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八十章大勢

第七百八十章大勢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12 18:57  字數:3703

「可是姚天過來了?」

暝風老祖的麾下綠姮,從暝風島上漂浮出來,袖口冒出碧綠色的火焰,臉上堆滿笑容。

這時候,秦烈和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恰恰到達暝風島。

「哈哈,特來拜訪暝風前輩。」秦烈從吉爾伯特後頸探出頭來。

「老祖恭候多時了,裡面請!」綠姮揚聲道。

「呼呼呼!」

猛烈的罡風,隨著綠姮的一句話,從海島上方散開。

「你們在島外就行了。」秦烈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沖吉爾伯特說了一句「暝風老祖和我有舊,不會對我下毒手,你可以放心。」

「那好。」吉爾伯特任由他單獨過去。

那些邪龍則是從暝風島上方落下,在海島旁邊停留,靜候秦烈出來。

他們陪同秦烈一道兒,就是擔心中途的時候,古陀和赤蝘的人會劫殺。

對秦烈和暝風老祖的交談,他們並沒有興趣,也不想知道其中細節。

在綠姮的帶領下,秦烈的那一輛水晶戰車,徑直飛向暝風島的島內。

一入暝風島,立即有濃郁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秦烈注意到,暝風島的島上,以九宮的方位種植著許多罕見的古樹。

那些古樹一棵棵都有百米高,枝葉茂密,隨著呼呼的風向流動,古樹枝葉搖蕩著,似乎能聚集天地靈氣過來。

一座座以不朽木為木材建造的木樓,也是以特定的陣形。分布在海島上。

那些木樓的牆面上,繪刻著山峰。河流,古樹,種種靈獸,許許多多繁複華美的huā紋,明顯也有著特別的用途。

「老祖就在前面。」綠姮在前方指引。

一棟數十米高的七層木質宮殿的頂端,窗檯處,瘦骨嶙峋的暝風老祖,如竹篙般筆直站立。見他過來,率先發出顯得有些陰森的笑容「呵呵呵,許久不見,小友近來可好?」

暝風老祖的笑容不好聽,但在秦烈耳中,卻顯得有些親切。

他還記得。如果不是暝風老祖關鍵時刻橫插一腳,將古陀和赤蝘兩人阻攔在寒冰島,他和拉普兩人恐怕都難以生離墟地。

他欠暝風老祖一個很大的人情。

「見過老祖。」從水晶戰車上跳落下來,秦烈彎身一禮,誠懇道:「一年前,如果不是老祖出手。我和拉普難以活著從墟地離開。」

「小事一樁。」暝風擺擺手,示意秦烈坐下來講話。

秦烈大大方方坐下來。

「我是應該稱呼你為姚天,還是秦烈?」暝風似笑非笑道。

秦烈洒然一笑「看前輩個人喜好。」

從三棱大陸離開算起,至今。已經有四個月之久,在這段時間內。一部分留意暴亂之地天下大勢的人,自然會有途徑獲知想要的消息。

他在三棱大陸中,從絕陰墓地將十四頭邪龍喚出一事,對很多有心看來說,都不是秘密。

如今邪龍在墟地出現,邪龍身邊只有一個姚天,暝風能猜出他的身份也是理所當然。

「你一定以為我是近期才知道你的身份吧?」暝風看出他的想法,微微一笑,搖頭說道:「其實不是。早在上次寒冰島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誰,要不然我為什麼辛辛苦苦救你?」

「哦?」秦烈這下子真正驚訝了「寒冰島的時候,你怎知道我是誰?前輩又出於何種理由幫我?恕小子愚鈍,實在想不明白。」

「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出身來歷。」暝風臉色一黯,默默地從胸口衣襟內,扯下一塊玉牌。

秦烈凝神一看,暗暗驚訝起來,在那牌子上分明有著天劍山的標誌。

「我和燕白衣,嚴冬同一年參加天劍山的試煉,同一年成為天劍山的門人,王恩澤那些人也算是我的師兄。」暝風追憶道。

他講話的時候,周邊的那些麾下,早已默默退去。

只留他和秦烈兩人在窗檯單獨交談。

「原來是天劍山的前輩。」秦烈敬畏道。

「早已不走了。」暝風搖了搖頭「說起來真的很可笑,當年我們一起試煉,一起去天劍山挑選飛劍。我選了一柄飛劍,在那柄飛劍之中,發現一種邪門秘術,我忍不住修鍊了起來,然後漸漸沉淪其中,越陷越深,間或走火入魔幾回,神智不清的狀態下,殺了幾名師兄弟。」

「沒多久,他就從一名有著光明前途的天劍山門人,被宗門前輩當成邪魔外道對待。」

「天劍山對我下達了追殺令。」

「我只能逃,一直逃,而且是隱姓埋名的逃下去。」

「逃亡中,我需要強大的力量活下去,於是他更加刻苦修鍊那種邪門秘術。」

「百年後,天劍山少了一個很有天賦的武者,而墟地則是多了一個改名換姓為暝風的邪魔。」

暝風深深嘆息。

秦烈不發一言,只是靜靜聽著,聽的很認真,很專註。

「我知道你是因為李牧。在你從落日群島離開,前往寂滅宗的時候,李牧曾聯繫過我,告訴我,如果我在墟地碰到你,讓我代為照顧一二。」暝風抬頭看向他。

「又是李叔。」秦烈驚異起來。

「身為天劍山的『第六天劍」他最大的責任,就是料理宗門叛徒。而我,曾一度都是他的目標,是他首要除去的任務之一。」暝風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為了躲避他,我惶惶不可終日,換了無數個地方。可我還是被他找到了,我本以為他會殺掉我,沒料到當他問清楚一切,確定我是在神智不清的狀態殺死同門。知道我這些年被天劍山追殺的時候,沒有再次擊殺同門以後。他竟然容許我活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