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九十七章困境

第七百九十七章困境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21 19:30  字數:3087

「不走?」

一眾血煞宗的老者,面色都深沉起來,眼中流露出濃濃疑惑。

「秦烈,你有……法子?」沫靈夜驚訝道。

「我們還有三天時間,還可以想想辦法。這次,我不打算退,幻魔宗不是邪族,他們還不能將我們逼迫到絕境!」秦烈沉聲道。

「三天時間,想要將落日群島所有資源,通過一座中間的空間傳送陣遷移離開,簡直是痴人說夢。」宋婷玉插話,「血煞宗的人,炎日島的人,加上金陽島,這三方武者數千。那座空間傳送陣,就算是不停歇的傳送,想要將所有人挪移走,都不太可能。」

「我們在灰島的大量靈材,靈石,建造的宮殿,許多的熔爐,煉器室,消耗了我們很多的資源。一搗離,那些東西很難保全,損失會非常慘重。」蓮柔嘆道。

「血島也是一樣,一座座血池,周邊的船艦,飛行靈器,這些都不是空間傳送陣可以帶走的。」馮蓉也表態。

「短短三天時間,就算是藉助於空間傳送陣,也沒辦法將物資轉移。」唐思琪幽幽道。

「有時候,必須要犧牲,要捨棄一些東西。」沫靈夜看向他們,深深嘆息,「你們的心情我理解。當年,血煞宗被各方勢力圍剿的時候,我們何嘗想撤離?但又能如何?」

「當年,如果不是我當機立斷,帶著血煞宗的宗門秘典。還有現在的血煞十老,在血戰掀起之前,悄然離開。今時今日,就沒有落日群島的血煞宗。沒有這一支血脈純粹的宗門核心保全。」

沫靈夜眉頭緊皺,試圖勸說眾人妥協,寧願損失一些東西,也要全身而退。

「秦烈,聽說……你和寂滅老怪關係緊密,和李牧還有段千劫也有不淺交情。你看?」洪博文提醒。

漠峻和蒙奉等人,眼睛微亮,心中都重燃了希望。

南正天,段千劫,李牧,這樣的人物如果肯出面,肯來落日群島一趟,聞濱和幻魔宗必然不敢輕舉妄動。

「你們想的太簡單了。」沫靈夜搖了搖頭,說道:「就像我們被黑巫教、三大家族攻擊的時候,寂滅宗和天劍山沒有插手一樣。這趟。他們同樣也不方面出面。這是兩個大勢力之間的爭端,血煞宗,還有炎日島,並不是寂滅宗和天劍山的附庸,他們沒有出頭的理由。」

「段千劫呢?」洪博文猶不死心。

上次,就是因為段千劫在場。寂滅宗的魂壇強者才沒有能得逞,最終灰溜溜撤離。

段千劫的實力眾人記憶猶新。

只要段千劫在,聞濱絕不敢輕舉妄動,也肯定不能攻入落日群島。

「段前輩欠我的人情,上次,已經還了給我。」秦烈打碎了洪博文的美好想法。

眾人突然沉默。

一道血光從遠處飛逝而來,就落到眾人中央,凝為血厲的身形。

幻魔宗到來的時候,他已經在閉關苦修,儘可能恢復自己的力量。沒有一絲一毫的懈怠。

同外界打交道的事情,他全部放手交給沫靈夜,自己不聞不問。

然而,聞濱過來的動靜實在太大,限令血煞宗和炎日島三日離開的聲音。也太過於高昂。

血厲已弄清楚了整件事。

「老洪,先把幻魔宗聞濱那邊的力量,仔仔細細說給秦烈聽。」血厲一過來,便吩咐道。

「血大哥,你也知道了?」洪博文訝然。

「嗯。」血厲點頭。

洪博文沉吟了一下,於是說道:「別的不談,只說幻魔宗的魂壇強者,大家認真聽一下。」

秦烈等人默默點頭。

「幻魔宗的魂壇強者,有二層魂壇的雨宗主,現在的聞濱也是二層魂壇。一層魂壇的有楚妙丹,另外,好像還有一個叫余通。目前所知的魂壇強者,只有這麼四人。」

「那個余通,以前一直支持雨宗主,就算是現在,也是跟隨雨宗主和青鬼族纏鬥著。」

「楚妙丹一直和聞濱一路,兩人關係緊密,這趟兩人並肩而來,大家也能看出來。」

「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可能就是聞濱,還有楚妙丹,剩下的幻魔宗的涅槃境武者,比我們多不了太多。」

