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零一章造勢!

第八百零一章造勢!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23 19:51  字數:3040

第八百零一章造勢!

邢家族人所在的那座海島。

沉寂多年的火山,噴湧出所有地心烈焰,山口的岩漿也被吸收乾淨。

一束從天垂落的太陽火柱,和地心噴涌的烈焰,在「焚日輪」匯聚融合。

此時,「焚日輪」在八具神屍的吸收下,所有烈焰神火都被抽離乾淨。

勾動天火和地焰,熔煉秦烈精血,最終凝鍊形成的「焚日輪」徹底消失。

八具神屍,如山般的巨大神軀上,則是燃燒著「烈焰神火」,那些天火、地焰融合而成的火流,如溪河,如彩帶,圍繞著他們周身流淌飛旋。

浩浩神威,從八具神屍體內震蕩而出,令所有強者的靈魂都為之顫動。

湛湛火焰神芒,由神屍眼瞳流溢出來,如巨龍噴發的火舌,驚人之極。

「咻!」

一道血光疾射而來。

血光落定後化為血厲,他深深看了八具神屍一眼,然後沖秦烈道:「真有把握?」

秦烈點頭。

「那好!」血厲深吸一口氣,突然仰天長嘯。

一艘巨大的白骨戰艦,從海水中浮升上天,漠峻,蒙奉,洪博文等血煞十老,都是身穿血紅長袍,直挺挺站在船艦前端,釋放出濃濃凶戾血氣。

許多血煞宗門徒,分散在戰艦上,氣息沉穩,眼瞳冒出血光。

半個時辰內,血煞宗已準備妥當,聚集了所有武者。

「呼呼呼!」

一架流金火鳳從血島而來。琅邪,馮蓉,還有兩百多名血矛衛士也冒出頭來。

琅邪再次突破後,達到破碎境初期。馮蓉如意後期,剩下的那些血矛武者大多數都是通幽境,只有零星幾人達到如意境。

這一股勢力和血煞宗相比的確弱了不少。

但是和以前的器具宗相比,則是強大了不知多少倍。就算是現在放到赤瀾大陸,都可以和八極聖殿和玄天盟一較高下。

血矛武者,人手一件華美的靈器,身披靈光閃閃的鎧甲,在裝備上,不但一點不遜色血煞宗,甚至還隱隱高出一等。

尤其是,琅邪和馮蓉還手持大量的烈焰玄雷,這種人數眾多的血戰。烈焰玄雷能造成的殺傷力簡直難以估量。

「走!」

眼見琅邪率領血矛的人到來。秦烈點了點頭。發話動身。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八具神屍身上烈焰熊熊燃燒著,竟俯下身子飛上天空,他們頭腳相連。猛一看,如連綿的火焰山脈被人弄上天空。

秦烈。則是在為首的神屍肩部,在一簇簇燃燒的烈焰當中。

他顯然不受那些烈焰的影響。

「跟著秦烈!」血厲沉聲道。

化為一道猩紅血芒,如天際的一條鮮艷彩虹,他和秦烈腳下的神屍平行向前。

後方,白骨戰艦,流金火鳳跟隨著,往幻魔宗聚集之地而來。

……

「什麼?血煞宗和炎日島的那些人,離開了落日群島?他們真的準備撤離了?」青月谷,苗家的家主苗陽煦站了起來,眉頭一動。

「他們應該不是撤離。」苗美瑜搖頭。

苗家的五名谷主視線齊齊落到她身上。

「從我得來的消息來看,血煞宗和炎日島的人,是往幻魔宗聚集的地界開赴。」苗美瑜說道。

「求和么?」苗文凡冷笑,嘴角滿是譏誚之色,「這時候才想起來求和?會不會太遲一點?」

「總比被屠殺乾淨好。」三谷主苗康嘲笑道。

「哼!我還當血煞宗和炎日島多麼的硬氣!一看聞濱和幻魔宗的強者真的要翻臉後,還不是老老實實服軟?」苗文凡口氣不屑至極。

「也不像是求和。」苗美瑜輕聲道。

「哦?」苗陽煦望向她,「究竟怎麼一回事?」

「如果只是求和,沫靈夜和秦烈兩個人過去即可,而不應該是浩浩蕩蕩。」在苗家五位谷主驚愕之時,她繼續說:「根據消息來看,血煞宗動用了那艘白骨戰艦,炎日島的八具神屍,也飛升上天,血矛幾乎全員出動。」

