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零二章我才是你的對手!

第八百零二章我才是你的對手!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24 14:35  字數:3912

幻魔宗的聞濱眾人,同樣得到消息,知道血煞宗、炎日島的人浩浩蕩蕩而來。

「真是自尋死路!」楚妙丹冷著臉,向麾下傳話:「準備迎戰!」

「血煞宗還真當這是千年以前了!」聞河冷笑。

聞濱祭出二層魂壇,呼嘯著從海島上飛了出來,繞著周邊行了一圈,將附近明裡暗裡聚集的那些各方勢力來人看了一遍。

「外面有很多人在看戲,既有其餘白銀級勢力的,也有從天戮大陸撤離,想要脫離我們幻魔宗的那些人。」

聞濱看向眾人,面沉如水,「此戰,我們勢必要血洗血煞宗和炎日島!我們要讓所有圍觀者明白,我們幻魔宗即便是在青鬼族入侵之時,也絕不是那些小勢力可以挑釁的!」

他將血煞宗和炎日島都歸為小勢力,這說明他打心眼瞧不見血煞宗和炎日島,認為他們不夠資格和幻魔宗相提並論。

這也是為什麼在炎日島拒絕出售烈焰玄雷以後,聞濱會暴怒,會興師動眾而來的緣由。

——他自覺自己高人一等!

「大家不用留手,就算是那個秦烈,也只要留一條性命,重傷也無妨!」楚妙丹叫嚷。

「從今日起,我們將收回落日群島,將收回本屬於幻魔宗的一切!」聞濱喝道。

眾多幻魔宗門人紛紛咆哮響應。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聞濱,楚妙丹。師秀玲這一方的,他們一直都對幻魔宗有意見。

和聞濱等人一樣。他們從心眼裡看不起今日的血煞宗,還有突然冒出來的炎日島。

他們認為血煞宗和炎日島竊取了屬於幻魔宗的地界。

他們群情激奮。

「來人!血煞宗的人來了!」

「快看!」

「他們竟然真敢過來!」

「……」

突地,從海島四面八方傳來喧囂聲,許多身份不明的武者下意識驚叫起來。

流金火鳳上方,宋婷玉美眸異彩漣漣。背脊挺直,整個人充滿了一種傲人氣勢。

在她身旁的葛榮光,遠遠看向漫天火焰燃燒的方向,凝神一看後,神情不由一震。

黃金輦車上,青月谷的苗陽煦等人,也是眯眼端望。

旋即,五名谷主都是目顯奇光。表情都紛紛凝重起來。

八具曾在暴亂之地掀起滔天巨浪的神屍,周身繚繞著岩漿火焰,雙瞳噴湧出長長火舌,如身披火焰寶甲,氣勢如獄如海,如八座連綿的火山橫空飛行。

為首的神屍肩部,一人端坐在洶洶火焰當中,看不見真容。

一道猩紅如長河的血光。和為首的神屍並行,釋放出令人鮮血失控的可怕凶戾氣勢。

八具神屍之後,一艘巨大的白骨戰艦緊緊跟隨。戰艦上血煞宗獨有的血旗迎風獵獵飛舞。

血煞十老,皆是身披血紅長袍,呈一字排開,站立在白骨戰艦前端。

許許多多身穿血衣的血煞宗武者,都是眼睛泛出血光,肌膚呈赤紅色。如一頭頭嗜殺的凶獸。

往後,血矛武者和血煞宗的人極為相似,也是氣勢凌厲,身上都泛出濃稠血腥味。

其中,琅邪,馮蓉,還有一個個血衛身上的血腥味,更是如血霧般濃郁。

「呼呼呼!」

聞濱如踩著兩團颶風,率先從海島中沖離出來,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三日之期未到,你們這是過來主動求死不成?」聞濱陰惻惻地說道。

他駕馭著灰濛濛的兩層魂壇,大大咧咧堵在八具神屍和血厲之前,身上湧現出狂暴的氣流。

一團團能量風暴,都有幾畝地大小,迅速從他魂壇內鼓盪出來,團團湧現在天空當中。

短短時間,就有數十個能量風暴,如一個個狂風漩渦,堵塞在秦烈眾人前行之路上。

每一個能量風暴,都流動著磅礴颶風之力,如能撕碎所有生靈血肉。

魂壇以下的存在,即便是血煞十老這種級別,一旦落入那幸蒙蒙的風暴氣流之中,也會被絞殺成血肉碎雨。

「呼呼呼!」

颶風漩渦洶湧旋動著,還在發生驚人的變化,一會兒變成灰濛濛的太古巨獸,一會兒變成張牙舞爪的猙獰魔神,一會兒又變成不知名的惡魂厲鬼。

每一次變幻,那幸蒙蒙的風暴漩渦,都似乎在孕育著更強更猛烈的力量。

許許多多碾碎靈魂,令魂湖崩裂,令真魂化為灰燼的無形風刃,也在悄然四散。

秦烈聚集靈魂意識,眼瞳中冒出幽幽電芒,仔細去看。

在他眼中聞濱座下的二層魂壇突然變得不同。

運轉「天雷殛」,以雷霆閃電附魂窺視後,那二層灰濛濛的魂壇,邊沿能看到鋒銳無比的刀刃,這讓聞濱的二層魂壇,如變成插滿了利器的輪盤。

顯然,聞濱主修的靈訣力量,就是風暴之力。

「真是可笑,我們辛辛苦苦飼養的狗,現在竟學會咬主人了。」

楚妙丹的話尖酸刻薄至極。

講話間,她也御動著一層粉色的魂壇,從海島上飛了過來。

她的魂壇如以粉水晶雕琢而成,晶瑩透亮,魂壇內折射出許許多多幻象,有風騷蝕骨的美艷女人翩然起舞,有青面獠牙的凶神血腥吞吃生靈,有富麗堂皇的宮殿坐落雲端,有百族族人頂禮膜拜……

只有一層的粉水晶魂壇,在楚妙丹腳下緩緩旋轉著,將一個個不同晶面的幻象呈現出來。

許多人看到那魂壇冒出後,靈魂就變得不受控制,會下意識看向她身下魂壇內的幻象。

很快地,一些人目光獃滯。靈魂如遁離了魂湖。

楚妙丹身下的那忻象,突然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