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六十四章幸災樂禍

第七百六十四章幸災樂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04 12:04  字數:3676

炎熱荒漠,秦烈駕乘著金翅鸞,降落到一座砂石土丘。

這裡是琉焰府的地界。

正午時分,太陽的光芒照耀下來,讓這個沙漠燥熱無比,沉悶的氣息令人胸口都覺得壓抑。

一堆堆黃色沙丘,數百米高,墳堆般分散在各個方位。

「這鬼地方比以前還要炎熱!」楚離擦拭著額頭汗跡,忍不住咒罵起來。

「讓大家過來一下。」秦烈說道。

「大家……是誰?」沈月訝然。

秦烈沖身旁那些自發聚集在他身邊的那些人瞄了一眼。

沈月怔了怔,壓低聲音道:「你想說什麼?你的特殊血脈……盡量不要曝光,不然會惹來很**煩。」

她感知到秦烈體內異常的氣血波動,猜測出了秦烈想要做什麼,忍不住提醒。

「我會說都是封魔碑的原因。」秦烈早有定計,「我能感應到異族,能令異族燃燒一事,總需要一個合理借口,否則他們總會胡思亂想。」

沈月眼中熠熠光點閃爍,認真思考秦烈的話,過了一會兒,她輕輕點頭,「你是對的,你的確需要一個理由。」

她知道寂滅宗、天劍山、萬獸山、天器宗四大白銀級勢力,數千名通幽、如意、破碎、涅槃境界的武者,定然已經在懷疑秦烈身上的奧妙。

他為何能令一部分異族燃燒而亡?為什麼能敏銳覺察到異族的動向?

這些總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封魔碑倒是一個不錯的借口。

「現在就去喚他們過來?」

「不,再等一下,等我三十秒。」

「哦。」

封魔碑漂浮出來,豎立在沙石上,一滴晶瑩如血鑽的本命精血,從秦烈指尖破皮滲出。

沈月深深看向那一滴精血,眼眸深處,隱隱有著期待和激動。

就要將那一滴本命精血,滴在碑面上的秦烈,覺察到她的炙熱目光,不由一怔,停下道:「為什麼你會知道我血脈一事?」

「許然師叔告訴我的。」沈月隨口答道。

眉頭一皺,秦烈又道:「他千叮囑萬囑咐,讓我盡量不要暴露血脈一事,為何他會主動告訴你?」

「我……比較特殊。」沈月面色一紅。

「哦?」秦烈眼中滿是詢問之色。

「以後再說吧。等你……答應我的那個要求,等我們……好上以後,我自然會告訴你原因。」沈月微羞。

秦烈越發覺得蹊蹺。

眼見沈月不想解釋,他也沒有繼續勉強下去,重新收斂心神,將那一滴本命精血滴在封魔碑的碑面。

「可以了。」

「我這就去喚他們。」

沈月離開的時候,豐腴的背影,顯得有些慌亂狼狽。

「這混蛋!非要死追著不放!還真是敏感!」她心中暗暗咒罵。

「什麼?秦烈喚我們過去?」

「有什麼事?」

「去了就知道了!」

不多時,畢尤,賀沂,塗牟,還有十名破碎境涅槃境的武者,加洛塵、杜向陽、雪驀炎、天瑜、羅可馨一眾身份特殊的小輩,一同從周邊趕來,都聚集在秦烈身旁。

「封魔碑!」

馮一尤和郁門等人,一過來,便驚叫起來。

他們自然都識得封魔碑。

賀沂,畢尤等老一輩,過來後,也是眼中精光暴射,注意力瞬間集中到封魔碑。

此時,無字墓碑的碑面上,清晰地呈現出一幕畫面。

畫面中,有眾多異族族人聚集在一塊兒,似在商議著什麼。

只是他們聽不見聲音。

「這是……」賀沂驚嘆起來。

「最近的異族聚集地。他們在商議如何對付我們,你們無法聽到聲音,但我卻可以。」秦烈沉靜道。

事實上,如果他願意,是可以將封魔碑內異族講話聲弄出來的。

只不過那些三大鬼族的族人,這時候商議的要點,都是關於他的血脈,關於這個「烈焰家族」餘孽該如何抹殺一事。

血脈之事他不想這些人知道,自然要掩蓋聲音,不會全部呈現出細節出來。

「這封魔碑是我從神屍體內得來,好像是神葬場的鑰匙,而神葬場……則是和搏天族有關。」

「如今侵入暴*之地的異族,一共有三大種族,這三大種族都是鬼族,分別是天鬼族,青鬼族和地鬼族。」

「三大鬼族在太古時期,曾和巨龍、古獸、陰冥等強族稱雄靈域,因搏天族的到來,他們被進行滅族清洗,族人紛紛遷離出靈域。」

「他們當年在離開時,被搏天族的強者,在身上留下了永恆烙印。那些烙印,蘊含著恐怖的能量和意志,萬年來都在侵蝕著他們,始終無法撲滅清除。」

「即便是他們在三萬年之後重返靈域!」

「而我,通過這一塊封魔碑,則是可以感知到一些人體內的印記,並以封魔碑激活那些印記!」

「……」

秦烈看向眾人,一臉認真嚴肅地解釋,其中九成都是真話,只有關乎他血脈一事上隱瞞了真相。

聚集過來的四方勢力強者,滿臉震驚,都聽的非常仔細,生恐漏掉一句。

等他解釋完,眾人也「解開」了心中疑惑,都當他能感知異族,令異族焚燒至死,也是因為封魔碑的幫助。

「他們如今在哪兒?」賀沂詢問。

眾人這下子將注意力重新落到封魔碑上。

碑面上,十來名三大鬼族族人,處在一片深幽地宮,從地宮來看,應該是某個墓地下方。

「離我們四千里的絕陰墓地。」楚離皺眉道。

眾人驚異地看向他。

「我以前在三棱大陸遊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