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六十九章吉爾伯特

第七百六十九章吉爾伯特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07 17:06  字數:3725

法壇上方聚集的龍魂,模糊不清,不斷飄忽著,似乎離真正形成龍魂還有不少時間。

六個虛渾之靈,分散在法壇旁邊,焦急等候著。

以他們自身的力量,似乎不足以破碎法壇,不能將構成法壇的那些珍貴靈材吞入腹中。

所以他們只能等候。

「秦烈,底下什麼一個情況?」杜向陽詢問。

四大白銀級勢力武者,也都目光灼灼看向他,想要通過他了解法壇底下的局勢。

「我看到一座巨大的法壇,那一座法壇還在運轉著,似乎要重聚一頭擁有真名的邪龍。」閉著眼,秦烈沉聲道。

「擁有真名的邪龍?那至少是八階,相當於我們不滅境武者的實力!」見多識廣的賀沂驚道。

「他一旦醒來,那麼地底的局勢,將會立即發生大變!」沈月振奮道。

他們留意到,那些三鬼族的族人,並沒有魂壇級別的到來。

事實上,不論是人族,還是三鬼族,都將魂壇境的強者投入到了天上的戰鬥。

那場戰鬥,才事關暴亂之地真正的大局,上面的勝利方,必將輕而易舉主宰底下的局勢。

地底和三棱大陸的爭鋒,輸贏,和天上的戰鬥相比,要顯得無關大局許多。

「這頭邪龍醒來就好了。」賀沂也心生冀望。

「他的蘇醒,似乎需要強大的魂念,這時候的他,正通過法壇從別的區域牽引魂念而來。」秦烈默默觀察著,道:「他必然能醒來,只是需要時間罷了。」

眾人眼睛一亮。

「大家看護好這裡,不允許任何三鬼族的族人,從絕陰墓地深入地底!」賀沂喝道。

「明白!」

「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三鬼族的動向。」

沉吟了一下,秦烈睜開眼,將靈魂意識從地底深處收回。取出了封魔碑。

凝聚一滴本命精血,滴落在封魔碑的碑面上,他就要去繪刻烈焰家族的印記。

然而,就在他那一滴本命精血,剛剛落到碑面之時。異變突起。

七道神光。倏地從碑面上疾射出來,如彩虹飛向絕陰墓地的一個個洞口。

神光一端連著封魔碑,另外一邊。以極速延伸向絕陰墓地。

秦烈駭然失色。

短短十來秒時間,他突然發現那七道神光,竟然在絕陰墓地最深處,在那頭尚未蘇醒的邪龍法壇處重聚。

七道神光如匹練長河,垂落在法壇上,無數碎星般璀璨閃亮的神文,通過七道神光,從封魔碑灌入到那一座法壇。

法壇驟然變得閃亮奪目。

那一簇簇邪龍聚集的龍魂,如在瞬間獲得了龐大神力。諸多不知名的神文,也在頃刻間,烙印在邪龍的魂魄之中。

本該再過許久才能凝鍊的龍魂,突地清晰浮現出來,擺放在法壇上許許多多的頭骨,獸核。殘片靈器,種種的祭品,紛紛消失在法壇底下。

「喀嚓!」

法壇如鏡鑒破碎,表層突顯無數裂紋,裂紋如蛇般遊走著。越來越長,越來越明顯。

「砰!」

法壇最終爆碎。

就在六個虛渾之靈,在瘋搶那些法壇的碎片之時,一聲嘹亮粗豪的龍吟,從法壇下方傳來。

同時,懸浮在法壇上方的龍魂,猛地墜入底下。

「嗷!」

驚天動地的波動中,一頭百米多長的邪龍,生著猙獰龍角,撲扇著寬闊羽翼,在巨大的石宮內飛騰出來。

「吉爾伯特大人醒來了!」

「大人蘇醒了!」

「終於醒了!」

一頭頭分散在地宮別的區域的邪龍,聽到那一聲龍吟後,全部興奮地嗷嚎起來,以龍族的語言歡呼。

邪龍吉爾伯特同樣以怒吼回應。

「該死的爬蟲!三萬年前沒有殺光你們,你們竟然還敢重返靈域!殺殺殺!」

吉爾伯特衝出石宮,進入外面三鬼族和邪龍爭鬥之地,雙翼揮動著,龍爪四處撕扯。

數十名地鬼族族人,瞬間被他撕成粉碎,變成一塊塊血肉。

一邊咀嚼著血肉,吉爾伯特一邊咒罵著,不時噴涌綠色火焰,綠焰所過之處,一個個三鬼族的族人,身體如浸泡在硫酸池,皮肉大塊大塊消融脫落。

許多被綠焰的鬼族族人,短短時間,就會變成一個血骷髏。

吉爾伯特四處衝擊,大開殺戒,因他的蘇醒,本來和十來頭邪龍還戰的難分難解的局勢,一下子呈現出一面倒的戰況。

三鬼族的族人紛紛被撕碎,被吉爾伯特的綠焰腐蝕,大片大片死亡。

十來頭邪龍,和吉爾伯特一道兒,也在地底石宮來回衝擊。

很快,那些潛入絕陰墓地地底深處的三鬼族族人,就意識到了不妙。

剩下的那些人,開始全力逃散,拚命往地表返回。

「咻咻咻!」

七道從封魔碑釋放出來的神光,從絕陰墓地的地底飛回來,秦烈猛地睜開眼。

「怎麼啦?」眾人急忙問道。

「那頭擁有真名的邪龍醒來了!」秦烈喝道。

眾人又驚又喜,望著收入封魔碑內的神光,賀沂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的快速醒來和那七道光芒有關?」羅可馨驚異道。

秦烈輕輕點頭。

「在太古時代,百族大戰的時候,雖然絕大多數的種族都聯合起來力抗搏天族,但是,依然有幾個種族,侍奉為搏天族為主,對搏天族忠心耿耿。」賀沂摸著下巴,望著封魔碑,突然道:「邪龍一族,就是搏天族最忠心的爪牙之一,他們曾經的首領發誓效忠搏天族,永不離棄。」

此言一出,眾人都吃驚地看向賀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