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三十八章橫財!

第八百三十八章橫財!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3 06:42  字數:3019

翌日。

一艘巨大的雲帆船,從都靈洞天空飛出,往墟地的方向而去。

雲帆船雖然也是大型飛行靈器,卻速度緩慢,往往只是用來承載靈材,而不能在激戰中發揮作用。

這一艘雲帆船,上面琳琅滿目的靈材堆積如山,幾乎將都靈洞遺留下來的絕大多數有價值的材料,都給裝了進去。

秦烈,林涼兒,盧毅,拉普,還有屍妖蒲澤,都在這一艘雲帆船上。

一行人皆是面色虛弱,一副受了重傷未愈的模樣,也都萎靡不振地分散在雲帆船各個角落。

屍妖蒲澤,則是縮在那口白骨棺材內,如陷入了沉睡,一點氣息沒有。

拉普身上穿透了金絲銀線,皮肉內,還有金銀錢幣卡在骨骼,動彈不得。

可他看向秦烈的眼神卻明亮異常。

尤其是他肚臍眼的位置,一隻綠幽幽的眼睛,極為特別顯眼。

這是拉普的第八目!

對鬼目族的族人來說,第八目的睜開,意味著實力突飛猛進,擁有人族不滅境強者的實力。

「我凝鍊出第八目以後,恰恰處於虛弱期,返回墟地的時候,途徑都靈洞,被赫連崢、何乾、董辰那些人伏擊,不慎被擒……」拉普低聲解釋。

「金銀錢幣這種禁錮血肉的手段,在拜月教中都算是厲害的,不過……秦烈應該能幫你解開。」盧毅說道。

「給我點時間,等我重新凝鍊出本命精血。就能將你身上的金絲銀線給焚滅掉。」秦烈回應。

拉普輕輕點頭,扯了扯嘴角。道:「沒料到你竟然會來都靈洞救我。」

「您對我恩重如山,我自當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把你從都靈洞解救出來!」秦烈誠懇道。

拉普深深看了他一眼,「你肉身傷勢很重,需要大量富含血肉精氣的食物恢復,我以前幫你製作的靈獸干肉,你最好多吃一些。」

「我明白。」秦烈笑著說。

此戰,他不僅僅差點將本命精血耗盡。還被赫連崢捏碎了肩膀和手臂上的骨骼。

也在月光的刺擊之下,身體被狠狠衝擊,連「天雲甲」都爆碎掉。

他如今不但靈力、魂力消耗巨大,這具身體也受了重傷,的確需要好好恢復。

同樣的,林涼兒也在「寒冰靈體」狀態的時候,被月光重擊。冰晶般的軀體上,還出現了細密裂縫。

之後還被赫連崢直接以寒月幽光淹沒。

她也受了不輕的傷。

而盧毅,在他們三人當中最是凄慘,這時候已經因為流血過多,連講話都有些吃力了。

甚至就連屍妖蒲澤,也被帶上「月之冕」以後的赫連崢。在身上留下來一條條細密裂口。

三人一屍,雖然最終將赫連崢、何乾、董辰這些人趕出了都靈洞,從都靈洞上獵獲海量物資,卻也紛紛付出了慘痛代價。

「我會放慢雲帆船的速度,讓這艘船返回墟地的時間緩慢下來。讓大家有足夠多的精力恢復。」秦烈說道。

眾人同時點頭。

「那邊。」秦烈指向雲帆船內的一個房間,「裡面有很多療傷的丹藥。大家各取所需,盡量早些恢復過來吧。」

「嗯。」盧毅三人點頭。

都靈洞也是赤銅級的勢力,和黑巫教來往密切,這些年來積累了不少財富。

這趟何乾等人急匆匆離開,自然不可能將多年的積累,給一起帶離都靈洞。

這自然就便宜了秦烈幾人。

此時,在這艘雲帆船上堆積的靈材,至少價值千萬地級靈石,加上一些零散的靈器,還有丹藥,一枚枚空間戒……這使得雲帆船上所有財物的總值,恐怕將達到一千七百萬之巨!

這簡直就是一批意外橫財!

今時今日的炎日島,其實不缺靈石,但缺少各式各樣的靈材。

這一批從都靈洞洗劫而來的材料,運輸到墟地後,會紛紛弄到炎日島,變成灰島那些煉器師的煉器材料。

秦烈彷彿已看到了美好的前景。

……

「什麼?都靈洞被秦烈一窩端了?」

黑巫教,副教主公冶濯陰沉著臉,聽著麾下的稟報,眼神閃爍不定。

「何乾和董辰帶著赫連崢,正往我們這邊逃來,希望能得到我們黑巫教的庇護。」那名身穿黑袍的黑巫教武者,垂著頭,繼續說話:「何乾擔心秦烈不會善罷甘休,會帶著炎日島的強者,神屍,還有那些邪龍追殺他們,所以……」

「你傳話何乾,黑巫教自當會保證他們的安全,絕不會放任此事不管。」公冶濯發話。

「屬下知道了。」那人匆匆離去。

屋內,公冶清沉吟了一下,說道:「赫連崢擁有一層魂壇,他還是拜月教當年的老人,身上隱藏著諸多秘密。聽說,就連拜月教的至寶『月之冕』都在他手中,他怎會連秦烈都應付不來?」

「我也覺得奇怪。」公冶濯深深皺眉,「他說蒲澤變成了屍妖,竟然和秦烈走到了一起,真是奇怪了。」

「蒲澤……」公冶清表情怪異。

「自從上次在落日群島,他被段千劫將魂壇碎裂後,我們就和他失去了聯繫。我也沒有料到,隔了幾年後,蒲澤竟然被煉成了屍妖。」公冶濯深吸一口氣,道:「在暴亂之地,精通屍之始祖傳承,還懂得煉化屍妖的……只有青月谷的苗風天。」

「苗風天和姜鑄哲聽說已經走到了一塊兒。」公冶清說道。

「如今,這具由蒲澤煉成的屍妖,又出現在秦烈身旁。」公冶濯順著往下想,越想,他臉色越是沉重,「莫不成,秦烈,炎日島,和落日群島,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