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六十章血腥巨矛(弱弱地求下

第七百六十章血腥巨矛(弱弱地求下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6-02 18:48  字數:3869

這是秦烈第一次將靈陣圖用在戰鬥中。

頭頂,八根擎天巨柱高高懸浮,猶如八尊稱霸天地的古神。

無數條閃電幽芒,匯聚成炫目碩大的雷電光球,呈心臟形態,並不斷發出粉碎心核的恐怖轟鳴。

「咚!咚咚!咚咚咚!」

雷電光球膨脹著,一次次震動,肉眼不可見的雷霆神光,形成漣漪光圈,往八方蔓延。

每次爆鳴,都有三大鬼族的族人,心臟爆碎而亡。

一道道鮮血噴涌的身影,失去了生命精氣,無力地墜落向深海。

臨近秦烈的三大鬼族族人,只剩下寥寥幾人,這幾人……皆是涅槃和破碎境。

破碎以下者盡亡。

「咚!」雷電光球持續轟鳴不休。

剩下的那些破碎境異族,嘴角血肉蠕動著,強忍著心臟的雷霆衝擊,不得不往後撤離。

他們很快發現每當他們遠離秦烈一截,身體所受的傷害,就會減弱一籌。

「撤!」

異族反應過來,不知誰最先高呼了一聲,旋即,所有本該蜂擁衝殺秦烈的異族,都如潮水般往後退。

他們明知道活著的秦烈,對那些身中烈焰家族印記的同族族人,會有多麼致命的威脅,也不得不退。

不退意味著立即暴死。

——沒人想馬上暴死。

「咦,他們不是嘶喊著,要不惜一切代價擊殺秦烈么?」萬獸山的天瑜,一臉驚詫,不自禁地嘀咕了一句。

「他比以前更強了。」郁門神情複雜。

天器宗那邊的羅可馨,一雙波光浩淼的眸子,閃耀著秦烈的身影。

她深深看向秦烈,還有秦烈頭頂八根雷亟木之間的雷電光球。她以靈魂感測。

漸漸地,羅可馨的眸子越來越明亮,曼妙誘人的身子。竟小幅度顫抖起來。

她從雷電光球內部覺察到了靈陣圖的脈絡。

「呼呼呼!」

六道火焰靈光,如六條炙熱靈蛇。環繞著杜向陽游弋。

三名達到如意境的地鬼族族人,被六條靈動火蛇撲殺撕咬,被劍芒沖射,身上多出一個個血洞。

杜向陽意氣風發,明顯佔據了上風,口中不時發出兩聲激動的長嘯。

他的表現吸引了羅可馨的注意。

羅可馨別頭看過來,一眼就瞄到杜向陽手持的「五火流光劍」。望著那柄她斷定報廢的飛劍,在杜向陽手中展現出無窮神威,釋放出諸多奇妙火蛇,她嘴角不由多了一絲苦澀。

那柄飛劍的火光和靈動。就像是巴掌,狠狠地扇在她臉上。

她的臉變得火辣辣的,那不是疼,而是羞愧。

回憶起前幾日的對話和場景,她的美眸再次轉移方向。重新落到秦烈身上。

「五火流光劍」最終是被秦烈從杜向陽手中拿走。

聯想起八根雷亟木內炫目的靈陣圖脈絡,對羅可馨而言,一切都明了了。

她認為偌大一個暴亂之地,無人能修復的「五火流光劍」,已被秦烈成功修復。

她深知「五火流光劍」裡面有著什麼。

「古陣圖……」羅可馨喃喃低語。

「請大家讓一讓!」

就在此時。秦烈揚聲高呼,八根懸浮他頭頂的雷亟木,如被看不見的巨手托浮著,晃晃悠悠朝著前方挪移。

「我只有臨近那些異族才能更快地重創擊殺他們!」

五大白銀級勢力,人族成百數千的各等級武者,下意識地往後退。

一條通往三大鬼族聚集點的虛空通道,就在秦烈的身前,由眾人自發避讓形成。

秦烈得以長驅直入。

「保護好秦烈!他存在的價值,至少相當於一名魂壇強者!」天器宗的畢尤振臂高呼。

他曾經和秦烈有著極深過節。

三年前,秦烈初臨暴亂之地,在海月島附近的海域中,從他眼皮子底下將封魔碑竊取。

他為了將秦烈和宋婷玉搜尋出來,發動了數十名天器宗的武者,整整在海月島附近天空徘徊了幾個月。

他還為此專門找到了藍星會,讓所有藍星會配合他,目的就是為了將秦烈找出來。

可惜他最終還是無功而返。

神葬場試煉會結束,秦烈已揚名神葬場,獵獲了太古生靈遺骸,從姜鑄哲手中奪食成功,還破壞了天器宗和姜鑄哲的協議約定。

直到此時,他才知道當年在海月島竊取封魔碑的人,就是秦烈。

他因此對秦烈暗存恨意。

他始終認為,如果沒有秦烈竊取封魔碑,天器宗能夠從神葬場獲取更多。

然而,今日面對三大鬼族的凶戾殘暴,在暴亂之地所有人族的死敵面前,當他發現秦烈的存在,對這些不知從何冒出來的邪族,有著毀滅性打擊的時候,他竟第一時間選擇力挺。

「老李!老吳!跟我來!」

畢尤招呼兩名破碎境的摯友,自己率先沖向秦烈,要盡全力護著秦烈。

他那兩位朋友極為信賴他,一言不發跟來,迅速到了秦烈身旁。

「分出三名破碎境,一名涅槃境,去護住秦烈!」萬獸山的郁門,猶豫了一下,沉聲吩咐。

本該保護他和天瑜的那些萬獸山強者愕然看向他。

「我不喜歡他!很不喜歡!」郁門哼了一聲,道:「但他在這場戰鬥中的活著,能起到主導性作用,至少現在他比我重要的多!」

「愣著幹什麼?快去呀!」天瑜也催促。

應該死守他們兩人的萬獸山四名強者,目顯異芒,深深點頭,旋即飛身離開。

郁門在神葬場曾經和秦烈是對手,交鋒過,戰過幾場,彼此結有宿仇。

天瑜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