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七十四章談崩!

第七百七十四章談崩!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09 18:57  字數:3055

戰車上,天器宗的賀沂、畢尤、羅可馨等人,突然沉默了起來。

秦烈筆直站立,神情堅決,在古陣圖一事上,沒有一點和天器宗周旋的意思。

「古陣圖雖然珍貴,可我們天器宗的友誼,一樣很稀罕。」

過了一會兒,賀沂眼睛閃爍了一下,悠然說道:「天器宗能解決灰島的麻煩,還能和灰島精誠合作,助灰島迅速積累強大的實力。實際上,我們還想和灰島結成同盟,同進退,甚至可以承諾,將來灰島和幻魔宗發生衝突後,天器宗會派遣強者抵禦幻魔宗!」

秦烈又一次搖頭。

賀沂臉色沉了下來。

羅可馨嘆了一口氣,「你說吧,究竟什麼樣的條件,你才肯答應將古陣圖拿出來,同我們天器宗分享?」

「我剛剛說了,除了古陣圖以外,別的事情都可以談。」秦烈態度強硬。

天器宗眾人臉色愈發難看。

「我們知道你身上的一些事情。」羅可馨話鋒一轉,蹙眉道:「你能提前感知到異族的動向,能點燃他們身上的印記,敢和邪龍交涉,不單單只是因為封魔碑。」

秦烈眼瞳異光暴射。

「你擁有搏天族血脈!」羅可馨一字一頓道。

「這就是你們的懷疑?可笑!你們有什麼證據?」秦烈冷哼。

「神葬場,本就是搏天族磨礪後裔的試煉之地,封魔碑……也只有擁有搏天族血脈的人才可以持有!」羅可馨又道。「我們有充足的證據,可以證明你擁有搏天族血脈!你應該清楚。對很多人,甚至許多暴亂之地的其他種族而言,搏天族意味著什麼?」

「只要你肯和我們合作,我們會幫你遮掩,保證不會泄露此事。」賀沂表態。

「你如果堅持不肯合作,那麼,等和三鬼族的爭端結束,我們會曝光此事!」羅可馨咬牙威脅。

秦烈臉色一沉。點了點頭,說道:「我等你們曝光這件事!」

話罷,他從空間戒內,取出自己的水晶戰車,就此從天器宗這邊離開。

「賀老?談崩了?」

不遠處,馮一尤眼見秦烈陰沉著臉,駕馭著自己的水晶戰車離開。不由地急忙過來。

「怎麼辦?要不要留下他?」一名有著鷹鉤鼻的天器宗涅槃境武者,著急地看向賀沂。

畢尤、羅可馨也是在猶豫著。

他們知道秦烈的弱點。

畢竟只是如意境修為的秦烈,若想御動八根雷亟木,通過古陣圖將「玄雷心核」的威力增幅釋放,需要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準備。

