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七十五章遠離戰端

第七百七十五章遠離戰端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10 12:30  字數:3784

秦烈同邪龍一道兒離開。

「轟!」

雲端深處,傳來一聲驚天動地霹靂,宏大浩瀚的能量波動,星河崩潰一般,從天際震蕩下來。

吉爾伯特停了下來,秦烈也昂首看天,臉色陰沉。

一道道明晃晃的光河,數萬米長,上千米寬,交叉在天空之中,撕裂著空間。

光河交匯之處,璀璨炫目的光團,折射出無數耀眼的奇異神芒。

一條流星般的身影,從光團內部墜落,被光芒刺的千瘡百孔,魂壇粉碎。

那身影從天墜落下來。

秦烈凝聚精神意識窺探,卻不能看出那道墜落的身影,不能分辨出他是人族,還是鬼族。

「是人族還是鬼族?」秦烈沉聲道。

邪龍吉爾伯特的綠幽幽眼瞳,冒出兩道綠色光芒,近百米長。

綠色光芒中,許許多多龍語符字閃爍而出,蘊含著一種洞察天地知識的奧義。

這是龍族的秘術「天龍真解」,以龍息,龍目,龍語,來分辨天地,探查奧妙。

「是個人。」吉爾伯特觀察著那道墜落的身影,也顯得有些驚奇,「他魂壇炸碎了,靈魂被空間之力切割成一縷縷,許多被抽離到不知名空間,恐怕很難重聚了。」

「這麼說,他算是……死了?」秦烈臉色一變。

「差不多算死了。」吉爾伯特回應。

秦烈心生不安。

天空之戰,決定著人族和三鬼族的大勢。四大白銀級勢力的魂壇強者,如果不能擊潰三鬼族的那些老鬼。那三鬼族必然有更多休養生息的時間。

給三鬼族更多的時間,他們一定可以更快地恢復,下一次將會更難對付。

天上墜落的為人族魂壇強者,這意味著,人族在雲端之戰沒有能取得壓倒性的優勢。

未來的局面將會平添諸多的變數。

「蓬!」

兩團烈日爆炸般的狂暴波動,又從雲層深處傳來,爆炸發生後,空中突顯兩個深幽黑洞。

黑洞一收。將那爆炸形成的碎片,血絲,魂念,瞬間抽離。

秦烈又是駭然失色。

「兩名魂壇強者同歸於盡了。」吉爾伯特的龍目之中,流露出巨大的驚懼,「我們應該趕緊離開!」

秦烈也本能地意識到不妙。

這時候,通過對天上局勢的觀察。他意識到虛空之戰,人族未必就能佔到上風。

人族不勝,他再回天寂大陸就沒有必要,而且可能會遇到很多不可知因素。

他還擔心天器宗會暴露他血脈的身份,從而導致天劍山、萬獸山這兩股勢力,也有人對他心生不軌。

魂壇強者的接連死亡。意味著,天上的戰鬥已經到了末端。

或許下一刻就能分出結果。

這時候繼續留下來實屬不智。

「換個方向!」他突然喝道。

「究竟往那邊走?」吉爾伯特急道。

「那邊!」秦烈指向另一條路。

那條路,遠離三棱大陸,也遠離天寂大陸,正是他之前過來的方向。

落日群島的方向。

他準備直接返程。

地面之戰。他已經竭盡所能重創了三鬼族,令天鬼族、青鬼族遁回空間亂流。地鬼族潛藏地底。

他能做的已經全部去做了。

天空之戰,對他而言太過於遙遠,即便他的存在,能給那些身懷烈焰烙印的三鬼族魂壇老鬼造成一些麻煩,也應該不能最終決定局勢。

烈焰印記,能將涅槃境、破碎境的三鬼族族人燒死,卻不能真正焚滅魂壇級別的老鬼。

從眼前來看,天上的戰鬥即將落幕,而他……則是三鬼族勢必要率先除去的對象!

他必須儘早儘快從此地離開。

「明白了!」

吉爾伯特以龍語招呼族人,邪龍群重新改變了方向,化為雲層下的一束束光影,全力逃離此地。

半日後,秦烈和邪龍就徹底遠離了三棱大陸。

三日後,秦烈從寂滅宗的地界消失。

他和邪龍繼續往墟地的方向行進。

他並不知道,他和邪龍離開的第二天,三棱大陸上方雲端的戰鬥,便已經結束。

此戰,人族有四名魂壇武者隕滅,五名重創,其中,寂滅老祖南正天,許然,祁陽,還有燕白衣,都在重傷者行列。

三鬼族那邊,有三名魂壇強者死亡,六名被重創。

人族和三鬼族魂壇強者之戰沒有最終分出勝負。

雙方之所以休戰,是因為彼此都知道,繼續血戰下去,兩方都可能強者死絕。

最終,三鬼族的魂壇強者,撕裂一條空間通道縮回三棱大陸。

人族的魂壇強者,也放棄了殺向三棱大陸繼續追擊,而是立即撤回。

萬獸山,天劍山,幻魔宗和天器宗的魂壇強者,在戰鬥結束後,立即藉助於空間傳送陣,急匆匆趕回自己的宗門。

幻魔宗急於鎮壓天戮大陸那邊的青鬼族。

萬獸山,天劍山和天器宗,因為有魂壇強者重傷,必須要返回宗門以秘術恢復。

人族和三鬼族在三棱大陸的血戰,暫時告一段落,但在天戮大陸和天滅大陸的戰鬥,依然在如火如荼進行著。

一艘黑鐵巨船上。

南正天,許然,童真真,雷閻,沈魁,沈月,等等寂滅宗身份尊貴的人物齊聚一堂。

寂滅老祖南正天滿身血污,一頭本來亂糟糟的頭髮,已經被剃的精光,光光的腦袋上有著許多細小的裂縫,那些裂縫之中,閃爍著電光。傳來鋒利的空間氣息。

許然臉色蒼白,倚靠在童真真身旁。一臉苦笑。

雷閻也是垂頭喪氣心情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