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五十五章修復飛劍

第七百五十五章修復飛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31 12:28  字數:3649

??沈月、許然一唱一和的痕迹有點明顯。

他感覺到沈月對他有著濃郁興趣,似在暗中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彷彿有所圖謀。

許然應該知道沈月想要什麼,順水推舟地配合著,支持著沈月。

這就讓他看不懂了。

「沈師姐,你真有辦法幫到我們?」沉吟了一下,他不動聲色地問道。

沈月微笑點頭。

「你們聊,我們到前面看看。」許然握住童真真的手,帶著她往前面的船艦而去。

童真真看了林涼兒一眼。

林涼兒臉色漠然,一言不發,默默跟在兩人身後。

如此一來,這個還算寬敞的議事殿堂,就只剩下他和沈月。

眾多寂滅宗武者,都在各個修鍊區整裝待發,準備應付接下來的血戰,沒人有閑暇來此閑聊。

「還請師姐指教。」秦烈微微鞠身。

沈月原本站著,這時候忽地坐在一張軟椅上,整個身子放鬆下來,向他招手道:「來這邊坐。」

議事殿堂內,擺放著許多軟椅,方便門人談話。

秦烈微笑著,踱步走來,在離沈月最近的一個軟椅內一屁股坐下。

別頭看向沈月,他眼睛綻出攝人電光,道:「師姐需要我做什麼?」

「真聰明,也夠直接,我很喜歡。」沈月明眸熠熠,不但沒有迴避他眼中精光,還順勢回望過來。

沈月美眸漸漸綻出令人心神搖曳的異彩。

四目相對。

如受到強磁場的吸引,對視中。秦烈的心魂。似要沉溺在沈月眼中蕩漾的異彩中。

在他的感知中。沈月的眼瞳深處,深藏著某種能吸引人沉淪其中,永遠不願意離開的美妙。

一種靈魂相交的美妙滋味,映入他心田,令他的靈魂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秦烈轟然巨震。

「秦師弟,你看我漂亮么?」沈月的靡靡之音,如從天外而來,猶如美妙的樂章。灑落他心田魂湖。

沈月眸中閃爍著深邃幽光。

幽光如牽引著他的靈魂,慢悠悠地,將其引導到沈月眼瞳深處的美妙勝境。

秦烈靈魂飄忽著,以兩人目光為橋樑,似要逸入沈月眼中。

全然不受他狼的掌控。

秦烈心生駭意。

「我能幫你解決手頭麻煩,但並非無償,我要你給我一些東西。」沈月柔聲蜜語。

她的輕柔聲,如楊枝甘露滴落秦烈心田,令秦烈全身毛孔都覺得舒泰,說不出的放鬆愜意。

「你要什麼?」沒有張口。秦烈心念一起,靈魂念頭飛出。已明確表達了出來。

這是心語。

傳言,心有靈犀的男女,通過眼睛的對視,就能傳遞心語。

心念一動,對方立即就能感知,這便是心語,玄之又玄。

「我要你。」沈月桃腮泛著艷光,眼瞳深處,如編織成縝密情網,要將他俘虜。

秦烈一下子怔住。

下一刻,一絲絲肉眼難見的流光,從兩人眼睛中間的對視區回涌,如流淌出去的江水,重新被收回。

「寒冰訣。」

森白寒霧突然從他毛孔釋放,將他淹沒,徹骨冰冷的寒意,灌入四肢百骸,心靈識海。

他慢慢恢復冷靜。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一臉怪異地看向沈月,驚訝道:「師姐,你剛說什麼?」

他當他精神恍惚聽錯了。

「我要你。」沈月微羞道。

秦烈張大口,獃獃看著她,忘了該如何回應。

「很抱歉嚇到你了。」沈月抿嘴一笑,臉腮上的羞澀之意,迅速收斂消失。

她很短時間就調整了過來,恢復了平靜,以一根玉指纏繞著一簇耳邊青絲,她神態從容,彷彿談論著一筆交易,自然而然地說道:「我幫你解決麻煩,你幫我解決身體上的需要,這買賣怎麼看都是你划算,你說呢?」

秦烈啼笑皆非。

出道至今,他從未遇到過像沈月這樣的女人,也從未經歷過由美女主動要求的「艷遇」,沈月那落落大方的架勢,讓他覺得兩人似在探討武道上的修鍊,或是在談論著一筆生意。

而不是男女之間那種禁忌之事。

他確實有些被震驚到。

「你看,我並不難看。而且先前你我靈魂淺談即止的接觸,也說明我們靈魂的碰撞,還能產生很美妙的滋味。」沈月語氣輕鬆,越來越從容,「這說明在你潛意識裡,我還是不錯的女人,能為你帶來愉悅感,這樣不就足夠了?」

秦烈獃獃看著她。

半響後,秦烈一臉怪異地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這種事真需要理由么?」沈月美眸如能看透人心,「你遇到美麗的女人,應該也會心神蕩漾,會有種種幻想,有一親芳澤的念頭。那天,我從上面下來,從杜向陽還有洛塵的眼中,就看出他們對我有好感,他們……對我都有那種幻想。」

秦烈訝然。

「可惜我對他們沒有興趣。」沈月一笑,優雅地把玩著秀髮,慢條斯理地說道:「就像他們對我有那種幻想一樣,女人對中意的男人,我對你……也有這種幻想。只不過一百個女人中,九十九個都只敢想想,不敢付諸行動。最多,也就有那麼一個女人,不但敢想,還敢實施,而且是立即行動。」

「而我,就是敢立即行動的那一個。」

秦烈深深看向她,驚嘆不已,「師姐真是令我敬佩萬分。」他說的是實話。

沈月這類完全無視男女間重重道德壁壘,敢於肆意打破的女人,乃是他生平僅見。

他是真心佩服。

「或許你一時無法適應我行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