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八十二章諸天寶鑒

第七百八十二章諸天寶鑒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13 17:06  字數:3727

「什麼?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邪嬰童子在圍攻暝風島?」

「那些邪龍也在?」

「因為古陀和赤蝘的事情嗎?」

「熱鬧!還真是熱鬧啊!」

「走!過去看看這些老魔的交鋒!」

「必須去啊!」

暝風島的變故,引起了墟地所有邪魔和異族的關注,一時間,許許多多的海島上,不知多少稀奇古怪的生靈,都朝著暝風島聚集。

種種飛行靈器,靈禽,血肉之軀,從八方湧來。

短短時間內,在暝風島的島外,就聚集了數百名邪魔和異族。

那些人有的懸浮虛空,有的乘坐著柳葉船隻,從各個角度觀察著,有人暗暗興奮,有人磨拳霍霍,更多人唯恐天下不亂。

「墟地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

白骨魔君懸浮在虛空,俯瞰著八方,望著眾多聚集而來的邪魔和異族,臉上流露出嘲弄的表情。

「是啊,墟地已經平靜很久了。」招魂鬼母滿臉皺褶子抖動了一下,她看了一眼邪嬰童子,說道:「這樣下去不行。」

古陀和赤蝘兩人早已停止叫罵。

五名邪魔異族,經過一番挑釁叫囂,發現邪龍和暝風老祖都沒有上當,沒有從碧焰光罩衝出,就不再浪費精力。

他們開始考慮接下來的強攻方法。

「那個姚天,並不是真名,他真名叫做秦烈。」邪嬰童子突然道。

「秦烈?」龍人族的古陀,眉頭揉成一團,「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這個名字……」

「我也聽過這個名字。」赤蝘也驚訝起來。

「落日群島那個秦烈?」白骨魔君輕呼。

他和招魂鬼母都看向邪嬰童子。

「不錯,就是那個秦烈。」邪嬰童子臉色漠然,神情好像萬年都不變,冷冷道:「他和血煞宗關係密切,寂滅老怪對他也非常看重,聽說天劍山也與他交情匪淺。」

「這麼說有點麻煩了?」招魂鬼母皺眉。

「沒什麼麻煩。」邪嬰童子冷冰冰的,說道:「我告訴你們他的身份。只是讓你們有所準備而已。我想你們也不會懼怕什麼。」

「這倒也是。」白骨魔君咧開嘴,傲然道:「這裡是墟地!而我們,則是他們眼中的邪魔外道!血煞宗如何?寂滅老怪又怎樣?就算是九方勢力殺入墟地,我們也頂多潛隱一段時間,躲起來避避風頭,就當去輔世界找些靈材,一晃數十年都過去了,他們又能怎樣?」

「我告訴你們這個消息,就是讓你們趁早準備,等事了以後。大家都從墟地離開一陣子,免得寂滅老怪找上門來。」邪嬰童子淡淡說道。

「嗯。也就寂滅老怪最難纏,真有可能不顧一切殺入墟地。」招魂鬼母深以為然,「不過為了十四頭邪龍,絕對值得冒險!等事情結束後,我會去我探索的一個秘境閉關,好築造第二層魂壇!」

「決定了?」邪嬰童子再問。

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一起點頭。

他又看向古陀和赤蝘。

「我們怎會懼怕?」古陀態度強硬,「寂滅老怪再厲害。還能追入我們龍人族的輔世界不成?」

「為了搏天族血脈,就算是冒著被殺的危險,也值得一試!」赤蝘狠聲道。

「那好,我這就準備,會儘快破開暝風的碧焰光罩。」邪嬰童子點了點頭,一直臉色漠然,「我事先申明,在碧焰光罩破開之後,我會損失四成力量。接下來的戰鬥。我不會全力以赴,需要你們幾個拚命,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

「好!」

邪嬰童子於是站到碧焰光罩上方十米處。

一面巨大的明鏡,突然間,就在邪嬰童子身前冒了出來。

那一面鏡子,倏一冒出,便不斷變幻著。

鏡子內折射出來的光芒,凝為實質,一層連著一層,共有二十四層之多。

猛一看,彷彿那一面明鏡,在瞬間被切割成二十四層薄片。

每一層,都浮現出一幕幕不同的天地畫面,有山川湖泊,日月星辰,茂密森林,瓊樓玉宇,靈禽飛翔,古獸嘶吼,火山爆發,天崩地陷。

層層畫面,如層層空間,衍義著不同風景,不同的天地變幻。

一層層畫面,投射出光芒,蘊含著空間繁複神秘的變化,慢慢垂落照耀在碧焰光罩上。

「諸天寶鑒!」

「那不是天器宗的天級靈器諸天寶鑒嗎?!」

「怎會在邪嬰童子的手中?」

「奇怪,真是奇怪,太奇怪了!」

一時間,那些圍觀的邪魔異族,皆是紛紛驚叫起來,臉上浮現出巨大的驚奇。

每一件天級靈器,在暴亂之地都絕不會默默無名,因為天級靈器的數量太少,就算是在白銀級勢力,依然是極其罕見之物。

「諸天寶鑒」就是天器宗的五件天級靈器之一,一直赫赫有名,據說蘊含著空間的奇妙。

傳言,「諸天寶鑒」是天器宗上一任的大煉器師孔奇的巔峰之作,而孔奇,則是羅翰的師傅。

為了煉製「諸天寶鑒」,孔奇不知道消耗了多少天器宗的材料,最終「諸天寶鑒」成功煉成,孔奇卻在三月內精血耗盡而亡。

「諸天寶鑒」是孔奇一生精華的凝鍊,在天器宗五件天級靈器之中,它排名第三。

許多年前,天器宗的宗主馮毅,曾手持「諸天寶鑒」和修羅族的強者交鋒,令許多修羅族強者聞風喪膽。

直到現在很多人也都認為「諸天寶鑒」一直還在馮毅手中。

誰也沒有料到,被打上邪魔烙印的邪嬰童子,如今為了破開暝風老祖施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