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四十六章怨念

第七百四十六章怨念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26 18:50  字數:2918

正要離開的天瑜等人,一看到後面雷電的異常反應,下意識地停下腳步。

天器宗的羅可馨,也不再冷嘲熱諷,而是輕輕皺起眉頭,留心起那片雷電波動的變化。

眾小輩或是駕馭著水晶戰車而來,或是如洛塵、杜向陽一般,直接進入這艘船艦。

他們離船艙位置都不遠。

「嗤嗤嗤!」

一縷縷碎小電芒,游蛇一般,從船艙的方位傳來。

許多寂滅宗武者,早先就在南正天的命令下,從這一塊離開了。

還留著的武者,境界都是足夠精湛,不懼那些電流的遊盪。

很多人走了出來,聚集在戰船的甲板上,和楚離等人一樣默默觀察著。

過了一會兒,一條條青幽電芒,只有手指粗細,三五米長,蔓藤似的爬滿船艙。

電芒有的相互糾纏著,有的拴在一塊兒,也有的如相互纏鬥,看起來很奇妙。

時不時地,從船艙那間密室內,傳來幾聲沉悶的雷鳴。

雷鳴聲如擂鼓,敲擊在眾人胸腔,令人心跳加速。

羅可馨黛眉微蹙,十根玉指以一種奇妙的韻律彈動著,指頭上,一枚枚精緻閃亮的空間戒,釋放出一縷縷五顏六色的靈光。

靈光如琴弦,隨著她指頭的撥動而跳躍,還傳來「叮咚叮咚」悅耳的聲音。

細弱遊絲的魂念,伴隨著那些靈光的跳躍,以某種玄妙的方式,投射到電芒傳出的密室。

羅可馨清媚的臉上,漸漸浮現出異色,明眸慢慢閃亮。

她以十枚特製的空間戒,配合古老的秘術「十弦流光之音」,以弦音來感測真魂波動。

從弦音傳來的氣息中,她覺察到狂暴、嗜殺、瘋狂、絕望、怨恨種種極端的情緒,最可怕的是,那些情緒被烈焰裹住,似在洶湧燃燒著。

弦音反饋回來的波動,越來越詭異,似乎能緩慢影響她靈魂的感應。

這讓她暗暗變色,她很快意識到,馮一尤在神葬場栽的不冤枉。

另一邊,天瑜不擅長靈魂方面的感知,她沒有任何舉動,而是顯得有些無聊的等候著。

「雪師姐,裡面的那個秦烈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呀?」一名身穿幻魔宗弟子衣衫的女子,聞訊而來,不知不覺到了雪驀炎身旁,笑吟吟問話道:「外面傳言他是你爹的義子?有沒有這麼一回事?」

雪驀炎別頭,冷冷看了她一眼,「雎師妹,為什麼你對我的事情,一直那麼的好奇?」

雎睿婕咯咯一笑,輕聲道:「因為我一直視你為競爭對手啊。」

雪驀炎皺眉。

「即便你脫離了幻魔宗,不再可能威脅到我,我還是不能一下子轉變過來。」雎睿婕柔聲道。

她和雪驀炎一樣,也是幻魔宗宗主雨凌薇的親傳弟子,從進入幻魔宗起,她就懷著將來登上幻魔宗宗主寶座的念頭。

雪驀炎是她生命中最強大的對手。

在雪驀炎沒有表明身份,沒有和血煞宗扯上關係之前,雪驀炎始終壓在她的頭上。

神葬場的試煉會,她也積極的參與,和雪驀炎進行搶奪。

可惜,最後的競爭中,她輸給了雪驀炎,失去了進入試煉會的資格。

她本以為她將永遠輸給雪驀炎。

沒料到試煉會結束後,從天器宗、萬獸山那邊傳來雪驀炎修鍊血靈訣,乃是血厲和沫靈夜女兒的消息出來。

雎睿婕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果然,沒過多久,幻魔宗的宗主雨凌薇,就召集門人長老宣布了雪驀炎的真實身份。

