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五十一章玄雷心核

第七百五十一章玄雷心核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29 18:32  字數:3835

「大家難得聚到一塊兒,又全部邁入如意境,不如切磋一下?」

月幕下,杜向陽一口將手中美酒飲盡,戰意盎然地站了起來,笑呵呵提議。

洛塵眼睛一亮,身如一柄刺入蒼穹的利劍,一股凌厲無匹的劍意,從他每一個毛孔透射而出。

他直勾勾看向了秦烈。

楚離嘿嘿怪笑,沖秦烈擠眉弄眼,道:「看樣子這兩個傢伙對你有點想法!」

秦烈苦笑。

「神葬場一別,不過僅僅一臉年多的時間,你小子又從何處學來的火焰靈訣?」杜向陽磨拳霍霍,講話間,掌心便有一簇簇赤紅色火團凝鍊出來,將他興奮的臉映照的通紅,「來來來,讓我試試你新學來的火焰靈訣,看看將天瑜師姐都灼傷的烈焰有多厲害!」

「玩玩也好。」楚離沃天下不亂。

「我等你們結束!」洛塵道。

三人都當秦烈和天瑜之戰,運用了火焰靈訣,以一種特殊的火焰令天瑜被焚傷。

他們並不知道那是血脈之力。

修鍊火焰靈訣的杜向陽,尤其好奇那種有著岩漿氣息的烈焰,想看看一年後的秦烈提升到了何種程度。

「那種靈訣還不熟練,你要試,不如試試別的。」秦烈輕笑一聲。

「別的?」杜向陽狐疑道。

「譬如這個!」

一縷縷青幽電芒,仿若數十條靈蛇,倏然從他體內疾射出來。

電芒蜿蜒扭動著,夜幕下顯得炫目無比,一瞬間便由四面八方飛到杜向陽胸口。

「赤炎圈!」

一簇簇赤紅色火焰,就在杜向陽的胸腔前,凝成一個圓環。

「啪啪啪!」

一縷縷電芒疾射而來,落入火焰圓圈之中,傳來靈力碰撞的爆鳴。

「這就是你從寂滅老祖那兒學來的東西?」杜向陽身影不動,哈哈大笑著。說道:「很一般嘛!」

「是么?」秦烈回應。

杜向陽正要講話,臉色突地一變,禁不住飛身後退。

「轟!」

一聲雷霆爆炸,從那一縷縷電芒內傳出,狂暴的天雷之力瞬間爆發,炸的火焰光圈化為漫天火芒。

雷霆力量,被電芒包裹住著,所有氣息隱匿起來,讓杜向陽以為秦烈凝鍊而來的閃電,並沒有參雜雷力。

雷霆突然的爆裂。讓杜向陽不得不趕緊閃避。以免被雷霆轟炸到。

「我過來了。」

秦烈颯然一笑。身如劃破長空的一道粗長閃電,拖曳著炫目電光,流星般墜luò。

「轟隆隆!」

雲霄深處,隱隱傳來沉默壓抑的雷霆爆炸聲。似在響應著秦烈的攻勢。

楚離和洛塵皆是目顯驚異。

因為,在他們眼中的秦烈,全身電力迸射的那一霎,竟然令秦烈一下子沖入數十米的空中。

他藉助於雷霆之力竟在如意境衝天而起,旋即化為一道雷電流星,衝擊向杜向陽。

空戰,這是破碎境武者獨有的作戰手段,明明只是如意境的秦烈突然施展出來,自然讓兩人驚奇無比。

「五火流光劍!」

一柄長劍從杜向陽袖口飛出。赤紅色,橘紅色,暗紫色,黑色,藍色。五種不同色澤的火焰,同時從那柄飛劍內冒逸出來。

杜向陽頭頂突然多出一片五彩火海。

五種火焰,在火海內翻騰著,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匯合,如在衍變著某種天地道理。

雷電流星般的秦烈,牽引著一道道閃電,周邊有炸雷聲轟鳴,狂暴地沖入火海。

身入火海的那一霎,那五色火海驟然洶湧,五種顏色的火焰全部撲過來,將他淹沒其中。

「砰!」

他下落的身子,狠狠地撞擊在五層火焰壁障上,衣衫點燃,一下子被燒成灰燼。

「果然長進不少!」火海中的秦烈咧嘴大笑。

笑聲中,一層冰瑩光膜,迅速從皮層下凝鍊而成,將他身子牢牢護住。

與此同時,他兩手掌心相合。

「咚咚咚!」

一團耀目的雷電光暈,伴隨著強烈的心跳聲,從他手心湧現。

楚離臉色一變,驚叫道:「玄雷心核!」

洛塵也眼睛暴亮。

「咚!咚咚!咚咚咚!」

聲聲雷轟,如強烈的心跳,不斷地從秦烈掌心雷電光球內傳盪出來。

一種寂滅,孤獨,悲涼的心念,從秦烈的掌心湧現,通過雷轟之音,直達杜向陽的胸口。

「嘭!」

杜向陽如遭重擊,心臟內傳來反常的波動,有絲絲電流迸射。

秦烈的手中,那雷球每傳來一聲雷轟,杜向陽就如被炸雷轟了一下心臟。

他辛苦凝鍊出來的五色火海,一簇簇的火焰,突然潰散。

五層火焰壁障,也瞬間破裂,再也無法維持。

「呼!」

秦烈穿過火焰,在一塊礁石上站住,兩手依然握緊一團雷電光芒。

「咚!咚咚!」

掌心,雷球內雷音反覆響徹,聲聲詭異莫名的波盪,以一種無法理解的方式擴散出去。

不單單是杜向陽,連楚離和洛塵兩人,都開始凝鍊靈力在胸口。

他們的心臟也被雷聲影響,如被雷球內的響雷聲,給一下一下地撞擊在胸口。

「咚!」

又是一聲沉悶心跳,從秦烈手心傳來,那雷電光球驟然刺目閃亮。

杜向陽悶哼一聲,身上湧現一條條青幽電芒,電芒如繩索,似要將他捆縛起來。

「臭小子!」

他罵了一句,手中的長劍一抖,一朵朵劍花化為火焰,將身上電芒給焚滅。

又是後撤了幾步,落到離秦烈數十米遠的一塊礁石上,然後才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