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六十七章邪龍墓地

第七百六十七章邪龍墓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05 18:14  字數:3048

絕陰墓地地底深處,一座寬敞闊大的石宮中,數十名邪族族人,捂著太陽穴放聲慘叫。

他們坐在一座潔白玉石堆砌而成的法壇中央。

法壇上,擺放著許多靈獸頭顱,獸核,一件件綠光幽幽的殘破靈器。

一層淡綠色光暈罩住了整個法壇。

那些天鬼族、地鬼族、青鬼族的族人,兩手按著太陽穴,眼睛暴突。

秦烈清晰地看見,他們的靈魂,不受他們控制地,一點點從他們眼瞳深處飄逸出來。

那是一縷縷異族幽魂。

幽魂浮動著,鬼影閃爍,水一般融入法壇。

法壇上方,淡綠色的光暈倏地收攏聚集,不斷變幻著,波盪越來越洶湧。

無數碎小魂絲,漸漸從法壇下面縫隙冒出,全部湧入那聚集的綠色雲團當中。

不多時,一頭龍形的魂魄,慢慢凝鍊變幻而出。

龍魂模糊,在法壇上晃悠著,似在尋找著什麼。

「呼呼呼!」

很快,擺放在法壇上的獸骨,獸骸,一件件殘破靈器,皆是融入了龍魂中。

龍魂慢慢膨脹,點點幽芒濺射,內部傳來強烈的能量波動。

「喀喀喀!!」

龍魂下面的法壇,驟然爆碎,裂成無數塊碎石。

「嗷!」

一聲龍吟,從爆碎法壇底下傳來,一頭數十米長,全身灰褐色的邪龍,突地冒了出來。

法壇上的龍魂陡然一沉。

龍魂隱沒邪龍軀體。

那頭灰褐色的邪龍,略顯生疏的扭動著身子,撲扇著邪龍獨有的羽翼,厲嘯著沖離出去。

邪龍所在的宮殿立即炸碎。

近百名三大鬼族的族人,似乎就在附近活動,一見這頭邪龍冒出來,趕緊過來圍殺。

邪龍怪嘯著,張口噴出綠色火炎,火焰中有著濃稠的腐蝕氣息。

許多三大鬼族的族人被綠色火焰噴到,身子馬上腐爛,皮肉大塊大塊脫落。

邪龍趁機張牙舞爪,將這些重傷的三大鬼族族人抓住,扔進口中大口咀嚼。

此處血戰猶在進行。

又有一幅畫面,在秦烈腦海中映現出來,形勢和之前那一幅類似,卻更加激烈。

更大的地底宮殿,到處都是三大鬼族族人的屍身,在宮殿內部,整整有六頭邪龍在暴戾怒嘯著,噴湧出黑色火焰,寒冰吐息,墨綠色毒液。

數百名三大鬼族族人,最差也是通幽境,他們團團圍著六頭邪龍,全力撲殺。

一個個三大鬼族的族人,接連被擊殺,他們也在六頭邪龍的身上,留下許多傷口。

戰況空前激烈。

又有一幕幕畫面,通過六個虛渾之靈的活動,在他腦海浮現。

絕陰墓地地底深處,別的地底宮殿內,還有兩批三大鬼族族人,在和另外兩頭邪龍廝殺著。

最後一幕畫面,則是一頭邪龍,被五名涅槃境的三鬼族強者,聯合數十名族人斬殺。

那些三鬼族的族人,一個個興奮若狂,如蒼蠅吃腐肉一般,全部撲在邪龍的身體上,在大口大口吞咽邪龍的鮮血,吃他們的血肉。

畫面血腥無比。

「絕陰墓地,在被拜月教發現,被他們舉行邪惡祭祀之前,應該是一處龍墓!是邪龍墓地!」秦烈突然道。

四方勢力強者,此時都聚集在他身旁,都在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

聽到他沒頭沒腦的來了這麼一句話,眾人都是驚愕起來,連忙追問緣由。

「三大鬼族的族人,在絕陰墓地的地底,正和十來頭邪龍激烈廝殺!」秦烈深吸一口氣,暫時將思緒收回,強行不去看六大虛渾之靈傳回來的後續畫面,而是重新睜開眼,「拜月教以前發現了這個龍墓,在龍墓的上面重新建造了絕陰墓地,用來掩蓋更下面的龍墓。不但如此,拜月教還主持了種種邪惡祭祀,似乎在通過收集殘魂,助邪龍重聚魂念。」