雖然雨凌薇還當雪驀炎為徒,但任何人都知道,雪驀炎從此失去了在幻魔宗登頂的可能。

屬於她的那個位置,將會順理成章的,由雎睿婕取代。

所以最近一段時間的雎睿婕很是志得意滿,不放過任何譏諷挖苦雪驀炎的機會,一看到有熱鬧,就馬上趕了過來。

「我和秦師弟沒有什麼太深關係。」雪驀炎冷硬道。

「沒什麼關係?」雎睿婕低低輕笑,嘖嘖道:「沒有關係,他會將生命之泉贈送給你?沒有關係,他會將血祖之身給你父親?沒有關係,他會幫血煞宗賣命?我聽人說這一切種種,都是你以你的身子換來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她這番話的聲音並不低,很多留意到兩人講話的武者,都驚異地望了過來。

她這是故意讓雪驀炎難堪。

雪驀炎身子一僵,停頓了一下,她咬著嘴唇,冷聲道:「雎師妹!管好自己的嘴!」

雎睿婕和她畢竟是同門,她一家都受惠幻魔宗,所以即便是脫離了幻魔宗,她也不想和幻魔宗的同門鬧出什麼事情出來。

「呵呵,怎麼?被我給說中了?」雎睿婕也是眼神一冷,揚眉哼道:「你還以為你是幻魔宗的天之嬌女?還當自己是宗門未來的希望不成?」

今時今日的血煞宗,很多地方都需要依仗幻魔宗,就連血煞宗所在的落日群島,嚴格算起來也屬於幻魔宗。

很多幻魔宗的門人,如今在面對血煞宗門人的時候,都有著一些心理上的優越感。

他們認為,血煞宗能有今天,能存活至今,都是因為幻魔宗的幫助。

他們也認為,血煞宗可以走出來,重新在世人面前顯露,也是由於幻魔宗幫忙聯絡了天劍山、寂滅宗這些勢力,認為是幻魔宗幫血煞宗擺脫了邪魔身份。

落日群島的血煞宗,將金陽島收入麾下,將潘家,還有青月谷的一些地界勢力給收攏起來的做法,讓很多幻魔宗的門人暗生不滿。

那些幻魔宗的門人,一部分受聞濱挑唆,還有一部分,壓根不知道雨凌薇和沫靈夜親密的關係。

他們中的很多人,都當血煞宗是白眼狼,當血煞宗一直在侵佔屬於他們的地界和利益。

因為這樣,不單單是雎睿婕,連很多幻魔宗的年長者,也都瞧雪驀炎和血煞宗不順眼。

要不是雨凌薇還在,一直在兩方的問題上,表明自己的態度出來,幻魔宗和血煞宗恐怕會爆發更多矛盾出來。

「懶得和你多說!」雪驀炎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沒有立即爆發,然後不等秦烈醒來,便匆匆離去。

「不知廉恥!」雎睿婕望著她的背影,撇撇嘴,不客氣地低喝道。

雪驀炎身子一顫,強忍了下來,並沒有後退,而是更快地遠去。

雎睿婕揚起頭,神情傲然,眼中充盈著不屑,「沒有幻魔宗的接濟,在千年前,落日群島的這一支血煞宗,就應該被斬盡殺絕了!那還輪到你們兼并金陽島,潘家和青月谷的勢力,將黑雲宮和天海閣奪取在手?」

此言一出,有不少幻魔宗的門人,也是露出厭惡的表情。

在他們眼中,金陽島、潘家、青月谷都是幻魔宗的勢力,被擊敗的黑雲宮和天海閣因為臨近幻魔宗,也理應由他們接手。

然而,如今這大多數地界,都變成了落日群島的勢力範圍,成為血煞宗的地界。

這讓幻魔宗的很多人不能容忍。

「也對,血煞宗的地界,本就在天滅大陸。」天器宗的羅可馨,想了一下,淡然笑了笑,說道:「他們暫時回不了天滅大陸,在本該是幻魔宗的地界重新開山立派,分明是妨礙到了幻魔宗,也難怪人家怨氣那麼大了。」

「砰砰砰!」

在外面眾人交談之時,船艙內的一間密室,直接爆裂開來。

蓬頭垢面的秦烈,被雷亟轟的黑乎乎的,就這麼狼狽地從中沖了出來。

「咦,這麼多人?」一走出,他猛地愣住,驚訝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