取出雷亟木需要時間,繪刻古陣圖。需要時間,催動「玄雷心核」也需要時間。

期間,任何一名破碎境強者,只要打斷他的步驟,都能令他難以招架。

更何況天器宗這邊涅槃境的強者都有七八名。

這時候。只要天器宗有所動作,要生擒秦烈絕對易如反掌。

「賀老?」

眾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賀沂身上,等候他的決定。

「秦烈的身後站著南老怪。」賀沂深深皺著眉頭,「如今,又是我們和三鬼族血戰之時,一旦我們的出手,引發了天器宗和寂滅宗之戰,那後果不堪設想。」

「錯過這次機會,以後,恐怕很難制住他了。」那名蠢蠢欲動的鷹鉤鼻強者喝道。

「我再想想。」賀沂一時拿捏不定主意。

然而,就在此時,一眾天器宗的武者紛紛變色。

單獨駕馭著水晶戰車,向三棱大陸外面飛去的秦烈,稍稍和天器宗這邊拉開距離,便以一種奇異的聲音長嘯起來。

那嘯聲有著神奇的穿透力,朝著極遠之處擴散,越來越響亮。

就在嘯聲傳出不久後,一聲邪龍的咆哮,從遠方震天而起。

以吉爾伯特為首的十四頭邪龍,離開三棱大陸中央腹地後,一時間也不知道究竟該往何處遁離,他們自然而然的,嗅著秦烈身上的氣味尾隨而來。

他們其實一直離秦烈不遠。

通過體內血脈,和吉爾伯特眼瞳內烈焰家族印記的聯繫,秦烈大致能感知到他們的位置。

因此,一從天器宗這邊撤離,他立即通過秘法招呼吉爾伯特。

吉爾伯特雖然不情願,還是發出龍吟來回應,帶著族人趕了過來。

天器宗的眾人,尚且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十四頭邪龍就從遠方雲層中浮現出來。

很快,吉爾伯特就在秦烈身旁冒頭,不耐煩地吼道:「又喚我來幹什麼?」

「你們不能繼續留在三棱大陸,一旦離開,你們可有目的地?」秦烈隨口問道。

吉爾伯特冷哼一聲,「我正在想!」

「不用想了,還是跟我走吧,我給你們找個容身之地。」秦烈主動邀請,「至少,我不會想方設法去害你們。另外,在這塊天地,你們除了我以外,似乎沒有誰可以信任吧?」

「那又怎樣?」邪龍不滿道。

「和我一道兒,遇到一些麻煩事的時候,我可以替你們和人族交涉。」秦烈誠懇道。

「你如此的弱小,如何能夠幫我們?」邪龍不信。

「我有我的方法,如果你肯信我,就跟我走。」秦烈繼續說。

「反正我們暫時沒有目的地,那就和你走吧。」邪龍仔細想了想,似乎覺得真沒有別的選擇,最終答應了下來。

「放心,以後你們就會發現,這會是你們最正確的選擇。」秦烈咧嘴一笑,「等我一下,我去和那些人再聊幾句。」

驅使著水晶戰車,他重新飛到離天器宗靠近的方位,遠遠看向賀沂等人,嘲諷道:「怎麼?剛剛想強行留下我?」

一眾天器宗武者都是既尷尬,又覺得無奈。

「秦烈,我們是很誠心地想和你合作。」羅可馨勉強一笑。

「你們的誠心就是一旦不合作,就威脅?威脅不成,就強行留下來?」秦烈臉色陰沉,冷笑道:「若是我被你們留下來,會怎樣?接下來,是不是強行以碎念晶,將我腦海中的記憶剝離出來,直接奪取有關古陣圖的一切?」

此言一出,天器宗的眾人,都是啞口無言。

他們很多人的確抱有這樣的想法。

「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秦烈繼續冷嘲熱諷,「本以為你們天器宗值得一談,看樣子你們還不配,老祖有句話說的很對,煉器師……都是一群陰險無恥的傢伙!」

天器宗眾人愈發覺得難堪。

「後會有期吧!」

丟下這番話,他重新往十四頭邪龍所在的方向飛去,一眾天器宗的強者,目送著他遠去,無人膽敢有動作。

擁有真名的吉爾伯特,堪比魂壇強者,再加上十三頭七階的邪龍,這一支邪龍的力量,不但絲毫不遜色他們,甚至還隱隱勝出一籌。

他們不敢冒險。

所以也就只能目送秦烈離開。

「走吧。」

秦烈的水晶戰車,停在邪龍吉爾伯特後頸部位,臉色陰沉。

十四頭邪龍以龍語交談著,往三棱大陸之外飛去,當他們放開速度後,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便飛離了這塊大陸。

「那邊!」出了三棱大陸秦烈重新指向一處。

邪龍群繼續興奮交流著飛翔。

正是晌午時分,炎日光芒本該熾盛,但眾人頭頂雲空深處,卻被各類顏色的濃厚雲團遮掩。

陣陣恐怖無比的波動,不時從雲霄內震蕩而出,讓底下的生靈真魂生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那些魂壇級別的生靈,都在天際高空作戰?」吉爾伯特看向天空,也覺察到了驚天動地的震蕩波,不由地抬頭去看。

秦烈也望向天空,說道:「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了。」

「我們要早點離開這兒!」吉爾伯特叫道。

邪龍群,不等秦烈招呼,按照他指引的方向,加速飛了過去。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