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八十九章選址

第七百八十九章選址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16 19:38  字數:2889

「知道了。」

秦烈鎮定自若,並沒有因為三鬼族的到來驚慌,相反,他甚至還隱隱有些期待。

墟地邪魔當道,三大鬼族的族人,如果在墟地弄出是非出來,和邪魔異族發生激烈衝突,對秦烈而言或許會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此時的墟地,還有姜鑄哲這類不可測度的人物存在。

「我建議你還是先回寂滅宗避禍。」許然皺著眉頭,「不論是三大鬼族,還是天器宗,對你都有些心思。你只有留在寂滅宗,才能保證百分百安全,不會出現意外。」

「不必了,墟地有十四頭邪龍,加暝風老祖和我關係不錯,三大鬼族除非大舉入侵,不然未必能那我怎樣。天器宗……應該更加不會明目張胆在墟地亂來,你放心就是。」秦烈摸著下巴,想了一下,又說道:「邪嬰童子會將邪嬰島的空間傳送陣,直接贈送給我,我正考慮將那一座空間傳送陣,弄在什麼地方?」

「什麼?邪嬰童子要將那座空間傳送陣給你?」許然驚叫起來。

「聽說炎日島已經有了一座中級的空間傳送陣。」童真真眼睛一亮。

「我就是打算和炎日島連通起來。」秦烈大大方方承認。

許然暗暗動容,喝道:「一旦炎日島和墟地連接,這時候,落日群島所遇的大多數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大多數問題?」秦烈訝然。

「你或許不知道,就在二十天前,幻魔宗楚妙丹親自去了一趟落日群島,她試圖……」

許然將前些日子發生在落日群島的爭執簡單解釋了一番。

「如今,炎日島雖有一座空間傳送陣,卻沒辦法和天戮大陸幻魔宗的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連通。本來,灰島還能藉助於那一座空間傳送陣。從別處收購靈材,緩解一下幻魔宗對你們在靈材方面的封鎖,現在卻不行了。」

「灰島烈焰玄雷的煉製。此時因靈材不足,徹底停了下來。」

「血煞宗。許多血池內的血水也枯竭了,沒辦法購買更多珍稀的靈材,來融合靈獸的鮮血,用來修鍊特殊的靈訣。」

「血島那邊,血矛的武者,也在修鍊上遇到了麻煩。」

許然對落日群島的情況知之甚詳,繼續說道:「本來。寂滅宗已經向灰島訂購了不少烈焰玄雷,現在也沒辦法收貨了。」

「這一切問題,只要等墟地的空間傳送陣運作,和炎日島連通。都能立即解決!」童真真插話,「墟地內的靈材資源,可能比幻魔宗還有豐富,在這裡,還存在許多異族秘境和輔世界獨有的稀缺靈材。那是幻魔宗都無法提供的!」

「幻魔宗都快要被青鬼族消耗的不行了,竟然還要封鎖落日群島,還真是執迷不悟。」秦烈冷笑不迭。

三棱大陸的時候,師秀玲,雎睿婕等幻魔宗的門人。就時常雞蛋裡挑骨頭,處處找茬,彷彿看他什麼地方都不順眼。

他早就受不了幻魔宗的氣焰。

沒料到,就在幻魔宗內憂外患之際,竟然還要制裁落日群島,這讓他當真又氣又怒。

「邪嬰童子乃羅翰師弟,他建造的空間傳送陣絕不會遜色羅翰!事實上,如果擁有天器宗那樣的財力物力,以邪嬰童子的本事,他甚至能建造跨大陸的空間傳送陣出來!」許然沉吟了一下,眼睛發光,「邪嬰童子這個傢伙脾氣孤僻,喜怒無常,一言不合就會大開殺戒,屬於極度危險的人物。但這個傢伙,還算是信守承諾,你既然得到他的友誼,不妨就將空間傳送陣還留在邪嬰島,你只需要能擁有隨意使用的權利就行了!」