「老天!他們瘋了吧?這分明就是殊死一搏的架勢啊!」苗尊勝大驚失色。

「不知死活!簡直就是不知死活!」苗文凡尖叫起來。

「瘋了!都瘋了!」苗康霍然而起。

「我們立即過去看看!」苗陽煦身子一震,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驚駭,立即傳話下去。

一輛中型的黃金巨輦,呼嘯著升天,苗家五位谷主,還有苗美瑜等等苗家強者,急急忙忙登上去,迅速從青月谷離開。

同時,宋婷玉和謝靜璇,還有數十名血矛武者,和葛榮光等人也乘坐著一輛流金火鳳,往潘家地界而來。

潘家那個位置,離青月谷並不遠,離葛榮光那些人的海島同樣很近。

青月谷和宋婷玉都是第一時間得到消息,並且迅速出發,這讓他們在秦烈等人尚未達到的時候,就先一步臨近潘家的那座海島。

一輛黃金巨輦率先到來。

不多時,又有一架流金火鳳,慢悠悠而來,離潘家那座海島還有幾萬米的時候,就停了下來。

之後,斷斷續續的,又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水晶戰車,相繼來到附近。

後來的那些人,有一些和葛榮光一樣,害怕異族殺到自己的家園,從天戮大陸遷移而來。

還有一部分,身份則是耐人尋味,有的是黑巫教、三大家族的眼線,也有的是從別的大陸趕來,試圖從灰島直接購買烈焰玄雷。

在秦烈和血煞宗還沒有到來之前,就有許多身份不明的人士,提前收到消息,急匆匆聚集而來。

他們反倒趕在了秦烈前面。

「為什麼提前將消息泄露出去?」流金火鳳身上,謝靜璇臉色平靜,低聲問道。

她知道在宋婷玉得到消息之後,竟第一時間傳訊各方,特意讓青月谷,還有周邊許許多多的勢力,獲得這個重大的消息。

這導致秦烈和血煞宗的人,還沒有從落日群島離開的時候,那些獲得消息的人物就急匆匆趕來。

這直接造成了秦烈和血煞宗尚未露面,此地已經人頭攢攢,聚集了各種各樣的不明人士。

一切都是宋婷玉在暗中主導。

「此戰,我們不但要勝,還要讓所有人親眼目睹!」宋婷玉高聳的酥胸,隨著她激動的心情起伏不定,勾勒出令人噴血的誘惑曲線,「這一戰我們獲勝後,幻魔宗將再也不敢招惹我們!此戰過後,我們炎日島就會擺脫給人只有煉器師,卻沒有過人實力的印象。我們要讓所有人知道,我們炎日島有實力保護住我們的財富,要讓一些有覬覦之心著打消邪念,讓他們不敢對我們下手!」

謝靜璇愣了一會兒,「你就這麼肯定我們一定會勝?」

「這次是秦烈主動求戰,我相信他一定不會令我失望,所以我提前為他造勢,也儘可能為炎日島謀取最大的利益!」宋婷玉充滿信心地說道。

謝靜璇獃獃看向她,看著她眼中的痴狂,那種毫無保留的信任。

半響後,她輕輕點頭,以只有她自己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他們說的沒錯,在這方面……我確實遠遠不及你。」

「你說什麼?」處於興奮狀態的宋婷玉疑惑問道。

謝靜璇語氣重新平靜下來,說道:「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你能在凌語詩不在的時候,將秦烈給搶奪在手了。」

宋婷玉看向她,明眸顯出一縷異芒,然後輕輕一笑,卻並沒有多說什麼。

「宋小姐,你肯定你們的人會殺到這裡,主動對幻魔宗開戰?」葛榮光走過來,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又來求證。

「此戰過後,如果聞濱為首的幻魔宗落敗,你們會如何選擇?」宋婷玉不答反問。

「我們將心悅誠服地依附炎日島!」葛榮光舉手立誓,「這次,絕不會食言!」

「好!」

……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