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六十六章絕陰墓地

第七百六十六章絕陰墓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05 18:14  字數:3084

六大虛渾之靈不顧他的阻攔,化為六道色澤鮮艷的流光,接連從鎮魂珠飛逸而出。

虛渾之靈一出,秦烈便眼睛一亮,發現他們明顯比以前精神了許多倍。

就連曾縮小的身子也恢復了。

「什麼東西?」萬獸山天瑜驚訝道。

旁邊那些四方勢力武者,同樣目顯異光,驚異地看向虛渾之靈。

他們似乎並不識得虛渾之靈的奧妙。

「沒什麼,六個幼獸而已。」秦烈隨口解釋一句。

他試著溝通虛渾之靈。

「咿呀咿呀!」

感知到他的詢問,六個虛渾之靈搖頭晃腦,發出奇異聲音,似在述說著什麼。

可惜秦烈無法聽懂。

從他們的情緒中,秦烈感知到興奮、驚奇、不安等等波動。

他們如小小的靈禽,從秦烈身旁飛走,在絕陰墓地上方盤旋著,在一個個噴湧出陰寒氣息的洞口流連忘返。

卻不敢深入洞口。

他們似乎有所顧忌。

「怎麼回事?」沈月也問。

「或許真有些古怪。」皺了皺眉頭,他將封魔碑取出,迅速擠出一滴本命精血滴落在碑面上,試圖將潛伏底下的地鬼族給映現出來。

周邊賀沂等人也都深深看來。

碑面上,充盈著濃稠灰暗陰氣,如化不開的雲,將其中場景都給遮掩。

他竟不能窺探到三大鬼族的動向。

「稍等一下。」臉色一沉,他謹慎起來,又暗自運轉血脈之力。

鮮血沸騰中,他閉上眼,全心全意感知。

沒有身懷烈焰印記的邪族,因他而發狂,在絕陰墓地周邊顯露蛛絲馬跡。

秦烈越發驚愕,「我失去了對他們的感應,我現在不敢肯定,三大鬼族的族人還有沒有潛伏在墓地。」

此言一出,眾人都沉重起開,看向絕陰墓地的目光也有了一絲忌憚。

「要不……我們不管這兒了?」天器宗的馮一尤發表意見。

「我們對絕陰墓地了解太少,盡量不要深入。還有,按照你所說,地鬼族的族人為大地寵兒,很擅長在地底作戰,我們不應該進去。」羅可馨也謹慎道。

「撤離也好。」塗牟點頭。

「那就不管這裡了。」秦烈決定尊重大家的意願。

他集中靈魂意識,勾連六大虛渾之靈,要求他們重返鎮魂珠。

「嘰嘰喳喳!咿呀!」

六大虛渾之靈,徘徊在絕陰墓地上方,相互間以獨有的方式交流著,始終不願離開。

他們還衝著秦烈比劃著,似乎在央求秦烈,要秦烈對絕陰墓地做些什麼。

秦烈愈發費解。

從虛渾之靈的表現來看,絕陰墓地底下必然有蹊蹺,至少有吸引他們的東西。

他們應該在忌憚著什麼,自己不敢沖入當中,所以希望有人來代勞。

「秦烈?」賀沂輕呼。

「稍等一下。」秦烈深深皺眉。

他在金翅鸞上坐下來,沉吟了一下,決定以靈魂意識深入地底,來查探一番。

「你千萬別亂來!」沈月急忙阻止,「那些邪族和我們一樣,也擅長靈魂之力,以你如意境的修為,一旦靈魂意識被纏住,連真魂都可能被扯入其中。靈魂的淪陷,最為麻煩,大家連救都沒法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靈魂消隕!這或許是邪族的一個陰謀!」

「小子別衝動!」

「你的靈魂等階不足以窺探絕陰墓地!」

「別!」

眾人紛紛勸說。

「咦!」

也在此時,寂滅宗那位名叫陸鎬的涅槃巔峰境長老,突然眉梢一動。

陸鎬看向東邊。

幾名同樣達到涅槃後期的武者,也是神情微動,紛紛看向那一塊兒。

「有邪族族人急匆匆而來!」

眾人立即反應過來,馬上緊張不安,準備好迎戰。

秦烈運轉血脈之力,發現並無異常,就知道過來的那些三大鬼族的族人,沒有人身懷烈焰印記。

這也是他無法提前感知的原因。

幾分鐘後。

「呼呼呼!」

浮石空中高速掠動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沒多久,便有七塊巨大浮石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那些浮石上聳立著骨塔,三大鬼族的族人,有數百人站在塔頂,臉色焦急。