「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總之,有十來頭邪龍就在絕陰墓地下面一層的龍墓。」

「三大鬼族的族人,有不少被邪龍撕碎吞吃,他們也擊殺了一頭邪龍,同樣在吞吃邪龍的血肉。」

這番話講完,周邊眾多人族強者,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邪龍?活著的邪龍?還有十來頭?」

「邪龍屬於巨龍的邪惡分支,好像是純正龍族的變種,和巨龍一族不同,它們有著羽翼,有著利爪,向來兇殘血腥,嗜殺無道。」

「邪龍連巨龍都厭惡,一旦外出作惡,都是巨龍主動出擊,將它們給格殺掉,它們怎麼有十來頭潛藏在絕陰墓地的地底?」

「三大鬼族的到來,已經弄的人焦頭爛額,沒料到如今邪族也冒頭了,真是該死!」

眾人面色凝重地議論。

「大家覺得應該怎麼辦?要不要繼續沖向三棱大陸深處?」秦烈詢問。

眾人皺眉思量。

「這其實未必就是壞消息。」沈月忽然道。

眾人下意識地看向她。

「至少,目前那些邪龍是在和三大鬼族血戰!」沈月微笑。

「邪龍的血肉,對三大鬼族的大賢者恢復,應該有著巨大幫助,對涅槃、破碎境的三鬼族族人,也有著奇效。」秦烈通過他的觀察,得出結論,「他們應該想要獵殺這些邪龍。」

「你是說,底下十來頭邪龍,如果被三大鬼族族人斬殺,他們能藉此迅速恢復過來?」賀沂憂心忡忡。

「感覺應該是這樣。」秦烈點頭。

「那就有點麻煩了。」賀沂皺眉。

絕陰墓地更底下,那是一片幽暗不見光的區域,陰氣森寒,在那裡,邪龍和三鬼族全然不受影響。

然而,眾人完全不熟悉那邊,冒然闖入必然會損失慘重。

他們沒辦法插手下面的戰鬥。

就在他們深思的時候,又是一支三鬼族的隊伍,也有五百名左右,同樣乘坐著浮石而來。

他們到來後,滿臉驚愕的看向人族眾人,猶豫了一下,突然一言不發地全部沖入地底。

而且速度極快,似乎生怕眾人反應過來,會出手攔截。

「在他們眼中,地底的那一戰,似乎比和我們的戰鬥重要得多!」杜向陽驚奇道。

「人族的血肉之軀,蘊含的血肉精氣有限,遠遠不及邪龍。那些邪龍的血肉,對他們而言,才是真正大補的丹藥,能夠讓他們迅速恢復!」秦烈又道。

「底下現在戰況如何?」賀沂嚴肅問道。

秦烈重新閉上眼。

他再次藉助於六個虛渾之靈,來觀測地底深處的變化,他看到六個虛渾之靈遊盪在地底深處,在對那些破碎的法壇的碎石塊大口大口吞咽。

每一座法壇,底下似乎都存在著邪龍,以邪惡的祭祀牽引靈魂來令邪龍蘇醒。

邪龍一旦沖離出來,法壇就會四分五裂爆碎,會讓附近都是碎石塊。

那些碎石塊,似乎就是虛渾之靈的目標,是他們堅持要下來的關鍵。

邪龍和三大鬼族的戰鬥,血腥慘烈,沒人去管六大虛渾之靈。

介於虛實間的虛渾之靈,在幽暗的地底深處,又刻意收斂了自己,變得更加不被重視。

他們都在趁機大快朵頤。

在他們身上,秦烈能看到一層層別人看不見的流光閃現,那些流光,都是凝為實質的純粹渾厚單屬性能量。

秦烈突然有預感,通過這次進食,六個虛渾之靈會真正獲得一次進化!

「下面的戰鬥依然處於膠著狀態,目前來看,似乎……邪龍還稍稍佔據上風。」秦烈觀察了一會兒,重新睜開眼。

「那好,從現在起,我們守住絕陰墓地的入口!」賀沂沉吟了一下,說道:「不要再讓更多的三鬼族族人進入地底!」

「這主意不錯!」

「就這麼干!」

「好!」

眾人紛紛表示贊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