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四十五章覓食

第八百四十五章覓食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6 21:41  字數:3552

一道血光閃過,秦烈和林涼兒兩人,突兀地在血煞島現身。

「血遁術」這一門保命手段,秦烈運用過後,已漸漸摸著竅門,能規劃逃離的大致方向。

所以這次落腳點恰好在血煞島。

「為什麼你先前比我的感覺還要敏銳,能提前肯定他們是天鬼族的族人?」林涼兒問道。

「對天鬼族族人,我血脈的感知確實要敏感很多,先前那四個天鬼族族人,至少有一人達到不滅境,不然我不會想也不想,就耗費本命精血直接以遁術逃離。」秦烈沉聲道。

「原來是這樣。」林涼兒蹙著眉頭,說道:「你我的實力還是弱了一點,對達到魂壇境界的強者,沒有太好的應對辦法。」

秦烈也無奈承認。

也在此時,他才意識到他還抓著林涼兒冰冷的小手,不由趕緊鬆開。

他看向林涼兒,發現在林涼兒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

「再給我幾年時間,讓我能夠一直在寒冰島的『天冰寒晶』上修鍊冰帝遺留的傳承,我有希望突破到八階。」林涼兒神情很快恢復常態,冷然道:「八階的寒冰鳳凰族人,不會比八階的邪龍弱。另外,我還精通冰帝的傳承,配合上我們寒冰鳳凰一族的種族天賦,我相信在我突破到八階以後,將不會懼怕一層、二層魂壇的其他種族強者。」

「這次墟地事了,我應該能突破到如意境後期。不過。從如意境到破碎境,再到涅槃境。還有不滅境……」秦烈搖頭苦笑。

「你的破階之路,將會比大多數人族武者快捷很多,因為你天賦異稟,身懷神族血脈。這讓你肉身的強度,靈魂的感知力,還有真魂的強大,都要遠遠超出同級別武者!」林涼兒很認真,「照我看。或許在百年時間內,你就能突破到涅槃境。」

「百年……」秦烈還是一臉苦澀。

隨著眼界的開闊,經歷的豐富,他漸漸意識到他自身的境界已拖了後腿。

他修鍊時日並不長,和同齡人相比,他境界突破的速度還算是數一數二了。

只不過,他近期都是跳躍式前進。「炎日島」又吸引了太多關注,發展也是迅猛無比,令他身邊接觸的人物,都是暴亂之地有頭有臉的傢伙,一個個境界都是破碎境、涅槃境,連不滅境都有不少。

跟那些修鍊了數百年。甚至千年的老魔巨梟相比,他此時的境界自然而然就顯得不夠看了。

「等墟地事了,我會將更多的精力,用在境界的提升上。」秦烈突然道。

「寒冰島的『天冰寒晶』礦脈,對你的修鍊。就大有裨益。」

「我明白了。」

「碧血天河!」

就在此時,從血煞島的上空。傳來了姜鑄哲的厲笑。

處在血煞島偏隅一角的秦烈,自然而然抬頭,看向血蒙蒙的天穹。

海島上方的天空,兩條寬闊奇長的血河,呈「十」字交叉。

在「十」字的交叉點處,一團濃稠血影蠕動著,如一頭被血繭裹住的血妖。

姜鑄哲的厲笑聲,就從那團蠕動的血影而來,單單只是聲音,就令人全身血液不正常的流動,想要從體內飆射出來。

橫空懸掛的「碧血天河」,流淌著,釋放出令所有人鮮血失控的邪異氣息。

血河之下,許多殺入「血煞島」的外來者,一口口鮮血噴湧出來,臉色蒼白。

那些從他們口中噴涌的鮮血,則是受到「碧血天河」的吸引,竟一一疾飛上天。

如一條條溪流匯入大海,那些鮮血,也是一道道匯聚在「碧血天河」,令血煞島的血腥味更加刺鼻。

「冰魄神光!」

一個冰寒徹骨的聲音,從高懸天空的血河一角傳來,旋即便見一座三層的寒冰魂壇突然閃現。

那座三層的寒冰魂壇,閃耀著剔透晶瑩冰光,冰光如附有寒冰之魂,照耀向八方。

秦烈清晰地看到,那些晶瑩冰光之中,有點點寒晶般的魂念排列組合,似在篡改天地規則。

一種恐怖的冰凍意境,就從那些晶瑩冰光內蕩漾開來,冰光所過之處,兩條「碧血天河」如被寒流肆虐,發出「喀喀」的可怕冰凍之音。

籠罩了整個血煞島,令所有外來者鮮血飆射的壓迫氣息,隨著「碧血天河」被迅速冰凍,再也不復存在。

「白骨釘!」

「玄炎錐!」

同時,白骨魔君和另外一名二層魂壇的陌生武者,齊聲高呼。

兩人配合著嵇青鵬的「冰魄神光」,選擇合適的時機,一起來圍攻兩條冰凍血河內的姜鑄哲。

另一邊,一個同樣陌生的二層魂壇強者,以一敵二,令苗風天和屍妖蒲澤無法對姜鑄哲伸出援手。

「先前那個女人說的沒錯,一個能煉製天級靈器的大煉器宗師,果然能吸引巔峰強者效力。」林涼兒仰望天空之戰,說道:「那兩個二層魂壇的強者,應該是有求於大煉器宗師,所以才甘願前來墟地圍攻姜鑄哲,希望能求得煉器宗師的垂憐,幫他們煉製一件稱心如意的靈器。」

「看來,以後我們炎日島,也可以通過這種方法吸引那些人成為我們的客卿。」秦烈暗暗點頭。

「的確是個招攬強者的好法子。」林涼兒承認。

「虛渾之靈!出來覓食!」深吸一口氣,秦烈一縷靈魂神識,直達鎮魂珠深處,強行召喚。

魂念一出,隱藏在他眉心皮肉之下的鎮魂珠,倏地閃亮起來。

下一刻,六道色彩鮮艷的光束,一下子就射了出來。

「那個,那個,那個,還有那個!」秦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