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四十七章肉搏

第七百四十七章肉搏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27 12:58  字數:3021

懸浮虛空的巨船上,聚集了近百名各方勢力武者,洛塵,杜向陽,楚離,郁門,馮一尤,曾經在神葬場並肩戰鬥,還有交鋒的對手,如今都赫然在列。

秦烈很是費解。

雪驀炎、雎睿婕之前的口舌之爭,他沒有聽到,也不知道雪驀炎先前也來過,不知道她被雎睿婕冷嘲熱諷一番後,滿腔憤慨地避開。

「都在這裡幹什麼?」皺著眉頭,他望向楚離,臉上充滿了狐疑。

「似乎在等你。」楚離聳了聳肩膀。

「你小子總算是出來了。」杜向陽迎上來,臉上洋溢著笑容,「我和洛塵找你喝酒來了!」

天劍山的洛塵,一襲白衣,氣勢凌厲如劍。

見秦烈目光落來,他扯了扯嘴角,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他和秦烈最初勢不兩立,到慢慢改善關係,最終攜手作戰,漸漸有了默契,化敵為友。

現在兩人早沒有了芥蒂。

「你就是秦烈?」天瑜走上前來。

一股如蠻荒巨獸般的氣息,從她嬌小的身子轟然湧現,霎那間,澎湃欲爆裂的濃烈生機,如滔滔河水洶湧而至。

她的氣勢猶如形成江河灌泄到秦烈身上。

秦烈微微變色,驚訝道:「她是誰?」

「郁門的師姐——天瑜,暴亂之地年輕一輩中體魄最強的傢伙,別看她只是女流之輩,可她的戰鬥力非常可怕。」杜向陽表情苦澀,輕聲解釋了兩句。道:「別管她。我們儘管走。」

楚離和洛塵兩人。一左一右,也站在秦烈身旁。

「天瑜師姐,秦烈才剛剛閉關出來,氣息還沒有平復下來,你就算是要求戰,是不是也應該換個時間?」楚離不悅道:「還有,我們幾個兄弟也許久沒見了,需要找個地方單獨聊聊。」

「楚離。人家的事情,你著什麼急呀?」天器宗的羅可馨咯咯輕笑。

笑聲中,她也走了過來,十根春蔥般的手指頭,皆是閃耀著玉石般的光澤。

一枚枚空間戒,幾乎同時傳來明顯的靈力波動,內部的種種靈器,彷彿隨時都會暴飛而出。

「秦小弟是吧?」她一邊笑著,一邊說道:「神葬場的時候,聽說你將我馮師弟的靈器。都給損壞了幾件?呵呵,姐姐手中靈器更多。也想試試你的厲害呢。」

「羅可馨!你到一邊去!」天瑜哼了一聲,揮舞著拳頭,說道:「你在如意境後期,人家只是初期,而且你一身靈器,這樣的戰鬥根本不公平!」

「你就公平了?」羅可馨不悅道。

「當然。」天瑜一仰頭,自然而然道:「我不準備動用一絲靈力,不會用境界和靈器壓他,我只是用拳頭!」

「那好,你先來吧。」羅可馨笑嘻嘻停了下來。

「血煞宗的傢伙,你不會害怕吧?」雎睿婕揚聲,眼神微冷,「難道你們血煞宗的門人,只敢縮在我們幻魔宗的身後,讓幻魔宗庇護你們不成?」

「她又是誰?」秦烈愕然。

「雎睿婕,雪驀炎的師妹,你剛剛不知道,這女人……」杜向陽壓低聲音,將他沒有出來前,雎睿婕和雪驀炎的衝突解釋了一番,旋即又道:「她對血煞宗似乎意見頗大,周邊那些觀望的幻魔宗的門人,好像也對血煞宗沒有好感,他們認為……血煞宗能有今天,都是因為他們的幫助,覺得落日群島的血煞宗侵佔了屬於他們的地界。」

