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一十七章達成默契

第八百一十七章達成默契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02 13:37  字數:2902

「你先前說過,找我是因為兩件事,幫天器宗做說客就罷了,還有一件是什麼事?」見姜鑄哲沒有講話,秦烈皺了皺眉頭,主動詢問起來。

姜鑄哲眼中血光一閃,心境立即平復下來,嘴角又噙著輕鬆笑意,好像一下子就擺脫了什麼東西。

「今日的天滅大陸,正遭受著地鬼族的襲擊,根據我的消息來看,三大家族情況並不妙。如果不是黑巫教在支持,以三大家族本身的力量,恐怕很難真正勝過地鬼族。」

「這個時間段的三大家族,沒有能力掌控住天滅大陸,我想……是時候重返血雲山脈,拿回本該屬於我們血煞宗的東西了。」

姜鑄哲微微一笑,又說道:「三大家族和黑巫教在兩年前,侵入了落日群島,分明對你們懷有惡意。只要三大家族和黑巫教存在,他們就絕不會放棄對付血煞宗,你和我,還有師兄師妹他們,都修鍊血靈訣,都會是他們的敵人。」

「你想和我們聯手將三大家族趕出天滅大陸?」秦烈神情一動。

「就是這個意思!」姜鑄哲突現狂傲之色,「千年前,三大家族勾結外人,在黑巫教的幫助下,聯合各大白銀級勢力殺入血雲山脈,令血煞宗強者紛紛隕滅。之後,血煞宗門人逃的逃,躲的躲,門人凋零,不得不苟延殘喘在世。」

「三大家族卻乘勢而起,一舉奪取了天滅大陸,踩著血煞宗的遺骨,吸食著血煞宗的血脈,一步步壯大,變成今天三大白銀級勢力!」

「天滅大陸這塊肥沃的陸地,本該屬於我們血煞宗,卻被卑鄙鼠類霸佔!我已忍耐了千年,如今終於覓得時機。這次我絕不會放過!」

秦烈臉色深沉,心中暗暗思量著,沒有急著答話。

他對三大家族和黑巫教的確沒有一絲好感,只是……現在局勢很敏感,所有暴亂之地的勢力,都在以三大鬼族為敵人,許多內戰都暫時停了下來。

就算是天器宗。也明確表明,會在將三大鬼族驅逐亦或是斬盡殺絕之後,才公布他的身份,讓他走投無路。

在這個關鍵時刻,如果趁勢殺入天滅大陸,對三大家族動手。會不會惹來其它勢力的不滿?

另外,各大勢力雖然認可了血煞宗的身份,但他們認可的血煞宗指的是落日群島那一脈。

姜鑄哲,依然被當成邪魔外道對待,他在千年前掀起的浩劫,令各方勢力的武者慘遭吸食鮮血而亡。

和這個人聯手,恐怕會成為眾矢之的。會惹來一身臊味。

似乎看出了他的顧慮,姜鑄哲嘿嘿笑了起來,又道:「我知道你擔心什麼。」

不等他答話,姜鑄哲繼續說道:「我們不會明面上聯手,只要暗地裡進行即可。對三大家族的驅逐,由你們炎日島和血煞宗光明正大進行,還是在三大家族和地鬼族戰鬥結束之後。而我,負責幫你們去做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助你們狙擊黑巫教的援手,暗中擊殺三大家族高手,絕不會和你們同時出現就是。」

秦烈神色稍松。

「有我在,就算是將岸真想要插手,也要好好掂量掂量。」姜鑄哲指向苗風天,說道:「除了他以外,我這邊至少還有一個魂壇級別的強者。足以應付黑巫教的那些人。」

「三大家族,一共只有四名魂壇級別的強者,二層魂壇境界者只有夏侯桀一人!」

「等我那師兄能運用始祖二層魂壇的力量,他可以輕輕鬆鬆擊敗夏侯家。漠峻一層魂壇築造後,也能抗擊一人。剩下的兩個三大家族的魂壇強者,你的八具神屍,還有那些邪龍,足以令他們逃都逃不掉。」

