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三十四章求和

第八百三十四章求和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11 15:27  字數:3650

屍妖蒲澤突然湧現出濃烈血煞氣息,實力可謂是成倍增長,瞬間殺的赫連崢敗退而逃。

赫連崢如何也沒有料到,屍氣衝天的蒲澤,倏然一變,身上又爆發出強烈血煞能量,一下子就吃了大虧。

「皓月珠」好不容易驅散了屍氣,又被滔滔血海般的濃霧淹沒,使得皓月的光芒忽然黯淡下來。

赫連崢先前釋放出「幽月魂壇」,好不容易牽引吸附的月能,很多都灌入了「皓月珠」,指望「皓月珠」能讓屍妖受重創。

可惜,在屍妖爆發出另外一股力量後,不但「皓月珠」再難消散那些屍氣、血氣,赫連崢也只能敗退。

幾乎同時,一枚枚「烈焰玄雷」爆滅之聲,也從遠處天空響徹出來。

赫連崢飛身逃離之時,忍不住往爆炸聲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臉色鐵青。

一輛輛戰車,巨輦,還有許多都靈洞圈養的靈禽,上面許多都靈洞的武者,隨著「烈焰玄雷」的爆炸,接連暴體而亡,化為漫天血肉紛飛。

他和何乾耗費了無窮心血,才將都靈洞堪堪發展到今日規模,令都靈洞有著向白銀級勢力邁進的希望。

此戰,那些都靈洞的核心力量,則是隨著爆滅之音,大片大片消亡。

他終於親眼看到了「烈焰玄雷」的恐怖威力。

近千名幻魔宗的武者,在數十枚「烈焰玄雷」爆炸時,瞬間灰飛煙滅的傳聞,如今一下子顯得那麼的真實殘忍。

他這下子總算是明白了為何那麼多勢力苦苦追逐「烈焰玄雷」,為此不惜耗費數量驚人的靈石,甚至不斷哄抬價格。

「大祭司!頂不住啊!」

就在此時,受命要讓秦烈「安靜」下來的董辰,滿臉驚慌,竟下意識地步步後撤。

他在一點點和秦烈拉遠距離。

「烈焰玄雷」爆炸的威力,或許不能真正滅殺他。但要傷他還是輕而易舉。

更何況,就在秦烈的身旁,還有一個極寒氣息徹骨,眼神冰冷如刀鋒的林涼兒。

林涼兒身上的氣息。讓他知道此女絕不容易對付,一個不好,他自己可能還要吃大虧。

至於那些被他信賴,以為能人數將秦烈淹沒的麾下武者,壓根就吃不住秦烈一次次「烈焰玄雷」的爆滅,連近身都不能,又要如何令秦烈「安靜」下來?

董辰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赫連崢回頭,他看向何乾和盧毅之戰,發現這兩人的爭鬥,身為都靈洞洞主的何乾。明顯控制住了局面。

盧毅畢竟先被重創,渾身浴血,力量損耗過大。

只要何乾保持下去,隨著盧毅身上鮮血的流淌,盧毅自然會漸漸沒有體力持續作戰。

到時何乾自然又能輕而易舉將盧毅擒下。

赫連崢眼中閃過一絲痛苦掙扎的光芒。他沉吟了一下,突然高呼道:「秦島主,還請約束一下屍妖,我有話要說!」

如一柄利劍站在水晶戰車上的秦烈,兩手握著一枚枚「烈焰玄雷」,咧嘴森然一笑,不客氣地回道:「有屁快放!」

赫連崢眼神一怒。不過卻硬生生壓抑住沒有發作,繼續道:「如果我們現在釋放拉普,容許你們將拉普帶走,秦島主能否忘卻今日之事,以後不會前來追究?」

秦烈先是愕然,然後突然怪笑道:「怎麼?這麼快就軟了?先前不是很硬氣么?」

赫連崢。董辰,還有周邊眾多灰頭喪臉的都靈洞武者,都是一臉屈辱之色。

「只要秦島主答應過往不究,我們可以立即釋放拉普,容你將他帶走。絕不阻攔,如何?」赫連崢擺出條件來。

那些都靈洞的武者,表情都變得尷尬起來,紛紛垂頭不語,臉色微紅。

赫連崢的這番話,意味著都靈洞已經承認失敗,承認沒辦法抗衡秦烈、屍妖、林涼兒和不知多少的「烈焰玄雷」,所以寧願將辛苦擒拿的祭品拉普釋放。

希望都靈洞就此和秦烈恩怨兩消。

秦烈搖晃了一下鈴鐺,那頭蒲澤所化的屍妖,暫時安分下來。

他皺著眉頭沉吟不語。

這趟,他之所以跟隨盧毅前來都靈洞,並不是對拜月教的什麼「月之冕」還有「月魔」感興趣,純粹就是為了解救拉普出來。

如今赫連崢主動服軟,願意將拉普釋放出,不想繼續和他拼殺下去,算是達成了他的最初目的。

他確實也有些心動。

只是,赫連崢並沒有提起盧毅,而且赫連崢、何乾這些人和盧毅明顯淵源極深,他們顯然不會願意讓盧毅一道離開。

這意味著,如果他和赫連崢達成條件,他能立即帶著拉普走,而盧毅……將會被犧牲在此。

其實他和盧毅並無交情,在此之前,他同盧毅連熟絡都談不上。

可盧毅畢竟掛著血煞十老之名,如果他就怎麼掉頭離開,對盧毅不聞不問,以後他沒法向沫靈夜,還有血厲,洪博文等人交代。

而且,他從心眼裡也同情盧毅,不想看到盧毅遭受這些卑鄙小人迫害。

這般一想,他微微一笑,問道:「我那盧叔怎麼說?」

「盧……盧叔?」赫連崢一怔,「據我所知,你和盧毅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他之所以有這麼一個提議,就是覺得秦烈和盧毅非親非故,犯不著為了盧毅出生入死。

他覺得他給出這麼一個提議後,秦烈自然會撇下盧毅,帶著拉普就此離開。

秦烈的回答讓他眉頭緊皺起來。

另一邊,何乾和盧毅間的戰鬥,也停了下來。

盧毅身上鮮血不止,精神疲憊不堪,他這時候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