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五十四章再添強敵

第七百五十四章再添強敵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30 19:06  字數:3045

天戮大陸以東,連接東夷的一片荒寂無海域,零零碎碎點綴著一座座死氣沉沉的海島。

每一座海島上都沒有生命氣息。

這一天清晨,太陽尚未浮現之時,一縷灰影倏地在雲中扭曲成形。

灰影最終變成布托。

「就是這裡了。」

布托幽暗深邃的雙瞳孔,詭異地打量著四周,如鬼般的矮小身影,突然向雲海下面沉落。

雲海下方本是茫茫一片。

然而,隨著布託身上綻裂出一條條細密的空間縫隙,這片茫茫空間猶如破碎的鏡面,開始顯現出眾多密密麻麻的裂紋。

那是天穹的裂紋。

「喀喀!」

碎石爆裂的聲音,不迭從布托周邊空間傳來,那聲音猶如一道深長被堵的石道,慢慢被裂石而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

隨著越來越多的空間縫隙綻裂,布托沉落的軌跡,突然湧現一條幽深黑暗的甬道。

甬道內,傳來古老腐朽的氣味,聞之欲嘔。

「咻咻咻!」

數十道空間利刃,因布托而起,切割著甬道。

待到一縷漆黑光芒,從甬道內傳遞而來後,布托眼睛釋放出一道亮光。

他旋即帶著凌厲的空間鋒銳一頭鑽入甬道。

甬道開始慢慢脹大。

整整三個時辰後。

布托精神疲憊,眼中精芒黯淡,重新化為一縷灰影凝現。

他充滿期待的在甬道口等候著。

一頭充滿霉味的巨蜥獸骨,數千米長,慢悠悠從幽暗的甬道口冒頭。

獸骨的頭部,一個個青面獠牙的瘦高異族族人,手持著各式各樣的骨質武器,眼中冒著青光。陰森森地望向旁邊。

為首一人,身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骨質項鏈,白骨手鐲。握著一根骷髏頭權杖,興奮地吆喝著什麼。

「布托!」他忽地尖叫起來。

「嘿。柏格森,你個老傢伙竟然還活著!」布托擠出一個能嚇哭人的笑容。

「是你助我們打通了空間隧道?這裡……當真是我們的故土?」名叫柏格森的異族老頭聲音顫抖地問道。

他身後,所有青面獠牙的族人,也是充滿了期待。

「不錯,這裡就是主世界!曾屬於我們天鬼族和你們青鬼族的靈域天界!」布托怪笑起來。

「終於回來了,三萬年了,我們終於又踏上了故土!」柏格森失聲痛哭。

一眾青鬼族族人。也喜極而泣,渾身都在顫抖。

「搏天族呢?他們還稱霸這裡嗎?」柏格森哭了一會兒,忽然想起重要的事,眼中浮現出濃濃恐懼。

「搏天族的時代已經結束。他們被百族擊敗,遠遁了域外星空,很久很久沒有回來了。」布托嘿嘿笑著,「你個老東西一定想不到,這片天地的主人。如今竟然成了人族!」

「人族?就是那個一直被我們當成食物吃的人族?除了驚人的繁衍力,他們還有什麼?」柏格森嘲笑道。

「我也在好奇。」布托搖了搖頭。

「嘿,搏天族消失了,就意味著屬於我們的時代又來了!」柏格森揮舞著骷髏權杖,又道:「地鬼族呢?三大鬼族之一的他們。如今又在何處?」

「我知道他們潛藏在何處,助你們回來後,我馬上就會離開,讓地鬼族也重返故土!」布托怪笑連連。

「那你還等什麼?」柏格森催促,「安德魯那個老傢伙,我已經很久很久沒見了,也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

