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五十章密議

第七百五十章密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28 18:49  字數:3022

「先這樣吧,此事以後再聊。」寂滅老祖沉聲道。

「那秦烈究竟是何血脈?」祁陽不死心。

「我也沒有弄清楚,過段時間,等我探查明白了,我們再商討吧。」寂滅老祖敷衍道。

「好吧。」祁陽失望地站起來,從這邊走了出去。

寂滅老祖皺著眉頭,沉吟了一會兒,以魂念聯繫許然、雷閻兩人。

不多時,許然夫婦,還有雷閻一起進來。

「祁陽剛剛來過,說了一些事情,我覺得很有趣……」寂滅老祖將他和祁陽的談話,一字不漏地重複了一遍,然後問道:「你們怎麼看?」

許然、童真真、雷閻都知道秦烈的情況。

「交換血脈……」許然摸著下巴,好笑道:「虧他祁陽想的出來。」

「祁陽的提議不錯啊!」雷閻興緻勃勃。

寂滅老祖的視線,越過許然和雷閻,落到童真真身上,「弟妹,你怎麼看待這件事?」

「秦烈體內的血脈,比天瑜體內的珍貴太多,這樣一換血,顯然萬獸山賺了大便宜。」童真真很認真地談論此事,「祁陽去過的那個地方,我也有些了解,據我所知,那裡似乎並沒有勢力能竊取神族的血脈。」

雷閻暗暗動容,「這麼說秦烈很特殊?」

寂滅老祖也流露出濃烈興趣,「神族血脈極難得到?」

「太古時代百族大戰過後,神族已遠遁域外星空,銷聲匿跡太久太久後。如今靈域人族的黃金級勢力,雖不斷開拓星空戰場,在各個輔世界活動,可依舊沒有神族的消息,沒有能找到神族族人。」童真真一邊深思著,一邊說道:「連神族族人都找不到,何談竊取他們的血脈?」

「那秦烈呢?不能竊取神族血脈,怎會有他?」雷閻費解道。

「這就不是我能理解的了。」童真真搖了搖頭。

眾人忽地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兒,許然緩緩道:「秦烈是那個人的孫兒,來頭一定不小,他體內的血脈也非同小可!以我來看,就算是真要配種,也不是和祁陽的女兒!」

雷閻眼睛猛地一亮,說道:「我們寂滅宗也有很多小丫頭不錯!沈老!他孫女如何?」

「你是說沈月?」許然也來了興緻。

「那丫頭的確是個好人選。」出奇地,童真真也點頭了,旋即說道:「秦烈體內的神族血脈,若是能通過沈月在寂滅宗開花結果,對寂滅宗的未來而言,或許真是一個福音。」

「大哥,你怎麼看?」雷閻興奮起來,「你還別說?祁陽這傢伙,還真是為我們指引了一條不同尋常的方向!而且從目前來看,這條路還真是有可取之處!」

「關於秦烈體內神族血脈一事,只有我們知道,若是運用得當,讓他和沈月生下一個孩子……」許然眼睛越來越亮,「那孩子,就會是寂滅宗的未來!也可能是整個暴*之地一枚蛻變的種子!」

「大哥!」雷閻叫嚷道。

徐然夫婦也看向寂滅老祖。

寂滅老祖鎖著眉頭,沉吟許久,點了點頭,對許然道:「你和沈老親自談談,讓他說服沈月,讓沈月和秦烈多接觸接觸。」

「女追男隔層紗,沈月那丫頭各方面條件不錯,只是為了要個孩子的話……應該不難。」許然笑容曖昧。

「弟妹,你這兩天想一想,還有什麼種族的血脈特性同秦烈的相似,到時我隨便找個借口糊弄祁陽。」頓了一下,寂滅老祖又道:「再叮囑叮囑秦烈,讓他小心一點,他的血脈之謎萬萬不可泄露,以免引來太多的麻煩。」

