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四十六章血魂大法!

第八百四十六章血魂大法!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6 21:41  字數:2425

姜鑄哲高高端坐在三層血玉般的魂壇上方。

眾多進入血煞島的外來者,此刻都被血繭裹住,發出「嗚嗚」的呻yín聲。

竟然連嵇青鵬,還有白骨魔君這類魂壇強者,也被血繭覆蓋。

「冰裂!」

嵇青鵬尖叫著,裹住他的血繭被冰刃切開,他率先從中掙脫。

然而,在嵇青鵬的臉上,卻浮現出不健康的蒼白。

他嘴角甚至還溢出一縷血跡。

「你寒冰魂壇一直沒有能重新構造出來,以為利用天器宗的法子,真就能將三層魂壇的力量發揮出來?」姜鑄哲笑容略顯猙獰,「怎樣?剛剛被虛渾之靈攻入,就連勉強穩固魂壇的五行之精,也被啃食了一部分,再也沒辦法維持寒冰魂壇的穩定吧?」

嵇青鵬臉色陰沉,一言不發。

「你們以為塞納修鍊出了岔子,無法掌控墟地大勢,就能將才突破到三層魂壇的我遏止住了?」姜鑄哲嘿嘿怪笑,「黑巫教的將岸明知我突破到三層魂壇,都不敢沖入墟地找我麻煩,偏偏你們過來了,果然是不知死活。」

他眼瞳內血光深幽,神情漸漸變得瘋狂,一股恐怖的氣血波動,無止境地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嵇青鵬眸中首先一絲驚異,「血魂*!」

「不錯。」姜鑄哲粲然一笑。

一片片血光,從血煞島天空蕩漾開來,令血煞島所有角落都繚繞著濃稠恐怖的血腥味。

在那些血光之下,以「寒冰意境」來遮掩氣息的秦烈,都覺察到體內一滴滴本命精血,如要爆裂炸開。

「蓬!蓬!」

那些被血繭裹住,從外界沖入血煞島的武者,被血光的氣息籠罩後,內部傳來詭異的聲響。

一縷縷濃稠血氣,從血繭內飛逸出來。飄散在血煞島上空。

一個個前一刻還生命氣息明顯的武者,在下一刻,就突然沒了生命波動。

只見那些濃稠血氣,似攥住了生靈的氣血和魂魄。將他們硬生生從血繭抽離出來。

姜鑄哲則是張狂大笑。

眾多血煞島的嗜血者,突然從各個角落衝上天,睜著猩紅的眼睛,貪婪地吸吮著飄飛出來的縷縷濃稠血氣。

那些濃稠血氣之中,還有著一種甘甜醇厚的香氣,充滿了嗜血誘huò。

連潛藏著的秦烈,這時候,在嗅到那些血腥味以後,都隱隱有些控制不住。

——他竟然也想衝出去吸吮那些濃稠血氣。

「哈哈哈哈!太好了,送上門的血食。兒郎們,給我迅速吸吮增強力量!」姜鑄哲興奮至極。

「噗哧!」

覆蓋著白骨魔君的血繭,也破裂出縫隙,他也臉色蒼白。

彷彿,就連他體內的鮮血。也被抽離了一部分漂浮上天。

「血魂*,你竟然修成了血魂*!」嵇青鵬勃然變色,此刻,他眼中流露出一絲極為明顯的忌憚。

「血魂*」乃是血煞宗最為恐怖的法門,來自於血典下部,極為可怕。

施法者,一旦將「血魂*」施展出來。能通過「血魂*」將周邊生靈的精純鮮血抽離出來,那些蘊含澎湃生命氣息的鮮血,不但可以凝練成血妖,也可以配合血煞宗各種靈訣,形成種種豐富的攻擊手段。

最為主要的是,以「血魂*」形成的血妖。還有種種恐怖攻擊,消耗的並不是施法者本人的力量。

這是以敵人之血,來攻擊敵人的法門,非常玄妙。

泣血鬼爪,血龍吟。血妖,只見種種血煞宗的攻擊手段,通過那些飄離出來的鮮血,迅速凝鍊而成。

那些恐怖的攻勢,倏一形成,又立即用在下面的嵇青鵬,白骨魔君等人身上,絲毫不浪費。

眾多嗜血者,也通過吸吮濃稠氣血,變得精神抖擻,眼中閃耀著凶戾血光,力量提升極大。

「嵇青鵬,全盛時期的你,帶著三個不滅境中期武者,或許還能同我真有一戰之力。」姜鑄哲笑呵呵而來,「可惜,你的寒冰魂壇當年已破損,直到今日也沒有恢復。今日的你,就算是有白骨魔君這些人相助,也壓根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頓了下,姜鑄哲又補充道:「即便是沒有秦烈釋放虛渾之靈,拖到後面,你也必輸無疑。」

「嗜血輪盤!」

突地,從姜鑄哲三層血玉般的魂壇內,飛出一個巨大輪盤。

輪盤轉動之間,血光四處濺射,閃耀出驚人血光。

「呼呼呼!」

那輪盤落向嵇青鵬之時,嵇青鵬的體內,鮮血立即失控。

他禁不住吐出一口鮮血,臉色再變,「沒料到血煞宗的『嗜血輪盤』竟然也在你手中!」

「呵呵,當年我曾短暫執掌過血煞宗,自然能撈到一點好東西。」姜鑄哲隨意道。

「這次我認栽了。」嵇青鵬深吸一口氣,就在那「嗜血輪盤」落來之際,身如爆裂的碎冰。

無數碎小冰芒炸出。

血煞島上,那一股酷厲的冰寒氣息,突然間消失無影。

「我……」白骨魔君張口欲言。

「嵇青鵬既然已走,那麼,就由你來承受『嗜血輪盤』一擊吧。」姜鑄哲微微一笑。

白骨魔君駭然失色。

然而,不等他從血煞島遁離,那鮮血飛濺的巨大輪盤,就當頭重重砸來。

「轟!」

一聲如令血煞島下沉的悶聲,和白骨魔君白骨粉碎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姜鑄哲,我,我認輸!從今之後,我再也不回血煞島!」

猩紅血色光團中,白骨魔君發出慘叫,似被「嗜血輪盤」凌遲著血肉,聽著令人毛骨悚然。

「遲了,誰讓你是主謀?別人能走,你卻走不掉。」姜鑄哲灑笑。

另外兩個被羅翰邀請而來的二層魂壇強者,聽他這麼一說,怎會還不識趣?

兩人忽視一眼,二話不說,立即從血煞島逃了出去。

他們沒有敢在邪嬰島、暝風島逗留,也沒有返回「烏金靈龜」,而是徑直往墟地外面飛去。

「哼!等此次事了,我以後會慢慢和你們算賬!」姜鑄哲看著兩人的背影厲笑道。

「姜兄,白骨魔君的屍身,可以煉製頂級屍妖,請妥善處理!」苗風天急忙道。

「妙哉!」姜鑄哲喜逐顏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