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一十四章恐怖的斂財能力!

第八百一十四章恐怖的斂財能力!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01 11:00  字數:3432

「秦烈,你閉關結束了?」

就在他站在高台,眺望四周的時候,從下方那座空間傳送陣內,走出一行人來。

那是以洪博文為首的十來個血煞宗門人。

包括洪博文在內,手上都帶滿了空間戒,一枚枚空間戒上閃爍著明熠的光芒,不知道容納了多少材料。

「洪老,你去了什麼地方?」秦烈訝然道。

「剛剛從墟地回來。」洪博文洒然一笑,吆喝著,讓那些門人先回血煞宗,他自己則是走了過來,說道:「你閉關的這段時間,我們血煞宗也沾了你們的光,隱藏身份後通過這座空間傳送陣,傳送到墟地的邪嬰島。墟地不愧是墟地,那裡各種各樣的靈材琳琅滿目,只要有足夠的靈石,幾乎能購置到所有修鍊的材料。」

兩人講話的時候,那座空間傳送陣又閃爍了一下,然後馮蓉帶著十來個血矛衛士也走了出來。

馮蓉的臉上,噙著滿載而歸的笑意,十指上的戒指也是光爍閃耀。

「馮教官,你也剛從墟地回來?」秦烈揚聲道。

馮蓉一抬頭,看著炎日島最巍峨壯闊的那座宮殿的頂端高台,笑盈盈地說道:「多虧你和邪嬰島的邪嬰童子溝通好了,所以在你閉關的時候,我們傳送到邪嬰島沒有遇到任何刁難。」

「這段時間,我們血煞宗,還有你們炎日島的武者,都頻繁藉助於這座空間傳送陣進出墟地,從墟地購置大量的靈材。」洪博文笑了笑。然後感嘆道:「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九大白銀級勢力。明明知道墟地的存在。為何不聯手圍剿了。原來,在墟地當中,不止是有著眾多邪魔外道,還有一些和輔世界連通的通道,有更多異族活動在裡面,並通過墟地和暴亂之地進行種種物資上的交換。」

「嗯,在墟地不僅僅能購買暴亂之地常見的靈材、靈石,還能收購到輔世界和許多秘境才有的稀罕之物。就算是九大白銀級勢力擁有著廣闊的地界。也沒辦法種植靈域無法存活的靈藥靈草,還是要通過墟地購買。」馮蓉補充道。

「這麼說墟地可以滿足血煞宗和炎日島大多數的靈材購置?」秦烈笑了起來。

「嘿嘿,反正我們血煞宗修鍊的大多數材料,都可以通過墟地購買。」洪博文表態。

馮蓉輕笑著點了點頭,指了指灰島的方向,說道:「如今灰島的煉器師,因為囤積了許許多多靈材,所以可以不休止地煉製烈焰玄雷。你看近期這段時間,有多少周邊勢力武者,親自登門求購烈焰玄雷?」

「炎日島現在真可謂是日進萬金啊!」洪博文一臉的羨慕之色。

「不和你們說了。我要將這一批新進的靈材,趕緊輸送到灰島。阿海還等著要呢。」馮蓉擺擺手,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從這兒飛離出去。

「洪老,過來幫我說說近期的局勢。」秦烈沉吟了一下,主動邀請。

洪博文點了點頭,化為一束血色氣流飛天,近千米後,就在秦烈站立的高台停下。

「月前那一戰,聞濱和楚妙丹兩人被你放出的……六個奇特生命體破壞了魂壇。」提起虛渾之靈的時候,洪博文神情有些不自然,眼中顯出一抹深深地驚悸,「之後聞濱、楚妙丹逃回幻魔宗宣布閉關,應該是重聚靈材來修復魂壇,短時間恐怕恢復不好。這段時間,雨宗主帶著忠於她的那些精銳,還在和青鬼族纏鬥,據說她的情況並不太好。」

秦烈輕輕點頭,沒有急著插話,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幻魔宗在那一戰吃了大虧,一千多名精銳被斬殺,加上聞濱、楚妙丹一起魂壇出現問題,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不可能重聚力量對付我們。」

「當然,因為聞濱、楚妙丹縮在幻魔宗的宗門,我們也絕不可能過去找他們麻煩。畢竟,在幻魔宗的大本營內,還有一個擁有三層魂壇的可怕強者坐鎮。那人雖然無法走出幻魔宗,但要是我們敢過去亂來,恐怕會自討苦吃。」

「我明白。」秦烈冷然一笑,道:「聞濱和楚妙丹需要時間重煉魂壇,幻魔宗需要時間重聚力量,但我們同樣需要時間。每隔一段時間,隨著血厲前輩和七層魂壇的融合加快,他實力都會往前邁進。或許,等聞濱恢復過來以後,血厲前輩就能運用始祖第二層魂壇的力量,到了那個時候聞濱就算是恢復如初,再次決戰也占不到便宜!」

「沒錯!」洪博文哈哈大笑,「他們需要時間準備,殊不知,我們更加需要時間積累力量!兩三年後,等聞濱和楚妙丹恢復過來,說不定血大哥已經可以動用始祖二層魂壇的力量!而漠峻大哥……也可能成功築造出一層魂壇出來!」

「漠老進階的材料籌集好了?」秦烈關切地問道。

洪博文點了點頭,笑呵呵地說道:「本來是不夠的,你也知道血煞宗這些年來一直苟延殘喘,並沒有什麼積累。不過,通過這次和聞濱、楚妙丹他們的血戰,我們獵殺了不少幻魔宗的武者,從他們身上收購了一部分靈材。還有,聞濱所在的聞家,並不在幻魔宗內陸,我們趁勢殺入聞家,還有附近幾個和聞濱、楚妙丹關係密切的赤銅級勢力,很是獵獲了一些靈材。」

「然後,我們又去了墟地,以繳獲的靈石購買了所缺的那些材料。這些七七八八加起來,總算是勉強湊齊了漠大哥突破所需的材料,不過這麼一來我們血煞宗可又要材料乾涸了。」

話到這兒,洪博文苦澀一笑,略顯尷尬地說道:「我們和宋小姐商討過,那個……這段時間我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