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四十四章言語交鋒

第八百四十四章言語交鋒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6 06:51  字數:3575

為了奪取古陣圖,羅翰等人簡直已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竟然還勾結了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這些人,萬里迢迢從天裂大陸闖入墟地。

而且還是在三大鬼族依然荼毒暴*之地的緊要關口!

「我就在這裡,我倒你們如何摧毀我擁有的一切!看看你們怎樣從我記憶深處,拿到你們夢寐以求的古陣圖!」秦烈暴躁道。

「不著急。」羅可馨冷著臉,語氣還算是鎮定,「等處理好白骨島、邪嬰島、暝風島以後,不怕你不乖乖就範。」她眼神浮現出輕蔑之色,「以你如意境的修為,又能在此戰中,發揮出多大的作用?聽說……你們炎日島連區區一位魂壇強者都還沒有。」

話到這兒,羅可馨微微揚眉,傲然說道:「我們則是不同。」

「就不說天器宗內部的力量了,單單和我爺爺交好,願意為我爺爺出力的魂壇強者,就有五人之多!涅槃境,破碎境這種級別的散修,有數百名會願意為我爺爺征戰。只要我爺爺許諾他們,未來在有閑暇的時候,幫他們煉製一件靈器,他們就會奉上所有!」

「這是一名天級煉器宗師才能擁有的能量!」

「你們炎日島……」羅可馨搖了搖頭,撇嘴不屑道:「還差得遠!」

秦烈表情凝重起來。

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一名如羅翰一般的天級煉器師,究竟有著何等可怕的影響力。

因為整個暴*之地,能煉製天級靈器出來的煉器師,也是屈指可數,而且大多數都在天器宗。

這就導致所有暴*之地武者,達到極深境界以後,如果想要淬鍊一件為自己度身打造的靈器,就必須要求到天器宗,求到羅翰這些真正的煉器宗師身上。

即便是築造出魂壇的不滅境強者,也需要強大的靈器來提升實力,只要淬鍊靈器,他們就必須交好羅翰這樣的煉器宗師。

畢竟,整個暴*之地的大煉器宗師,幾乎都在天器宗。

在這方面,現今的天器宗,的確沒有明顯的對手。

這就導致羅翰的身邊,一定有太多急需要高等階靈器提升力量的強大武者,這些人為了得到羅翰的承諾,就必須隨著羅翰的心意行事。

幫羅翰解決一些麻煩,助他殺幾個不開眼的傢伙,對那些人來說自然就理所當然了。

這般想著,秦烈立即明白這趟踏入墟地的強者,肯定有一部分就是此類人。

羅翰憑藉他超乎想像的影響力,一定集結了很多高手,這才敢浩浩蕩蕩殺入墟地。

「你說的沒錯,如今的炎日島和你們天器宗相比,還有著很大的距離。」秦烈沉吟了一下,輕輕點頭,先一口承認雙方差距。

就在羅可馨露出得意表情的時候,他又繼續說道:「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炎日島對古陣圖認識的加深,要不了太久,你們天器宗所擁有的影響力,我們也會擁有!而且,等有朝一日,我們憑藉著古陣圖的奧妙,煉製出超越天器宗的高階靈器,到時候,你們天器宗所擁有的一切,都將屬於我們炎日島!」

咧嘴粲然一笑後,他又道:「邪嬰前輩的『諸天寶鑒』,也是你們天器宗的天級靈器之一,卻在損壞之後無人懂得修復。而我,僅僅用了數月時間,就讓這件天級靈器恢復如初,甚至威力更勝一籌!」

「這是不是意味著,在某些方面,我們炎日島已超過你們?」

「只要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未來,你們天器宗拿什麼和我們炎日島相鬥?」

「難道就憑你們現在擁有的煉器技藝?」

一番反駁的話語說完,羅可馨臉上的傲然之色,消失的乾乾淨淨。

她眼中還浮現出一抹驚恐不安。

她一點不傻,她正是因為知道古陣圖的價值,所以才催促天器宗,蠱惑她爺爺趁早行動起來。

甚至於,通過她和秦烈聯姻的提議,也是她主動提出的。

因為她很清楚,如今天器宗賴以為生,令天器宗成為白銀級勢力的煉器技藝,絕對不如古陣圖神秘強大。

她知道,秦烈這番用來打擊她的話語,在將來很有可能成為現實!

如果給炎日島更多時間發展,讓炎日島通過古陣圖的鑽研,最終煉製出強大的天級靈器出來。

那時,同為煉器宗派的天器宗,將會一敗塗地!

將再也無法通過靈器賺取豐厚的靈石,那是,所有天器宗的煉器宗師,也將會被炎日島徹底取代!

一山不容二虎,同樣在暴*之地,只要炎日島強勢崛起起,天器宗就註定會就此沉沒。

因為兩方乃是最最直接的競爭關係。

「你說的沒錯,任由你們炎日島發展下去,將來必成我們天器宗心腹大患。」羅可馨沉默了一下,然後認真地說道:「所以這次墟地之行,我們絕不會再給你時間,定會不惜一切代價除掉你這個隱患!」

旋即,她騎著「魅靈妖狐」往後方飛去,並輕聲對那三名涅槃境武者下令:「重傷他!我們所要的僅僅只是他腦海中的記憶,只要給他留一口氣就行!」

「明白!」

三名涅槃境武者,身上所穿的衣衫,分明不屬於天器宗。

他們應承下來以後,先目送著羅可馨飛向「烏金靈龜」,這才慢悠悠朝著秦烈而來。

「三個涅槃境,兩人在涅槃境初期,一在中期,我單獨應付不來。」林涼兒輕聲說道。

「涅槃境……我也應付不來。」

秦烈笑了笑,然後看向臨近的血煞島、邪嬰島和暝風島,心中已有定計。

「去血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