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九十三章血厲的變化

第七百九十三章血厲的變化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18 20:17  字數:3307

炎日島的宋婷玉,灰島的唐思琪、墨海,都給他帶來了極大驚喜。

他沒有料到短短兩年時間,炎日島,竟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不但積累了數百萬靈石,還能淬鍊出「天雲甲」和「雷魄」這種高品階的靈器出來。

除了頂尖高手不足,今時的炎日島,在各個方面都遠超玄天盟和八極聖殿。

而在將來的潛力上,炎日島,更是大幅度超越雄霸赤瀾大陸的兩個勢力!

「秦烈可在?」

眾人在灰島地下交談之時,外面,突然傳來洪博文的吆喝聲。

「這件『天雲甲』,還有這柄『雷魄』,以後你可以慢慢把玩。」墨海聽到洪博文的叫聲,知道秦烈必須要出去了,「你也是煉器師,我們所鑽研的古陣圖,全部來源於你。這兩件器物內部的玄妙,你只要稍稍琢磨一下,就會明白當中的竅門。」

「多謝墨大師!」秦烈認真地鞠身。

「我們能在暴亂之地有一個落腳之地,能夠在煉器上鑽研下去,能獲取眾多種類靈材,都是因為你提供了一切。」墨海搖了搖頭,平靜地說道:「對炎日島,灰島,血島來說,只有你……才是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

「現在知道自己有多麼重要了?」唐思琪嫣然笑道。

「我一定會保住我這條小命!」秦烈笑了起來。

沒有花更多的精力,用來鑽研「天雲甲」和「雷魄」,在洪博文的反覆呼喚下。他不得不提前出來。

「你小子總算是回來了!」一看他露面,洪博文忙迎了上來,「血大哥,還有大嫂。都在等著你呢!」

血煞宗那邊,也迫切希望和他深談,也想知道他的近況,討論進一步的合作。

秦烈也知道血煞宗的急切,點了點頭,什麼都沒有說。跟著洪博文就出了灰島。

不多時,在洪博文的帶領下,他來到血煞宗的宏偉殿堂。

血厲,沫靈夜,血煞十老都赫然在目。

「你小子在三棱大陸動靜不小啊!」

血厲咧嘴嘿嘿一笑,在他身上,彷彿有看不見血浪翻騰著,令人在靠近他的時候,氣血會禁不住失控。

血煞十老,還有沫靈夜。都下意識稍稍和他拉遠了一段距離。

秦烈一過來,只是看了血厲一眼,就生出一種胸悶的感覺。

「這裡最近有點亂,境界還沒平復,第一層魂壇的力量,我還不能嫻熟運用。」血厲指了指腦袋。

那裡有著七層魂壇。

花費了兩年多的時間。血厲才開始觸及第一層魂壇,能開始運用第一層魂壇的力量。

只是,他因為過於求快,在第一層魂壇之力的掌控上,還稍顯不足。

「你太著急了。」秦烈沉聲道。

「我知道。」血厲點頭,「可是沒辦法,如今暴亂之地的局勢,瞬息萬變。幻魔宗最近和我們關係不佳,三鬼族又侵入進來,墟地那邊……聽說姜鑄哲成功鑄就了三層魂壇。」

血厲面色沉重。「我不得不加快速度,必須儘可能提升戰鬥力,即便是要冒一戌險。」

「你自己慎重一點吧。」

秦烈走上前,在血煞十老旁邊桌椅坐下,自然而然道:「墟地那座空間傳送陣屬於邪嬰童子。我幫了他一個大忙,他將其轉讓給我。從現在起,我們可以通過炎日島的空間傳送陣直達墟地,以後不必繼續依賴幻魔宗。」

「我就說吧?」血厲哈哈大笑,看向血煞十老,「秦烈是不是解決了我們最大的麻煩?」

漠峻,蒙奉,洪博文紛紛笑著點頭。

「姜鑄哲在墟地有沒有對付你?」血厲突然沉聲道。

「暫時還沒。」秦烈搖頭。

「他在突破三層魂壇後,將會變成暴亂之地最可怕的人物之一,即便是將岸,祁陽,馮毅這些人,也未必就能百分百勝過他!我這個好師弟,是徹頭徹尾的瘋子,他一佃狂起來,根本就不顧一切!」血厲面色深沉,血光熠熠的眼瞳深處,閃爍著一種令人心悸的光芒,「秦烈,但你不用太擔心,他應該不會在墟地找你麻煩。」

「哦?」秦烈愕然。

「我們和他有默契,我們不會對青月谷的苗家動手,他也不會闖入落日群島大開殺戒,不會對我們的人下手。」血厲淡然道。

「青月穀苗家?他們和姜鑄哲有關?」秦烈愈發驚詫。

「姜鑄哲和苗家有來往。」血厲倒也沒有隱瞞,「具體情況,我們並不是特殊清楚。這個默契,還是姜鑄哲自己提出,我們在斟酌之後,才答應下來。」

秦烈深深看向血厲,眼神有些怪異,好半響後,才說道:「你好像變了一些。」

以前的血厲,絕不會和姜鑄哲妥協,做事都是一根筋,對姜鑄哲恨之入骨,一心要除之而後快。

血厲本來厭惡和姜鑄哲有關的一切!

他認為,他們一家所受的磨難,皆是因為姜鑄哲,他恨不得將姜鑄哲剝皮抽骨!

然而,今時今日的血厲,在提起姜鑄哲的時候,竟相當平靜。

這種平靜,讓秦烈覺得詭異,覺得不可思議。

他肯定在血厲的身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融合魂壇,尤其是融合一座七層魂壇,中間會發生諸多神妙的事情。」血厲指著腦袋,眼中血光奪目,整個人充滿了一種嗜殺的鋒銳,像是一柄沾滿鮮血的利劍,能撕裂所有生靈血肉,「第一層魂壇的融合,就讓我恍恍惚惚間,如經歷了始祖的那些人生。我必須得承認,始祖的第一層魂壇,令我受益匪淺的同時,也隱隱對我的性格有所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