄厲"shenyin"的白骨魔君,「這是二層魂壇的強者,他體內氣血旺盛到足以撐爆你!而你,只需要撲上去,以我的秘法吸食他的鮮血,將那些鮮血內的力量煉入自己的血液之中,你就能立即突破到如意境後期,並且在之後一段時間,持續突破下去!」

姜鑄哲如魔鬼般誘惑他。

「爹!」姜天興急叫。

「閉嘴!」姜鑄哲冷哼一聲。

姜天興死死咬著牙關,一雙血紅的眼睛中,閃爍著暴戾瘋狂之色。

「我的,那是我的,那應該是我的……」他一遍一遍地在內心吶喊。

看向「嗜血輪盤」下方隱沒的身影,望著濺射的碎骨,秦烈眼中浮現出痛苦的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