「我這就去打通地鬼族的通道!」布托點頭。

一條條空間絲線,在他身上凝結出來,他身影漸漸虛幻模糊。

十來秒後,布托消失不見。

也在這時,以巨蜥獸骨淬鍊的飛行靈器,徹底從空間隧道飛出。

柏格森辨別了一個方向,以骷髏頭權杖指向天戮大陸,吩咐道:「往那邊開赴,沿途所有的人族族人,都給我殺乾淨了!」

……

一艘巨大的黑鐵巨船上。

寂滅老祖和天器宗的馮一尤,萬獸山的祁陽,幻魔宗的雨凌薇,天劍山的洛楠等人,也終於達成一致,決定直接包圍三棱大陸,將所有天鬼族族人斬盡殺絕。

四大白銀級勢力各式各樣的飛行靈器在轟鳴聲中發動。

在這些掌權者眼中,天鬼族是唯一的威脅,其餘都是小事。

「一旦戰火點燃,你切記不要亂跑,要盡量在我不遠處。」南正天和馮一尤等人講話的時候,許然在後方找到秦烈,叮囑道:「天鬼族的族人,一定會率先狙殺你,我們夫婦會負責你的安全。」

「哦。」秦烈心不在焉道。

「怎麼?有什麼心思?」許然詢問。

這時,徐然夫婦還有林涼兒,都和他一同在後面的黑鐵巨船上。

「沒什麼。」秦烈搖頭。

「我倒是聽說了一些消息。」沈月不知從何處冒出來,「好像落日群島那邊遇到了的麻煩。」

「麻煩?什麼樣的麻煩?」許然疑惑起來。

「聽說幻魔宗不再向落日群島出售各類靈材,這導致落日群島的那些武者,還有灰島的煉器師,空有數額巨大的靈石,卻沒辦法買到所需的靈材。」沈月笑著說。

「你怎知道?」秦烈愕然。

「我負責寂滅宗這邊的情報收集。」沈月解釋。

「雨凌薇和沫靈夜向來親密無間,幻魔宗和血煞宗怎會出現這種矛盾?」許然眼神怪異。

「未必就是雨凌薇的意思。」沈月又道。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許然皺眉。

沈月看向秦烈。

秦烈隨口解釋了兩句。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許然聽完後,說道:「血煞宗如果在落日群島不方面,可以遷移到我們天寂大陸附近,我們寂滅宗內部,沒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派系,全部聽南老怪一人的。只要他點頭,下面沒有誰不遵守,絕不會出現陽奉陰違,暗自拆台的事情出來。」

「血煞宗好不容易在落日群島立足,建立宮殿,設置陣法,應該耗費了不少心血,兩年時間不到,就遷移離開,恐怕會虧的吐血。」沈月繼續說:「更何況,他們將黑雲宮、天海閣的地方剛剛攻下,金陽島,也在那一塊兒,不可能說走就走。」

「那就麻煩了。」許然也是無奈,「寂滅宗和落日群島畢竟相隔太遠,數額巨大的靈材交易,實在是不太方便,還真幫不上忙。」

「天器宗的羅翰若是肯出手,幫落日群島建立最頂尖的空間傳器陣,那就能解決麻煩。」沈月微笑說。

她似乎已經將秦烈所遇到的難題給弄得清清楚楚,連解決的辦法,都已經心中有數。

這讓秦烈暗暗詫異,不由地多看了她幾眼,不明白這個叫沈月的女人,為什麼對他的事情那麼感興趣。

「羅翰那老頭啊?」許然臉一沉,搖頭道:「難!讓他出手難如登天!」

他們講話的時候,童真真和林涼兒,都只是聽著,在這方面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童真真似乎對這類宗門事務不感興趣。

「要麼遷移,要麼向幻魔宗服軟,要麼請動羅翰出手,就這三條路可選。」沈月深深看向他,似笑非笑地問道:「你會怎麼選?」

秦烈隨口道:「總之不會選第二條路。」

「還真是個倔脾氣。」沈月眼睛微亮。

「沈月,這種事情連我都不擅長,我不太習慣在這方面浪費腦子。」許然想了一下,笑呵呵地說道:「你幫幫秦烈這小子,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對吧?」

「辦法倒是有。」沈月眯眼,輕咬著下唇,「但我為什麼要幫他?」

「秦烈可是自己人。」許然又笑了起來。

「哦?是么?」沈月明眸凝視過來。

秦烈愕然,他看了看許然,又望了望沈月,總覺得什麼地方有點不對勁。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