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二十九章月魔的侵蝕

第八百二十九章月魔的侵蝕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09 12:32  字數:3285

以三十六滴本命精血為代價,秦烈催發「血遁術」,帶著林涼兒一同從那山洞遁離出來。

但也僅僅只是遁出數十里而已。

都靈洞西南一角,另外一座禿山下,秦烈胸腔起伏不定,身上被自己的本命精血濺的到處都是,模樣狼狽。

這是他首次以「血遁術」強行離開。

「不太對勁,在那山腹當中,應該有限制遁法的禁制存在!」秦烈冷靜下來,沉聲說道:「我在遁離之時,明明感受到一層薄膜般的阻礙,又像是有一張無形的網突然在我遁離之時,一下子捆在我的身上,讓他沒辦法瞬息遁走。」

「那你怎能帶著我遁到這裡?」林涼兒疑惑重重。

「我本命精血中的烈焰神火,在遁法發作的那一霎,燃燒掉了阻礙我的無形之網,讓我的『血遁術』成功施展出來。」秦烈解釋。

林涼兒想了一下,緩緩點頭,「神族之血的確妙用無窮。」

「我現在很傷。不僅僅耗費了三十六滴本命精血,遁法發作的那一霎,我的靈力,還有魂湖內的魂力,也在瞬間被抽離大半。」

秦烈一屁股坐下來,滿臉苦笑地取出一塊塊干肉,想也不想就塞入口中,又拿出許多迅速補充氣血和靈力的丹丸,也是一股腦吞咽入喉。

「盧毅可沒有神族之血,他恐怕無法以『血遁術』逃出生天,或許……他已經失手被擒了。」

「現在怎麼辦?」林涼兒神情淡然。

沉吟了一下,他喚出水晶戰車,說道:「先往屍妖靠近!」

這般說著,他猶豫了一會兒,從空間戒內取出姜鑄哲給予的鈴鐺。以左手握著搖動,以靈魂觸感。

「叮噹……」

一個個鈴鐺聲,從他左手傳來,那鈴鐺之音不是特別響亮。卻有一種攝人的魔力。

他的靈魂意識捕捉到一絲絲微弱的魂念。瞬息萬里,一下子飛逝向遠方。

鈴鐺內的魂念。隨著響聲的傳來,主動飛去了屍妖所在的方向。

十息後,一股裹著濃郁屍氣的魂念,從遠處返回。沒入了鈴鐺。

握著鈴鐺的秦烈,立即清晰感應到了屍妖的存在,也第一時間確定了屍妖的位置,「往那邊衝去!」

水晶戰車呼嘯而出。

都靈洞旁邊的深海。

一口白骨棺材緩緩從海底浮了出來,棺材倏一浮出海面,就陡然攜帶著滔天屍氣飛上天空。

都靈洞的天上,白骨棺材猶如一輛水晶戰車。裹著濃濃屍氣,破空飛行。

許多都靈洞的武者,在寒月之下修鍊,都突有所覺。紛紛驚訝地看向頭頂蒼穹。

「怎麼會有一口棺材在飛行?」

「好強烈的屍氣!」

「棺材內有東西!」

所有看到棺材飛行軌跡的都靈洞武者,都驚訝起來,發出各種各樣的議論聲。

這些人並不知道大祭司和何乾的計劃。

都靈洞另外一片天。

一輛水晶戰車,也是呼嘯著飛馳,絲毫不怕惹怒都靈洞武者,被他們追殺。

秦烈吞咽著丹藥,靈獸製成的干肉,盡量恢復著力量。

他緊握著鈴鐺,已感知到屍妖越來越近,臉色也漸漸凝重起來。

……

「董辰!人呢?」

秦烈遁離的山洞口,滿臉暴躁之色的赫連崢,帶著十來個破碎境武者匆匆而來。

一名衣容華貴的中年男子,身披月白長袍,也是隨後趕來。

他身後有六人抬著一個金屬囚籠。

囚籠內,盧毅被一條條金屬線穿透了身子,血流不止。

「洞主!」

「大祭司!」

董辰和他身後之人,眼見何乾、赫連崢到來,先躬身施禮。

「我問你秦烈人在何處?!」赫連崢咆哮道。

他的凶焰,似乎比何乾還要熾烈,身為大祭司的他,明明有洞主何乾在,還敢如此肆無忌憚。

這說明他在都靈洞的身份地位恐怕極為崇高。

「秦烈以血煞宗的『血遁術』逃離了。」董辰垂頭解釋。

「這絕不可能!」赫連崢瞪著他,簡直要吃人一樣,「就連涅槃境後期的盧毅,在我們禁術的作用下,都沒能成功以『血遁術』逃出!他區區一個如意境的小武者,憑什麼逃出生天?董辰!是不是你自己無能?」

董辰苦笑不迭,低著頭,小聲道:「這裡所有人都看到了。」

赫連崢於是看向他身後那些武者。

那些人紛紛點頭。

赫連崢暴怒的表情,這才稍稍克制了一些,「秦烈此人是意外驚喜。我們向外泄露『月之冕』的下落,就是為了吸引盧毅過來,沒料到他還邀到了秦烈_,別人怕他和寂滅老怪的關係,我們才顧不了他們多,一旦『月魔』破封而出,就算是寂滅老怪也必死無疑!」

「秦烈身懷的六個虛渾之靈,對『月魔』而言,乃是絕世大補之葯!」何乾也跟著發話,「自從知道秦烈擁有虛渾之靈以後,我就在想能通過什麼辦法,將那六個虛渾之靈弄來給『月魔』,我窮盡心思也沒想出辦法。就算是囚禁了拉普,我也不認為他能吸引秦烈而來,我還真是沒有預料到,秦烈竟然會為了拉普這個異族,和盧毅一到來都靈洞。」

「生擒他,捕獲六個虛渾之靈,供『月魔』大補之後,或許『月魔』自己就能破封出來!」赫連崢一臉狂熱,「只要『月魔』重新出世,我們必將能恢復拜月教往昔榮光,甚至更進一步,讓拜月教成為真正的黃金級勢力!」

「赫連崢,何乾,你們是什麼時候被『月魔』的邪惡神念侵蝕的?當年我被暗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