姜鑄哲對炎日島、血煞宗顯然知之甚詳,知道漠峻已經著手築造魂壇,也知道他所有底牌。

明顯是經過深思熟慮,詳細的計算,姜鑄哲才認為他們聯手以後的力量,足以將三大家族擊敗,這才找上門來。

「你放心,對三大家族的攻擊,光明正大的事情,由你們出頭。暗地裡,見不得光的,要背負惡名髒水的,全部交給我們就是。」姜鑄哲又勸說道。

「如果真的奪回天滅大陸,你要什麼,血煞宗能得到什麼,還有,我們炎日島又能得到什麼?」秦烈再問。

「很簡單。」姜鑄哲眼睛一亮,笑呵呵地說道:「師兄他們可以入駐血雲山脈,周邊原屬於血煞宗的那些地界和礦脈,由師兄他們重新收回。而我,則是索要現在三大家族的地界和領土。這麼一來,天滅大陸我們可以一人一半,天滅大陸以後會屬於血煞宗兩個不同分支,但兩個不同分支都是血煞宗的一部分,天滅大陸還是由血煞宗主宰!」

「我呢,我炎日島呢?」秦烈哼道。

「師兄他們重回血雲山脈了,以後整個落日群島,周邊的金陽島,還有黑雲宮、潘家、天海閣等等地界,甚至青月谷,也都會全部規划到炎日島下面。」姜鑄哲一笑,「那時候的炎日島,領地將會擴張十倍左右,如果你們足夠強大,還能繼續對黑巫教和幻魔宗動手,繼續開闊疆土。」

「另外……蒼炎城下面的『幽影地宮』,也允許你和邪龍過去開掘。沒有意外的話,在那『幽影地宮』內,你們可以找到新的邪龍,還有邪龍一族更多的奧妙。」

「你怎會知道蒼炎城下有『幽影地宮』?」秦烈猛地一驚。

姜鑄哲悠然道:「我們血煞宗以前才是天滅大陸的主人,我對天滅大陸的了解,自然遠超很多人。千年前我率領一群嗜血者,在整個天滅大陸四處捕殺血食,那時候三大家族的族人都是我的獵物。我曾經率領嗜血者深入過下面,知道那個地方,不過那裡有重重禁制,當時我沒辦法深入,事後我仔細了解過,查閱古老的典籍,才知道那裡究竟埋葬著什麼東西。」

「那裡有沉眠的邪龍,而邪龍……顯然可以為你所用。」

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除此之外,將來一旦你身份曝光,被各方聯手針對的時候,我們天滅大陸整個血煞宗可以力挺你。那時,如果寂滅宗和天劍山,也依然站到你這一邊,加上你炎日島本身的力量,就算是別的勢力和種族再不滿,恐怕也奈何不了你。」

秦烈眼中電光閃爍著,暗暗思量著,半響後,才道:「此事還要血煞宗首肯。」

「血煞宗那邊,我會說服他們,只要你點頭就行。」姜鑄哲傲然道。

「為何這麼看重我?」秦烈詫異道。

姜鑄哲深深看向他,「看來,你可能自己都沒有預料到,你現在擁有著什麼。」

「哦?」

「八具神屍足以匹敵一名魂壇一層,甚至可能二層的強者,那頭名叫吉爾伯特的邪龍,堪比二層魂壇強者,下面那些邪龍,一個個都擁有涅槃境武者的實力,而烈焰玄雷在大規模團戰當中,又能爆發毀滅性的威力。除此之外,你身懷六個奇異生命體,而我……知道他們是什麼!被稱為『魂壇吞噬者』的可怕生靈,對魂壇強者擁有難以想像的震懾力!」

「加上灰島的煉器師,恐怖的斂財能力,炎日島的實力恐怕已超過三大家族任何一方!真正戰鬥起來,你們能發揮出來的作用,更是無可估量!」

「在我來看,你們炎日島的力量,甚至已超過了我師兄率領的血煞宗。」

「而炎日島從崛起,到現在,只用了短短三四年的時間。」

姜鑄哲的眼中,都閃過一抹忌憚,分明意識到了炎日島的可怕。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如果你能說服血煞宗,我這邊,應該沒問題。」

「一言為定!」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