「邪嬰童子的實力比暝風老祖還稍稍強勝一籌。」童真真微笑道。

「你應該修復了他的『諸天寶鑒』吧?這件曾經在靈域掀起腥風血雨的天級靈器,只要沒有損壞,又是由邪嬰童子持有,他的實力可能還要重新攀升一籌!」許然笑了起來,「那座空間傳送陣留在邪嬰島,要比在別的島嶼妥當很多,有邪嬰童子看護著,就算是姜鑄哲想要過去搶奪,恐怕都要掂量掂量!」

「我有數了。」秦烈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有一座空間傳送陣在你手中,你留在墟地,也應該能安全不少。」許然微微一笑,將一塊玉石遞給他,說道:「裡面有寂滅宗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的連接方法,墟地和天寂大陸距離並不是極遠,你以後遇到麻煩後,直接能回寂滅宗避難!」

「我想,我們倆這趟也要沾沾光,乾脆通過邪嬰島的空間傳送陣回寂滅宗。」童真真溫聲道。

「不錯!哈哈,從墟地回寂滅宗,即便以你我的速度,恐怕也要十來天時間!利用空間傳送陣,只是一瞬而已,能快則快,我們不缺靈石,缺的是時間!」許然喝道。

「跟我直接去邪嬰島?」秦烈提議。

「也行。」許然笑了笑,沖童真真說道:「你我稍稍遮掩一下吧。」

「嗯。」

「秦烈,我答應你的東西,可以兌換了。」這時候林涼兒突然說話。

「寒冰宮殿底下的極寒晶石?」秦烈一愣。

「你什麼時候要?」林涼兒問道。

「不著急,我先忙別的事情,等需要的時候,我自然會過來索要。」

「那……好吧。」

寒冰鳳凰依然留在這座冰晶宮殿,秦烈,許然夫婦,加上暝風老祖則是從寒冰島離開。

「這兩位是?」

暝風老祖看著許然夫婦出來,突然靈魂生出一種心悸感,太陽穴都禁不住跳動起來。

許然和童真真變幻了相貌,皮肉都黝黑許多,顯得有些不起眼。

男的不再瀟洒,而是變得有些忠厚,女的,也收斂了美貌,變成了尋常婦人。

但在暝風老祖眼中,許然夫婦卻如深不見底的淵潭,周身都釋放出一種危險氣息。

這是魂壇強者的直覺。

「我的兩個長輩。」秦烈隨口解釋了一句。

暝風老祖暗暗鬆了一口氣,笑容有些勉強,「那就好,那就好。」

許然擁有三層魂壇,不論如何遮掩,那種只有巔峰強者才有的靈魂威懾力,都無形存在著。

常人無法感知,可暝風老祖同為魂壇強者,時時刻刻都能覺察到那種壓力。

他會不安也是理所當然。

半刻鐘後。

一行人在邪嬰島的外面現身,由暝風老祖喊話,「邪嬰,我和秦烈過來找你。」

「帶他們進來。」邪嬰童子漠然吩咐。

一個侏儒從島內飛出,恭恭敬敬一禮,領著秦烈等人進入邪嬰島。

深入數千米,在茂森的樹林中,就有一座佔地十來畝的空間傳送陣呈現出來。

邪嬰童子就在那一座空間傳送陣上面盤浮著,兩手握著「諸天寶鑒」,抬頭看向秦烈等人,問道:「說吧,要我將這座空間傳送陣挪移到什麼地方?只要是墟地,任何一座海島,都沒有問題。」

這番話方落,邪嬰童子突然臉色微變,他視線凝聚在許然和童真真身上,眼神漸漸凝重,「兩位是何人?」

和暝風老祖一樣,在許然和童真真的身上,他也感覺到了只有巔峰強者才有的靈魂威懾力。

「我的長輩。」秦烈再次解釋。

「你的長輩?」邪嬰童子眉頭深鎖,道:「現在的血煞宗不可能有這樣的人物!」

許然淡淡一笑,先鞠身,旋即彬彬有禮道:「在下許然。」

「寂滅宗的許然?!」邪嬰童子和暝風老祖同時一驚。

「正是在下。」許然呵呵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