他們似乎沒有預料到,會在絕陰墓地上空碰到人族,分明愣了一下。

他們顯然也不是因為眾人而來。

「地下!」

一名天鬼族的族老,面色陰厲,冷冷瞪了眾人一眼後,竟指向了絕陰墓地。

數百名站在骨塔上的異族,紛紛發出刺耳厲嘯,一頭衝擊下來。

他們的目標並非人族,而是絕陰墓地突現的一個個陰氣森森的洞口,他們從中直接鑽入了地底。

一群聚集過來,準備對邪族大開殺戒的人族強者,皆是面面相覷,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半響後,秦烈摸了摸鼻子,一臉怪異道:「他們好像不是為我們而來。」

「難道說……絕陰墓地的地底,有令他們更加仇視的敵人?」陸鎬也是茫然。

「上一次,我們在封魔碑的碑面上,看到有眾多邪族潛藏在絕陰墓地的地底幽暗深處。」楚離一驚,「莫不成那些傢伙遭遇了什麼?」

經他這麼一說,眾人腦子紛紛轉動,都趕緊思考,漸漸有了一個共同的看法——絕陰墓地底下的邪族定然遇到了麻煩!

「絕陰墓地以前是拜月教埋葬死者的地方,拜月教在數千年前,乃是暴*之地最大的邪教。誰都不能否認,拜月教曾一度雄霸這片天地,而我們對這個邪教也所知不多,更加不知道他們為何就莫名其妙沒落了。」天器宗的賀沂臉色凝重。

「咻咻咻!咻咻咻!」

眾人講話之時,一直不肯返回鎮魂珠的六個虛渾之靈,在發現邪族沖入地底之後,也尾隨著那些邪族的蹤影,直達地底。

他們一從秦烈視線中消失,立即和秦烈建立了一種玄之又玄的聯繫,將一幕幕他們所見的場景傳遞給秦烈。

霎那間,秦烈如多了六雙眼睛,能瞧見六個虛渾之靈瞧見的一切。

他腦子突然有些亂,腦海中種種畫面飛速掠動著,讓他分不清哪些畫面是他看到的,哪些畫面來自於虛渾之靈。

他不得不閉上自己的眼睛。

「等!稍等一下!我能看見下面!」他閉著眼叫道。

眾多聚集在他身旁的武者,聽到這麼一說,都是轟然一震。

大家都看怪物一樣看向他。

「還有什麼是你不能的?」天器宗的羅可馨幽幽道。

她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秦烈能洞察邪族,能引發邪族體內的烙印,還能以雷亟木增強玄雷心核的力量,大範圍斬殺邪族。

如今,在這絕陰墓地上方,他竟然說他還能看到地底。

而且是以閉著眼的方式?

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詭異,那麼的不可思議,這讓眾人越來越驚異,越來越好奇他還能做些什麼?

好奇他還有什麼不會的?

六個虛渾之靈一直往絕陰墓地深處下沉。

秦烈所見,皆是一幕幕灰暗的畫面,其中一些稍亮一些的畫面中,也都是空曠的地底石室,許多石室內有著枯骨,腐朽的屍身,還有許多瓶瓶罐罐,和一些不知名的邪陣。

一些邪陣上,堆積著枯骨和腐屍,擺放著稀奇古怪的材料。

那些材料,大多數都是有著磷毒的白骨,靈獸或者邪惡生靈的內臟,頭顱,還有很多明顯蘊含劇毒的花草植物。

顯然,拜月教的某些人,在絕陰墓地的地底宮殿,一定舉行過種種邪惡祭祀。

那是和月姬、夜姬、水姬舉行的截然不同的祭祀風格。

六個虛渾之靈繼續下潛。

突然,一幅由火麒麟形態的虛渾之靈傳遞而來的畫面,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