「嗯。」童真真應承下來。

寂滅宗的四大首腦達成默契後,旋即分道揚鑣,各自忙碌起來。

……

另一邊。

雎睿婕回到幻魔宗那邊,專門找到了師秀玲,向她抱怨秦烈的猖狂氣焰。

不少師秀玲那邊的武者,也圍觀了秦烈和天瑜之戰,見證了她和秦烈的衝突,也幫忙添油加醋。

「你和我說這些幹嗎?為什麼不去找你師傅說?」師秀玲滿臉無奈。

「師傅待雪師姐如親生女兒,和她說這些有什麼用?她自然是護著血煞宗,包庇那秦烈了!」

雎睿婕哭喪著臉,「師姑,這樣下去不行的啊!宗門內,很多人對血煞宗都有意見,可不單單只是我一個!之前,我們能通過購買烈焰玄雷,將其出售給別的勢力,賺取些差價,門內那些人才願意容忍血煞宗。到了現在,我們連這麼點便宜都沒了,難道還要處處忍讓血煞宗?讓他們在我們的勢力範圍為所欲為不成?」

師秀玲暗嘆,道:「你想我怎麼做?」

宗門內,一些人對血煞宗的不滿,她也看在了眼裡,也知道矛盾早晚會爆發,只是沒料到這麼快。

事實上,她也不清楚雨凌薇為何處處照顧血煞宗,將許多本該是幻魔宗的利益,讓出來給血煞宗。

她其實心中也多多少少有點想法。

「我認為,應該給血煞宗和灰島一點點顏色看!」雎睿婕冷聲道。

「你有什麼想法?」師秀玲皺眉。

「血煞宗,還有那灰島,他們武者的修鍊,和煉器師的煉器,都離不開琳琅滿目的各類靈材。」雎睿婕哼了一聲,又道:「這一年來,他們都是通過向我們幻魔宗求購,才能以靈石換取各式各樣的靈材,維持他們的修鍊和烈焰玄雷的煉製。沒有我們給他們供應靈材,他們的修鍊將陷入困境,煉器也會停滯下來!」

師秀玲反應了過來。

落日群島旁邊,最大的勢力就是幻魔宗,血煞宗和灰島必須要通過幻魔宗,才能購置眾多稀奇古怪的煉器和修鍊材料。

血煞宗雖然建立了空間傳器陣,但並非所有的靈材,都能通過空間傳器陣進行傳送。

許多靈草,還有和空間波動有衝突的靈材,都無法直接傳送。

另外,眾多巨大的材料,如果數量比較多,通過空間傳器陣傳送將會耗費太多靈石,也得不償失。

血煞宗那座小小的空間傳器陣,就算是不停運轉,也無法向血煞宗、灰島提供太大的幫助。

而且,其他勢力向血煞宗求購烈焰玄雷,傳送過來的幾乎也都是靈石,並不是各種各樣的材料。

所以一旦幻魔宗不再出售那些修鍊和煉器的材料,血煞宗的武者修鍊,灰島上煉器師的煉器,都將會出現材料緊缺的問題。

「他秦烈不再向我們出售烈焰玄雷,我們又何必和他們客氣?師姑,再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他們更會蹬鼻子上臉!」在師秀玲沉吟不語,雎睿婕又危言聳聽道。

師秀玲想了一會兒,也覺得雎睿婕所言有點道理,便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提點提點他們吧。」

「交給我吧!」雎睿婕冷笑。

「嗯,你別弄的太過火了。」師秀玲叮囑。

「知道了。」

……

傍晚時分。

茫茫深海中,一個礁石島高高凸起在海面,水晶戰車停泊在一邊,秦烈和楚離等人落在礁石上,把酒言歡。

在眾人頭頂雲層,隱隱可以看見眾多形如巨獸般的飛行靈器,不時有閃亮的戰車驚鴻一瞥。

五大白銀級勢力依舊聚集在雲海之中。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大家都進階到了如意境,看來神葬場的磨礪,對境界的突破果然大有裨益。」杜向陽一手飲酒,一手拍打著海水,臉上洋溢著燦然笑容。

杜向陽、楚離、洛塵三人,先前都在通幽境後期,從神葬場出來不久,一個個境界突飛猛進,紛紛勒破瓶頸,順利邁入如意境。

他們本就是天之驕子,在各自勢力都是奪目的人物,這趟神葬場一行,他們都通過秦烈為師門獵獲了太古生靈遺骸,令師門愈發器重。

神葬場事了後,秦烈和這三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隱隱有了默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