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八十七章白骨島易主

第七百八十七章白骨島易主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15 17:55  字數:3805

「我來請你撤出白骨島!從今起,這座白骨島,重新命名為血煞島!」姜鑄哲一字一頓道。

隨著姜鑄哲的厲喝,一片血燦燦光幕,從他的魂壇灑落下來。

整個白骨島,如被一層血膜裹住,所有留在白骨島的生靈,都生出鮮血失控,想要瘋狂廝殺的可怕邪念。

「好!我走!我倒你姜鑄哲能猖狂多久!」白骨魔君沉吟了一下,一揮手,對座下的徒子徒孫下令,「撤出白骨島!」

「你以為今時今日的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就算是知道我在墟地,還敢殺過來不成?」姜鑄哲冷笑,眼中孕育無窮血氣,「在築造出第三層魂壇之後,就算是將岸親臨,又能如何?我今天敢在墟地冒頭,就沒有打算繼續潛隱下去,我就是要告訴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我就在墟地!」

一直以來,姜鑄哲的潛隱,都是為了躲避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窮追猛打。

當年,他遁入東夷人部族,是因為避禍。

前些時間,他躲藏在天器宗的死火山,也是讓黑巫教和三大家族顧忌天器宗,從而不能明目張胆找來。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姜鑄哲以前沒有足夠的實力,來抗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三層魂壇成功築造後,姜鑄哲一舉躍上暴亂之地巔峰強者之境,他再也不懼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追擊。

尤其是,此時的三大家族和黑巫教,還要面臨地鬼族這個麻煩。

他今天敢明目張胆站出來。就意味著,姜鑄哲已經擁有了足夠強大的力量。敢於正面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算你狠!我們走!」白骨魔君帶著座下徒子徒孫就此撤走。

「白骨島,這座海島還有幾具強大的屍身,敲可以用來煉製高階屍奴。」姜鑄哲揮揮手。

不少嗜血者,從三艘巨船上,運輸了一口口棺材下來。將其抬到白骨島。

苗家的家主苗風天,也從一艘巨船下來,呼吸了一口白骨島上的空氣,說道:「這裡比天器宗那邊的死火山更加適合我們!」

「這裡是墟地,是邪魔外道的聚集之處,你和我,如今在世人眼中都是邪魔外道。」

姜鑄哲淡然一笑,身上的血氣。眼中的血光,都迅速消失不見,又變得彬彬有禮,如教書的文士,「你修鍊屍之始祖的力量,需要眾多蘊含屍力的白骨,這裡恰恰有不少。墟地,還有更多適合你我的修鍊材料。很多年前我就瞄上了這個地方,只是因為墟地和黑巫教相隔較近,我以前沒有能築造三層魂壇。沒有信心能應付將岸的襲殺,所以才一直留在天器宗那邊。」

「現在我不再懼怕任何人!」

姜鑄哲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傲然。

「以後,這座血煞島,就是我們新的落腳之地了!」苗風天也興奮起來。

……

暝風島。

「你說什麼?白骨魔君被人趕出了白骨島?誰這麼厲害?」暝風老祖被最新消息驚動。

綠姮恭聲道:「聽說是血煞宗的姜鑄哲。」

「姜鑄哲?」暝風老祖臉色微微一變,「千年前,弒師。囚禁師兄血厲,幾乎一手葬送血煞宗的姜鑄哲?」

「就是他。」綠姮點頭。

「這傢伙在千年前,只有涅槃境的時候,就攪的天下雞犬不寧,掀起了無數腥風血雨。千年前,不知道多少人,直接或間接因他而死。和他相比,我們墟地的這些老傢伙,都不敢自稱自己為『邪魔』了。」暝風老祖表情怪異,「這麼來看,墟地恐怕來了一頭血腥巨鱷,白骨魔君的被趕出白骨島,不知道會不會驚動『那個人』……」

「誰?」綠姮愣了一下,「老祖,那姜鑄哲擁有三層魂壇,在我們墟地,難道還有誰可以抗衡他?」

「三層魂壇如果就能在墟地為所欲為,墟地,也不會屹立不倒這麼久了。」暝風老祖莫測高深道。

綠姮愕然。

「姜鑄哲霸佔白骨島以後,有沒有什麼別的大動作?」暝風老祖再問。

「暫時還沒有,我擔心……」綠姮眉頭一皺,小聲道:「聽說,兩年前在落日群島的時候,秦烈破壞了姜鑄哲的大計,讓姜鑄哲沒有能得到血之始祖的遺體。如今,秦烈就在我們暝風島,而姜鑄哲,則是在不遠處的白骨島,老祖,你說他會不會找上門來?」

「鬼知道。」暝風老祖也臉色深沉起來。

他尚且沒有築造成第二層魂壇,和白骨魔君相比,都要稍稍弱上一籌。

姜鑄哲真要殺上來,他恐怕也要落荒而逃,將暝風島都要捨棄。

「殺退了一個白骨魔君,來了一個難纏百倍的姜鑄哲,還真是頭大。」暝風老祖苦笑連連。

「希望他不會找上門來。」綠姮嘆息。

這邊兩人講話的時候,秦烈所在的樓閣內,突然傳來一聲猛烈爆炸。

那一處的木樓幾乎全部被摧毀。

濃煙中,秦烈蓬頭垢面,無比狼狽地走了出來,眼中卻神采飛揚,叫道:「邪嬰前輩呢?」

「咻!」

倏地一聲,邪嬰童子就冒了出來,問道:「你沒問題了?」

「把『諸天寶鑒』給我,最多兩個時辰,我就能幫你修復成功!」秦烈伸手索要。

邪嬰童子身子一顫,想也不想,就將「諸天寶鑒」遞了上來。

「等我一會兒!」

秦烈拿著「諸天寶鑒」,又匆匆回到那一片爆炸處,找了一個沒有完全炸毀的木屋,一屁股坐了下來。

暝風老祖,邪嬰童子,還有綠姮、綠飈等人。都聚集到秦烈身旁不遠處,默然等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