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二十二章寒冰靈體

第八百二十二章寒冰靈體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05 22:00  字數:2999

烈焰血脈,極寒之力,雷霆霹靂,三種不同屬性的力量,一遍遍衝擊著秦烈的軀殼,洗鍊筋脈骨骼,雕琢血肉。

林涼兒在一旁只能默默觀看,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也不知道要不要將他從「天冰寒晶」礦脈上帶離出來。

就這樣猶豫不決間,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不多時,一天一夜過去了。

林涼兒留意到,秦烈雖然軀體依然戰亂不休,但靈魂還是非常活躍,充滿了勃勃生機。

她於是沒有急著插手。

又是一天一夜過去。

秦烈的身上,不再有烈焰神文幻生幻滅,雷霆閃電的火花,也是漸漸消失。

只有「天冰寒晶」內源源不絕的寒力,還在朝著他軀體滲透,又漸漸地重新令他渾身結成冰凍。

只是,這是重新化為冰雕以後,他血液、筋脈、丹田靈海似乎並沒有被一併凍結。

林涼兒以她的靈魂悄悄感知。

她驚奇地發現,那些從「天冰寒晶」礦脈內流溢出來的極寒之力,滲透向秦烈骨髓、血肉、筋脈的時候,竟令秦烈這具軀體變成越來越晶瑩透亮。

筋脈如冰絲,骨骼如冰晶,靈海如寒潭……這是「寒冰靈體」修鍊有成的徵兆!

此刻,她仔細感受,以靈魂窺探,發現秦烈的身體狀況,分明就是「寒冰靈體」的形態。

短短兩天兩夜的時間,秦烈竟然修成了「寒冰靈體」!

林涼兒駭然失色。

她是寒冰鳳凰一族,天生就能適應極寒。並且從小在酷寒之地修鍊。

以她的種族優勢。加上修鍊冰帝傳承的漫長時間。她才在突破到七階以後,真正將「寒冰靈體」煉成。

她本來認為以秦烈的天賦,或許等突破到涅槃境以後,也差不多可以煉成「寒冰靈體」。

前提是,秦烈還要專心在寒冰訣的修鍊上,不能將主要精力用在其它地方。

然而,就在現在,就在短短兩天時間。受到她激發的秦烈,竟就這麼修鍊成了「寒冰靈體」。

她深深感到震驚。

這時候,她不再擔心秦烈會被一直冰凍,「寒冰靈體」一旦煉成,秦烈是可以在「天冰寒晶」礦脈上修鍊,和她一樣吸納這裡的極寒靈氣。

又是一天過去。

在她的注視下,秦烈張開眼,張口吐出長長的濁氣。

那具晶瑩剔透,如冰晶雕琢般的身子,隨著他肢體的變幻。慢慢往常人形態蛻變。

數秒後,秦烈恢復原樣。從冰洞內一躍而起。

「寒冰靈體的修鍊……好像也不是特別困難。」他暗自嘀咕道。

他並不知道,在他爺爺秦山的逼迫之下,他當年日日夜夜苦修「天雷殛」,不斷以弱化的九天雷霆淬鍊筋脈血肉,令他形成了「天雷聖體」,讓他在肉身淬鍊上打下了無比堅實的基礎。

五年渾渾噩噩忘我的修鍊,看似效果不明顯,其實卻奠定了他今日強大的基石。

另外,血靈訣也同樣淬體有效,再加上他修鍊了「窮極升華術」,一步步提升了潛力,還有血脈本身的強大,令他的軀體遠超他本身想像的強大。

當年在玄冰之地,他時常牽引寒力入體,其實也修鍊了「寒冰靈體」,只是他並不知道罷了。

如今,被林涼兒一激發,加上「天冰寒晶」礦脈內大量寒氣的滋養,他其實是順理成章走到這一步。

「我是從寂滅宗返回後,才真正煉成『寒冰靈體』,而你……僅僅只用了兩天兩夜的時間,這太不合常理了。」林涼兒一臉匪夷所思。

「或許是因為我從未停止過對軀體的淬鍊。」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在聚集靈力之前,一直都在淬鍊身體,而且是以雷電閃電來煉體。從十歲開始,一直到今天,我在肉身煉化方面從不曾懈怠,這是我當年爺爺離開時,反覆強調,一次次叮囑的結果。」

