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三十七章數萬年的烈焰印記

第七百三十七章數萬年的烈焰印記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22 12:15  字數:3549

「三層魂壇!」

許然、雷閻同時變了臉色,眼神頓時變得無比凝重,愈發聚集精神窺探遠方。

滔天烈焰中,那名擁有三層魂壇的天鬼族老叟,仰天咆哮,瘋狂掙扎著。

無數璀璨耀目的神文,從他穴竅內飛涌而出,凝成匹練枷鎖,反而牢牢捆縛著他。

奪目枷鎖中,燃燒著熊熊烈火,一股股炙熱岩漿熱浪如金汁鐵水,烙印在他身上,燒的他皮開肉裂。

數十名天鬼族族人,分散在烈焰旁邊,皆是神情焦急,大聲叫嚷著什麼。

相隔數萬米,許然和雷閻都嗅到毀滅性的可怕氣味,從那些烈焰中釋放出來。

兩人下意識地垂頭看向底下。

黑鐵巨船中,秦烈渾身毛孔噴湧出烈焰,無數岩漿般的滾燙神文,蝴蝶般圍繞著他飛舞。

巨船已漸漸被烈焰淹沒。

童真真、林涼兒兩人,也不得不暫時遠離秦烈,滿臉驚容地看向他。

「這……」雷閻獃獃看了一會兒,突然反應過來:「那名天鬼族三層魂壇老者身上的烈焰,是因秦烈而起?」

許然苦澀一笑,「恐怕如此。」

「讓後面兩艘黑鐵巨船先行撤離。」童真真抬頭,肅然道:「遠方那些天鬼族的族人,一共有四人擁有魂壇,其中兩人有著三層魂壇。除了被火焰淹沒的那個外,另外還有一人,這次天鬼族悄然而來,明顯是要大動干戈。」

「兩個三層魂壇!」雷閻勃然變色。

他又深深看向童真真,見童真真再次點頭後,雷閻果斷下令,沖身後那些寂滅宗武者吆喝。

後面兩艘黑鐵巨船,在他的叫嚷聲中,匆忙掉頭,朝寂滅宗方向而去。

「這些天鬼族的來人,應該是準備趁著深夜。對我們攻其不備。只是……」童真真眼瞳幽幽,「秦烈體內的血脈之力,分明和其中一人有著微妙的聯繫,導致……烙印在那人體內的古老秘術爆發,讓他瞬間遭受力量反噬,被火海淹沒。」

許然和雷閻都是面色怪異。

直到現在,他們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不知道這個意外因何而起。

「不論如何,這次都多虧了秦烈,不然等兩個三層魂壇強者。加一個兩層。一個一層的天鬼族大賢者到來。對我們瞬間暴起發難。」童真真憂心忡忡,「那樣的後果不堪設想。」

雷閻臉色深沉,也漸漸體味過來。

他們這邊,他本人擁有著兩層魂壇。對於許然和童真真境界實力,他並不是非常清楚。

以他來看,四個天鬼族的大賢者一旦悄然殺過來,他們寂滅宗的門人必將全部遇難。

就算是他本人,猝不及防之下,也可能立即就被重創,從而直接魂飛魄散。

這般一想,雷閻看向秦烈的時候,眼中漸漸多了幾分感激之意。

那一艘被烈焰慢慢焚燒掉的巨船。他原先還有些心痛,這時候已沒了感覺。

幾人講話時,秦烈則是處於烈焰焚身的痛苦中,血管內流淌的鮮血,如滾動的岩漿。跳躍出一個個神秘符文,形成一團團烈焰焚燒周邊所有可見事物。

他並不知道數萬里之外,一名擁有著三層魂壇的天鬼族強者,因為他的異常,也深陷苦痛。

無意間,天鬼族氣勢洶洶的一次突襲,被他給破壞掉。

眾多天鬼族強者,聚集在那名三層魂壇的大賢者身旁,都在焦急地守護著,偷襲的行動宣告失敗。

他們還當出了什麼巨大變故。

「呼呼呼!」

眾多神秘烈焰符文,從岩漿般的血液內蒸騰出來,游遍全身,靈巧跳動著。

恐怖火海中,秦烈漸漸發現那些神文似在有規律地匯聚,似在傳遞著某種神秘的訊息。

太古強族的血脈,為一個種族的寶庫,蘊含著諸多難以言喻的秘辛,為天地間最為神秘最難理解的奇物。

血脈覺醒後,太古強者那些血脈純粹的後裔,能夠從血脈當中得到許多神奇的知識。

種族傳承,億萬載的榮耀,一個種族曾誕生的絕世強者的經歷,一個種族興衰和消沒的痕迹,都會在血脈內反映出來。

血脈,為太古強族的根本,烙印著一個種族的一切知識記憶。

此時,從他血脈內跳躍出來的烈焰神文,不斷組合變幻著,以一種無比複雜神妙的方式排列著,衍變成蘊含某種深意的畫面。

一幕模糊不清的畫面,在洶湧燃燒的火焰中,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轟!」

秦烈身子巨震,被燒的頭暈腦脹的腦子,如一下子變得清明起來。

他於是看到了自己體內烈焰燃燒內的畫面。

乾涸的赤紅大地上,有著一座座數萬米的高峰,峰頂聳立著許多骨塔,眾多天鬼族族人哀鴻遍野,痛苦掙扎著。

天際,數百燃燒著的烈焰火球,瘋狂滾動著。

從烈焰火球內,流淌出岩漿火河,滅世般的火焰流星般沖入那些萬米高峰,落在天鬼族的骨塔上。

一個個天鬼族族人,拚命逃竄著,卻被火焰流星碰觸,紛紛被岩漿溶解,連骨頭渣都不剩。

每一團烈焰火球,仔細去看,內部都有一個渾身燃燒著火焰的模糊人影。

其中,最大的烈焰火球中,有著一名體魄雄偉的男子,他如同懸浮在太陽般耀目的烈焰之中,身體如瘋狂爆炸的火山,周身噴湧出一條條炙烈岩漿長河,每一條長河都有數萬米。

無數天鬼族族人被岩漿融成血水,連那些一座座山峰,在岩漿長河的沖洗下,也如同燒紅的烙鐵,不斷土崩瓦解。

他所過之處天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