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七十章與龍交涉

第七百七十章與龍交涉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08 18:37  字數:3551

「你要去見那頭邪龍?為什麼?」賀沂微驚。

「或許,我能和那些邪龍達成默契,他們似乎極其厭惡三鬼族的族人!」秦烈表態。

賀沂沉吟了一下,又道:「邪龍和三鬼族的確勢成水火。」

眾人驚訝起來。

「搏天族沒有從域外星空降臨之前,邪龍一族,就和三鬼族時常血戰。待到搏天族踏上這片天地,各大種族一一歸降後,邪龍一族也變成搏天族的一柄利器,據傳言,邪龍一族歸順的條件之一,就是滅掉三鬼族。」

「當搏天族對三鬼族進行種族滅絕的時候,邪龍一族,也是有力的參與者,陪著搏天族對三鬼族大開殺戒。」

「這兩大種族一旦相遇,會立即展開廝殺,也是在情理之中。」

身為天器宗最卓越的煉器師之一,賀沂對太古時代的一些舊聞,似乎有些認識。

「我對三鬼族的了解,僅限於一本古籍,所以雖然我知道三鬼族,知道他們和邪龍一族的過節,但我並不識得他們。」賀沂解釋,「所以如果沒有你指明他們,我就算是見到這些異族,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哪一個種族。」

秦烈點了點頭。

「你有信心見到那頭邪龍之後,不會被他擊殺?邪龍一族,嗜殺,殘暴,冷酷無情,陰險狡詐,幾乎沒有什麼優點,你肯定要去見他?」賀沂再問。

「我想我不會有事。」秦烈一手按著封魔碑,說道:「我有它。」

「那好,你下去就是。我們可以在外面等候你一段時間。」賀沂輕輕點頭。

「這……」

「會不會太危險?」

「為什麼非要去見那頭邪龍?」

很多人表示不解。

秦烈並未解釋什麼。

從沈月的那一隻金翅鸞跳躍下來。他徑直落入一個絕陰墓地的洞穴口。朝著陰寒幽暗的地底深處潛入。

六個虛渾之靈,之前曾尾隨三鬼族的族人,一直進入地底深處,分散在石宮各個區域。

虛渾之靈就是他的耳目,憑藉著記憶,他一路下潛,持續深入。

沿途所見,皆是一具具三鬼族族人血肉模糊的屍身。那些屍身大多數被撕成粉碎,還有很多被腐蝕毒液噴到,變成了一架架血骷髏。

一路上見到的場面,當真是血型無比,濃稠腥臭的血腥味,幾欲令人嘔吐起來。

整整半個時辰後。

通過一條條通往地底的隱蔽石道,恐怕深入了地底近萬米之後,他終於來到邪龍吉爾伯特所在的石宮。

「咻咻咻!咻咻咻!」

分散在其它方位的虛渾之靈,化為一束束流光而來,環繞在他身旁。如六個太陽般閃爍著奪目光芒。

秦烈凝神一看,發現六個虛渾之靈的身子。縮成了一團,像是一個皮球不斷膨脹著。

「呼……」

他還沒有來得及多言一句,六個虛渾之靈,仿若疲憊欲死,紛紛重返鎮魂珠休憩。

他突然意識到,等虛渾之靈再次出來的時候,應該就能真正進化一階。

就在此時,一個龍爪猛地落了下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子就被龍爪攥住。

一陣天旋地轉後,他終於穩住身子,然後就發現龍爪帶著他,來到了吉爾伯特的眼前。

邪龍吉爾伯特的眼睛,如綠幽幽的大燈籠,在幽暗的石宮顯得無比陰森詭異。

然而,在這頭邪龍巨大的眼瞳深處,仔細去看的話,會發現兩個烈焰家族獨有的印記。

待到秦烈看到那兩個印記後,他忽然放下心來,還咧嘴一笑,說不出的輕鬆。

他開始運轉血脈之力。

一簇簇烈焰,從他血液當中蒸騰出來,無數神文流動著,如從他渾身毛孔飄飛,令他瞬間顯得炫目無比。

吉爾伯特握著他的那隻龍爪,也被烈焰灼傷,這讓邪龍禁不住哼了一聲。

在秦烈以秘術激發血脈,令其燃燒的更加旺盛之時,連吉爾伯特的眼瞳深處,也有烈焰浮出。

吉爾伯特突地痛呼起來。

這時,秦烈的血脈之力才陡然收斂,停下來問話道:「你們邪龍一族的誓言,如今還算不算數?」

先前,他在絕陰墓地上方的時候,鮮血燃燒之時,他從血脈寶庫中窺見了一些東西。

賀沂所言不虛,邪龍一族,的確曾經向搏天族宣誓效忠,永不背棄。

這個誓言形成以後,令搏天族的後裔在成年之後,可以去邪龍一族挑選一頭邪龍為坐騎。

一旦搏天族的後裔,和選中的邪龍達成默契,就有搏天族的老輩,在邪龍的身上留下那名後裔家族獨有的印記。

此時,這頭名為「吉爾伯特」的邪龍,眼瞳深處,恰恰有著烈焰家族的印記。

那印記,是在吉爾伯特尚未蘇醒之前,由封魔碑烙印下來。

秦烈從血脈寶庫得來的知識,除了有邪龍一族和搏天族的盟約外,還有以血脈來激發邪龍體內印記的秘術。

就是因為憑藉那個秘術,他才敢孤身一人深入絕陰墓地的地底深處,來見這頭邪龍。

因為他先前通過虛渾之靈,已看到這頭邪龍的眼瞳深處,有著烈焰家族獨有的印記。

「我族從不會背棄誓言!」吉爾伯特以靈域的通用語低吼。

「神族後裔,成年之後來我族挑選夥伴,只能選擇八階以下,沒有真名的族人!」

「而我,高貴,偉大,威武的吉爾伯特,則是已經達到八階,並且是擁有真名的邪龍!」

「擁有真名的邪龍,絕不可能成為你的坐騎!更何況,你不但不是純粹的神族,而且還那麼的弱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