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三十五章沸騰

第七百三十五章沸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21 12:40  字數:3543

許然講話時,三層金色魂壇飛馳速度絲毫不減,已漸漸沖離三棱大陸。

身後,眾多天鬼族的族人,拚命追趕,也只能越拉越遠。

那些天鬼族的族人,最強的大賢者,僅僅只是兩層魂壇。

而不同層數的魂壇強者,雙方的境界差距,簡直比兩個星辰之間的距離還要遙遠,所以任憑他如何努力,也還是沒辦法追上許然。

剩餘的那些族人,境界更低,自然更加不可能拉近和許然的距離。

最終,那些天鬼族的族人,自行放棄了,沒有繼續追下去。

眾人沖入三棱大陸中央腹地的時候,用了兩三個時辰,然而,當許然祭出魂壇,帶著眾人衝出大陸所用的時間,要比進來的時候,少了幾十倍都不止!

魂壇飛逝的速度,簡直疾如流星,快如閃電奔雷。

只是眨眼間,當秦烈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發現他們已遠遠離開三棱大陸。

「行了。」許然一笑。

浮動在眾人腳下的金色魂壇,倏地重新沒入他眉心,一下子消失不見。

「不著急了,取出一輛水晶戰車,慢慢返回吧。」許然表態。

「好。」秦烈從他的空間戒內,放出一輛水晶戰車,四人一併落在戰車上,「徐前輩,你說在自己的魂壇內,什麼東西都可以實現?具體指什麼?」他再次問道。

「呵呵。」許然笑了笑,「開闢天地,建造山川湖泊。豎立瓊樓玉宇。打造以你意志為主。由你來布置規則道理的獨立空間,這些……都可以在一層層魂壇實現出來。」

秦烈駭然,「全新的空間?」

「不錯。」許然神情肅然,沉吟了一下,又說道:「據說,修鍊到域祖境界以後,甚至於……能在自己的魂壇天地內,創造出全新的生命物種!」

此言一出。就連林涼兒都張大了嘴,分明也被驚住。

「創造生命種族?」秦烈一臉匪夷所思。

「傳說如此。」許然點頭肯定。

這輛秦烈取出的水晶戰車,帶著一行四人,漸漸臨近那三艘寂滅宗黑鐵巨船停泊之地。

雷閻早已在等候。

「關於我三層魂壇一事,不要和別人多說什麼。」許然低聲道。

秦烈、林涼兒輕輕點頭。

幾分鐘後,水晶戰車落到一艘黑鐵巨船上,雷閻急忙迎了上來,問道:『徐老大,情況如何?』

「不太妙。」許然眉頭一皺,「的確是天鬼族族人。秦烈先前所說的所有情況,都沒有出落。這個族群。有七千多族人,其中大多數的境界,都在通幽、如意、破碎、涅槃,有六名大賢者,皆是不滅境的級別。」

「這六人中,最強的一個處於沉睡狀態,此人非常可怕,曾經擁有過四層魂壇。因為助族人躲避一次空間亂流大劫,所以破碎了一層魂壇。可即便如此,此人一旦醒來,恢復了戰鬥力,依然會對暴亂之地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曾達到虛空境!」雷閻悚然變色。

一眾寂滅宗武者,聽到許然的描述,也都慌了神。

偌大一個暴亂之地,遼闊無垠的疆域,眾多大大小小的陸地,數一百萬計的海島,現今都沒有邁入虛空境的存在。

虛空境,在浩瀚靈域別的天地中,一定存在,且數量應該還不少。

可是暴亂之地如今的確沒有。

天鬼族的那名最強的大賢者,即便是退階後,處於三層魂壇的狀態,真實的戰鬥力依然不是不滅境巔峰可以比擬。

只要曾踏入過虛空境,見過這個境界的風景,這個人對天地規則,道理,力量真諦的認知,就必然超過所有不滅境的存在。

包括寂滅老祖南正天!

「好在那傢伙還處於沉睡狀態,而且即便是蘇醒了,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實力。」許然又勸慰眾人,「只要在他沒有醒來之前,還有剛醒之後,立即組織強大的力量,將其轟殺掉,那天鬼族就弄不出太大的風浪了。」

「我明白了,我要將這邊的情況,立即向沈老彙報!」雷閻臉色沉重。

「嗯。」許然摸著下巴,想了想,說道:「天鬼族的麻煩沒有解決之前,我不會無故離開。」

雷閻深深看向他,認真地說道:「我代寂滅宗謝謝徐老大。」

擺擺手,許然瀟洒道:「雖然時常不在宗門,但我還是當自己是寂滅宗的人。而且……老宗主待我不薄,沒有他,沒有寂滅宗,就沒有今日的許然。退一萬步講,我出生在暴亂之地,這是我的家鄉,我自然不願意看到這些天鬼族的異族,將暴亂之地攪個天翻地覆,弄得生靈塗炭。」

「寂滅宗能有今天,能成為暴亂之地最強白銀級勢力,徐老大功不可沒!」雷閻誠懇道。

許然呵呵一笑,點了點頭,「這倒是沒錯,當年若不是我放棄和南正天拼個你死我活,他恐怕沒那麼順利登頂。我當時如果堅持,事後,不論我和他誰笑到最後,都會是慘笑,苦笑。而且,那時的寂滅宗,也沒有充盈的靈材,來支撐我和他同時往至強境界邁進。」

「從現在來看,你的選擇是正確的,對寂滅宗也是最有利的!」雷閻心悅誠服,敬佩道:「當年的寂滅宗,比今日弱了太多太多,而培育一個不滅境中後期的強者,所需要的靈材又是天文數字,那時候的寂滅宗,的確負擔不了你和南大哥同時進階的靈材。」

「所以南正天那傢伙欠我的,哈哈。」許然大笑。

這番話丟下,他便沒有繼續和雷閻多說,而是攜手童真真走向船艙屬於他的休息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