「你爺爺?」林涼兒訝然。

「不錯。」秦烈重重點頭,「我修鍊的基石,由我爺爺一手打造,關於煉器方面的許多深奧的知識,也是他強行灌輸給我的。」

林涼兒深深看向他,許久後,才道:「你爺爺真是了不起。」

秦烈燦然一笑,說道:「我也這麼認為。」

「對了,你來找我何事?」林涼兒這才詢問他的目的。

「陪我走一趟都靈洞?」秦烈請求。

「好。」林涼兒點了點頭,什麼都沒有問,就先答應了下來。

「現在能否離開?」

「可以。」

……

半個時辰後,秦烈和林涼兒一同現身邪嬰島,準備和盧毅前往都靈洞。

他倏一落到邪嬰島,尚未見到盧毅,就見一道瘦小身影飛掠而來。

身影停下後,浮現出邪嬰童子,「我師兄要對付我們。」

「你師兄?天器宗的煉器宗師羅翰?」秦烈愕然。

「我得到了消息,他孤身從天器宗離開了,會來墟地奪取『諸天寶鑒』。」邪嬰童子臉色漠然,眼中也沒有情感波動,好像在說一件和他沒有關係的事情,「天器宗還有幾個人與我有舊,是他們將消息悄悄告訴我。我當年離開天器宗的時候,曾和馮毅有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此事馮毅未必就知道,應該是我師兄擅自行動。」

「羅翰是聽說『諸天寶鑒』被修復成功了吧?」秦烈冷哼道。

「嗯,前段時間我和白骨魔君交過手,藉助於『諸天寶鑒』的力量,我擊敗了他。」邪嬰童子點頭,「應該是白骨魔君將消息告訴了我師兄。」

「只是羅翰的話,應該不敢在墟地興風作浪吧?」秦烈皺眉。

他和盧毅約好了,要去一趟都靈洞,將拉普解決出來,助盧毅奪取封印「月魔」的拜月教天級靈器「月之冕」。

就在這個關卡上,羅翰又要過來攪弄是非,這讓他暗暗頭疼起來。

「除我師兄以外,還有幻魔宗的人,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赤蝘,古陀這些人都會出手。」邪嬰童子的消息似乎極為靈通,「對方連姜鑄哲也算計在內。」

「幻魔宗?他們這時候還有精力對外?」秦烈冷笑。

「是嵇青鵬,三層魂壇的強者,他當年寒冰魂壇破碎,必須要通過冰晶寒髓來修復。」邪嬰童子看了林涼兒一眼,淡淡地說道:「據說,寒冰島的地底深處,有一座『天冰寒晶』礦脈。一般而言,在『天冰寒晶』礦脈的深處,有極大的可能性會生出『冰晶寒髓』,這是一種神級靈材,對擁有寒冰魂壇的不滅境強者而言,『冰晶寒髓』可謂是極寒至寶,有著巨大的價值和功效。」

林涼兒雖然變幻為人族之身,但在擁有二層魂壇的邪嬰童子面前,卻無所遁形。

「那個三層魂壇的強者,是準備來寒冰島奪取『冰晶寒髓』?」林涼兒微微變色。

「整個墟地,也只有寒冰島可能孕育出『冰晶寒髓』,我師兄既然邀請了嵇青鵬,肯定是許諾了他,會幫他奪取『冰晶寒髓』。」邪嬰童子淡淡地說。

林涼兒輕輕咬著下唇,臉色冰冷,卻生出一種無力感。

以她今時今日的境界,暫且還不是一層魂壇強者的對手,何況是三層?

她不知道她拿什麼能保住自己的寒冰島。

「對方的實力太強了,如果沒有足夠的力量抗衡,我想……我們應該先離開墟地一陣子。」邪嬰童子無奈道。

「姜鑄哲,你,暝風老祖,十四頭邪龍,稍稍……算上我,這一股力量加起來如何?」秦烈問道。

「你首先需要確保姜鑄哲肯出手。」邪嬰童子表態。

「他若是肯呢?」

「他若肯,我們可堪一戰,否則便儘早撤離。」

「我知道了。」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