「別理他們了。」楚離沉聲道。

「和我一戰吧!」天瑜站定邀戰。

附近,不少天劍山、幻魔宗、萬獸山、天器宗的武者,還有寂滅宗的門人,聽聞這邊的動靜後,也好奇地聚集過來。

一會兒功夫,這艘黑鐵巨船旁邊就停泊了不少稀奇古怪的飛行靈器,有巨輦,有戰車,有飛毯等等。

許多五大白銀級勢力武者,閑來無事,都唯恐天下不亂,一個個叫囂起來。

「諾,那個傢伙就是最近風頭正盛的秦烈!」有人指點。

「聽說神葬場的試煉會,他就是最大的攪局者,令各方天之驕子黯然無光!嘿,看樣子很多人不服氣啊!」

「嗯,血煞宗能重新冒頭,還有最近發生在落日群島的兩次戰鬥,此子都非常耀目!」

「聽說寂滅老祖還親自教導了他!」

「看看此子有何不凡之處吧!」

一時間,這邊人頭攢攢,眾人私下議論起來,都充滿了期待。

剛走出船艙的秦烈,看著越聚越多的五大白銀級勢力武者,看著天瑜、羅可馨還有雎睿婕等人,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他看出了點苗頭。

各大白銀級勢力,始終存在著明爭暗鬥,即便是在聯手對抗邪族期間,這種爭鬥依然沒有完全消泯。

經過神葬場一役,還有落日群島的兩次戰鬥,他從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一躍成為了眾人焦點。

就在不知不覺間,他已聲名遠揚,惹起了很多人的側目。

很多人不了解,對他的認知不夠,懷疑他的實力,也想見證他的實力,想知道傳言是否屬實。

那些人,認為關於他的傳言,被一些有心人刻意誇大了,所以很想揭穿,想弄清楚真相。

此地,聚集著五大白銀級勢力武者,只要通過一場戰鬥,就能確認他的真正實力,知道關於他的傳言是真是假。

所以一聽說有人向他邀戰,讓近期反覆聽到他名號的一些人,一下子沸騰起來。

人紅是非多說的就是這種狀況。

「那就玩一玩吧。」弄清楚圍觀者心理後,秦烈淡然一笑,衝天瑜點了點頭,「就你吧。」

「我會手下留情的!」天瑜明顯亢奮起來。

楚離等人一呆。

在他們還要出言阻止的時候,秦烈率先擺擺手,示意他們離遠一點。

天瑜已按捺不住,眼睛閃耀著野性光芒,輕輕咬著牙齒,突然就衝擊而來。

「吼!」

一聲古獸般的咆哮,如在秦烈和楚離等人腦海內轟鳴而出,震的他們眼睛一花。

「獅虎破殺拳!」

天瑜左後兩手捏拳,左手拳頭如獅頭,右手拳頭如虎頭,小小的拳頭朝著秦烈捶擊而來的時候,如一頭怒獅和一頭暴虎同時從山上沖落。

她的拳頭內,還同時傳來獅子和老虎怒吼的聲音,震的秦烈心臟都是猛地一顫。

「呼呼呼!」

狂暴的血肉氣息,從兩個小小拳頭內迸發,令空氣都像是扭曲炸裂。

秦烈眼瞳一縮,電光火石間,兩手如簸箕張開,又猛地一收,衍變為泣血鬼爪,如惡鬼撲向一獅一虎。

爪影和獅虎拳印瞬間交擊了數十次。

「嘭!嘭!嘭!」

一股股磅礴沉重的巨力,從天瑜拳頭內洶湧而出,如巨山衝撞,山河奔騰,反覆衝擊而來。

秦烈手骨被震的酸麻起來,骨頭似乎傳來了碎裂的聲響,連眼睛都短暫失明。

他不得不暫時後撤一截,和天瑜拉開距離,重新調整血肉內的濃烈生機。

「血煞宗的血靈訣,煉血,也淬鍊身體,還真是有點門道。」天瑜嘀咕了一句,沒有馬上追上來,眼睛愈發閃亮。

「喀喀!」

她扭動著脖頸,活動著手臂,嬌小玲瓏的身體內,竟傳來骨節錯位般的奇異聲。

眾人凝神去看,驚異地發現,她小小的身子一點點拔高。

不但如此,她的臂膀也變長了一截,垂下來的時候,手臂能抵到膝蓋。

天瑜再動。

「猿魔留影拳!」

一道道如瘋猿的殘影,因高速掠動,竟紛紛浮現出來。

猛一看,如有數十個暴猿,瘋狂抓咬而來。

秦烈長長吸了一口氣,眼睛慢慢泛紅,迅速變成猩紅如血的顏色。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