洪博文向眾人解釋。

秦烈微微皺眉,「幻魔宗魂壇武者只有四人?沒有三層魂壇的強者?」

據他所知,暴亂之地白銀級的勢力,譬如寂滅宗,譬如黑巫教,還有天劍山,天器宗這類,都有三層魂壇的強者。

三層魂壇強者,是一個白銀級勢力最巔峰的力量,沒有三層魂壇強者坐鎮,這個勢力就不能算是頂尖。

「不,幻魔宗有一個達到不滅境後期,擁有三層魂壇的強者。」沫靈夜忽然道。

眾人都驚訝地看向她。

所有人都知道,她和雨凌薇關係密切,曾義結金蘭,她能知道幻魔宗的秘密也是理所當然。

「不用緊張,那位……情況特殊,他自身有點問題,出不了幻魔宗。除非有人殺入幻魔宗,否則,他絕不會外出殺敵,所以不用擔心他過來。」沫靈夜解釋。

她這麼一說,眾人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也就是說,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只是二層魂壇的聞濱,和一層魂壇的楚妙丹?」秦烈問。

「大致如此。」沫靈夜點了點頭,說道:「但是無人能抗衡聞濱。」

她知道血厲融合了血祖的一層魂壇,現在就算是和楚妙丹對上,也吃不了大虧。

只是,此時的血厲,還是無法抗衡擁有了二層魂壇的聞濱。

「聞濱,我或許可以試試!」血厲沉吟了一下,眼中血光一閃,道:「楚妙丹也需要有人應付!」

他突地看向秦烈。

秦烈語氣平靜道:「八具神屍對付楚妙丹絕對沒問題!」

「血大哥,你這時候和聞濱硬抗,有幾分把握?」漠峻急道。

「沒把握。」血厲搖了搖頭,「但聞濱絕不敢和我殊死一搏!」

沫靈夜一臉憂色,他望了望血厲,又看了秦烈一眼,心中輕輕一嘆,並沒有繼續勸說。

她知道,不論是秦烈,還是血厲,都是那種不肯服輸,就算是絕境也要拚死一戰的人物。

她雖然不想和幻魔宗正面衝突,但在血厲下定決心,在秦烈也要奉陪到底後,她選擇了沉默。

她沉默也就意味著支持。

「咦!」

秦烈猛地抬頭,心靈生出奇妙的漣漪,眼睛一下子落到血島。

「怎麼?」蒙奉不明所以。

血厲眼睛一眯,以靈魂意識感知了一下,驚訝道:「很強的殘魂流念!」

琅邪心神一動,「可是來自於八具神屍?」

秦烈點了點頭,什麼話也沒有說,御動水晶戰車,急匆匆往血島而去。

血厲,沫靈夜,還有血煞宗的人,驚異之下,也紛紛跟來。

不多時,一行人聚集在血島。

只見血島旁邊,八具神屍腰身以下藏在海水中,**著肌肉虯結的上半身,本來空洞的眼瞳深處,閃爍著點點流光。

封魔碑懸浮在八具神屍中央,光滑的墓碑的表面,時有神秘的符文一閃而逝。

一種奇異的磁場,在封魔碑和八具神屍之間形成,似能牽引魂魄念頭而來。

八具神屍**的身體上,一根根青筋如青蛇蠕動著,給人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

秦烈駭然看向半空。

一個個米粒大小的黑點,在旭日的光芒下突顯,黑點慢慢脹大,內部湧現強烈的靈魂波動。

一幕幕海市蜃樓般的畫面,從黑點中浮現,驚鴻一瞥後,突然如飛逝的流星墜落。

光爍如暴雨,紛紛灑落在八具神屍的天靈蓋。

一個個神屍眼瞳內,漸漸流露出豐富的情感,像是一個死人,慢慢聚集靈魂,一點點蘇醒過來。

……

ps:兒子感冒,折騰的厲害,再欠一下,抱歉。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