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二十五章赫連崢

第八百二十五章赫連崢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07 17:27  字數:3529

三名都靈洞通幽境武者,在盧毅的吩咐下,一人匆匆離開。

他去請都靈洞的大祭司過來。

盧毅抬手一抓,又將「月神令」收了起來,就在月池的旁邊坐下,默然等候赫連崢的到來。

秦烈和林涼兒也陪同左右。

直到這時候,另外兩個跪伏在地的都靈洞武者,被盧毅示意後,才敢忐忑不安站起來。

「您是?」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詢問。

「等赫連崢過來,你們就退下吧,有些事情你們不宜知道太多。」盧毅傲然道。

出奇地,兩人不但一點不惱,還紛紛點頭表示明白。

他們接下來果然沒有繼續詢問,老實巴交在一旁站著等候,只是以好奇的目光不斷看向盧毅,在心中猜測盧毅的身份。

一炷香燃盡的時間內,一條皎潔的月光,從極遠處飛逝而來。

這一束月光如一柄銀亮的利劍刺入此間山洞。

月光倏地散開,一名銀白鬍須垂到胸前,已達耄耋之年的老者突然現身。

老者身穿寬鬆的長袍,袍子上點綴著許許多多月牙圖案,眼睛開闔間,如兩輪明熠的月亮閃耀著光芒。

「大祭司!」

洞內,兩個通幽境的武者,一見他過來,急忙躬身行禮。

赫連崢以無比激動的目光看向盧毅,嘴唇輕輕顫動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突然沖另外兩人喝道:「你們全部退下!」

兩名都靈洞武者如蒙大赦,急急忙忙從洞內退走。生怕聽到不該聽到的什麼話語。

兩人才一離洞。赫連崢當即跪伏下來。淚眼惺忪道:「老奴叩見小少爺……」

盧毅早已站起,同樣激動難耐,他上前一把扶起赫連崢,聲音微顫,「這些年委屈赫連叔了。」

「是老奴無能,當年沒有能保護好小少爺,我還當小少爺已經……」赫連崢慚愧萬分,不斷自責。說他護主無力,害的盧毅生死不知。

秦烈在一旁默然聽著,從他們的話語中,漸漸理清了事情的脈絡。

許多年前,拜月教因召喚出「月魔」,害的教內眾多魂壇強者一一喪生,令拜月教力量銳減,再也不復往昔榮光。

同時,寂滅宗,黑巫教。幻魔宗,這三大宗門乘勢而起。也日漸強大。

拜月教當時的教主,也被「月魔」所害,導致群龍無首。

當時,年幼的盧毅早已被指認為「月神之子」,理當繼任教主之位,繼續統領一盤散沙的拜月教。

可惜那時盧毅太小,實力也不足,加上支持他的那些人紛紛被「月魔」滅殺,使得他無力爭奪教主之位。

許多教內的分支和旁系,見教內局勢不穩,紛紛自立門戶。

還有許多人,眼見各方勢力討伐拜月教,全部隱姓埋名,暗暗潛藏了起來。

原先,拜月教的至寶「月之冕」,就由盧毅保存著,因為「月之冕」封印著無法滅殺的「月魔」,只有教主才夠資格持有。

可惜年幼的盧毅,根本鎮不住局面,他被有心人算計,不但被奪取了「月之冕」,還差點被暗殺致死。

由於傳言盧毅被擊殺,拜月教再也沒有名正言順的教主,也直接導致拜月教真正四分五裂,徹底的沒落衰敗下去。

赫連崢以前就是拜月教的祭司,從盧毅小的時候,就負責照顧「月神之子」,教導他拜月教的教義。

赫連崢既是盧毅的老師,也是盧毅的僕人,兩人關係極為密切。

後來,拜月教崩裂瓦解,許許多多分支獨立存在於世。

他經過一番顛簸流轉後,變成了都靈洞主持拜月儀式的大祭司,算是安定了下來。

「小少爺,你怎會突然前來都靈洞?」許久後,赫連崢終於從激動中平復下來,疑惑地詢問道。

「我因為『月之冕』而來,我幾番暗察明訪,確定『月之冕』如今就在都靈洞。當年『月之冕』就由我保管,我有責任和義務確保『月之冕』內的邪物——『月魔』不會被釋放出來。」盧毅表態。

「小少爺的消息沒有錯,『月之冕』的確就在都靈洞,被洞主何乾持有著。」

「何乾?」盧毅眼中浮現一絲譏誚,「當年他只是我的侍童。」

「就是他了。」赫連崢感嘆不已,「但他應該和當年害你一事沒有關係,他當年也同樣年幼,『月之冕』也是幾經倒手,才在百年前被他得到。」

停了一下,赫連崢嘆息一聲,又道:「他還是通過一個拍賣場購買得來。」

「拍賣場?」盧毅愕然。

點了點頭,赫連崢苦笑著說:「那些害你的人,事後隨著拜月教被定為第一邪教,受寂滅宗,幻魔宗,還有黑巫教聯手追殺,他們中大多數人都在逃亡中被殺。被他們奪取的『月之冕』,則是被他們提前傳到後輩手中,可惜那些後輩不才,許多連修鍊天賦都沒有。這麼過了幾代後,『月之冕』就變成了家裡的一件古物,他們連那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就這麼被他們販賣了?」盧毅生出一種屈辱的感覺。

「傳承給後代的那些人,因為被追殺,沒有來得及交代太多。而且,『月之冕』內部有『月魔』存在,他們也不敢說太多,只是叮囑後輩收好,等將來有一天誰能在武道上突破到虛空境,自然就明白『月之冕』的好處了。」

「他們的那些後代,也有一些武者誕生,可惜境界太低,就算是想要嘗試運用『月之冕』,也破不開外層的封印,根本無法感知到『月魔』的存在。」

「久而久之,他們就覺得『月之冕』沒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