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二十九章異族來歷

第七百二十九章異族來歷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18 13:34  字數:2964

秦烈所說的問題,也是楚離所擔憂的,從目前來看,還很有可能變成現實。

近三百年來,寂滅老祖已經坐穩了暴亂之地第一人之位,寂滅宗也相應的水漲船高,隱隱有了第一勢力的氣象。

對其餘那些白銀級勢力而言,越來越強大的寂滅宗,太過於可怕了。

他們絕不願意看到寂滅宗持續增強力量。

如果此次異族入侵,能夠消耗寂滅宗的實力,讓寂滅宗損失一部分高手,對他們而言,無疑是非常有利的。

或許那些勢力,會將異族的侵入,當成一個不錯的契機。

或許,有些人還在暗暗竊喜,在拍手稱快。

「只希望三棱大陸的異族,不像上次修羅族那般難纏,不然……」楚離搖了搖頭,嘆道:「這次九大白銀級勢力未必會同心協力。」

「逼到一定程度,他們才會放下成見,共同對敵。不過眼下就讓他們出動強者,和你們一起並肩作戰,想來不太現實。」秦烈道。

「看樣子會是如此了。」楚離一臉無奈。

又是三日過去。

這一天,在寂滅宗的船艦前方,出現幾架大型飛行靈器,上面有著拜月宮的錦旗。

雙方接近後,秦烈凝神細看,發現董萬齋、劉鶴等拜月宮的首腦,一個個面色深沉,從那些靈器上走過來,去見雷閻和徐然夫婦。

「我們也去看看。」楚離邀請道。

「嗯。」秦烈和他一同過去。

尚未來到雷閻那邊,兩人就聽到了雷閻的咆哮聲,將董萬齋罵的狗血噴頭。

董萬齋、劉鶴眾人,一個個垂著頭,面色漲的通紅。卻乖乖聽著,不敢反駁一句。

他們是寂滅宗的附庸,而雷閻,則是南正天的師弟,在寂滅宗地位崇高。由不得他們不老實。

「秦烈明明嚴厲警告了你們,為什麼不聽,為什麼不第一時間撤離,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告知我們?」雷閻繼續咆哮。

一眾拜月宮的首腦,臉上都被他吐沫星子濺射到,連擦拭都不敢。顯得無比窩囊。

「秦烈是誰?」

這些人眼神充滿了疑惑。

「你來的正好!」雷閻一眼看到秦烈,沖他招手,示意他過來。

秦烈隨意地走了過來。

「你有沒有提醒他們?」雷閻面對秦烈的時候,氣焰收斂了許多,不過聲音依然高昂。

秦烈點了點頭,看了董萬齋一眼。道:「董宮主,看到你還活著,我很意外。看樣子,你應該在後面反應了過來,要不然,你會和琉焰府、天武會的那些人一樣,都化作那些異族果腹的食物。」

「你是?」董萬齋茫然失措。

「姚天。」秦烈微微躬身。彬彬有禮地說道:「重新介紹一下,我叫秦烈,受寂滅老祖邀請,從落日群島而來!」

「秦烈!你是秦烈!」董萬齋駭然。

不同於月姬、夜姬、水姬,身為拜月宮宮主的董萬齋,對暴亂之地各方傳來的消息,有著比較多的了解。

所以他知道秦烈是誰。

神葬場的倖存兒,獵獲了眾多太古生靈遺骸,幫助血煞宗正名,助金陽島滅掉黑雲宮、天海閣兩大赤銅級勢力。又助血煞宗抗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擁有著八具神屍,還是炎日島的島主……

關於秦烈的一連串傳言,在董萬齋腦海中過了一遍,他看向秦烈的目光。漸漸變了。

劉鶴眾人也是驚駭異常。

「怪不得血煞宗那麼大方,竟然多給了五枚烈焰玄雷,原來如此。」董萬齋喃喃低語。

他知道,對外出售烈焰玄雷的雖然是血煞宗,但是真正能夠煉製烈焰玄雷的,卻是灰島。

而灰島,則是隸屬於炎日島,秦烈,卻是炎日島的島主。

「你當時如果肯表明身份,我,我必當會重視起來!」過了一會兒,董萬齋暗暗咬牙,有些怨恨的看向秦烈。

「我實力不足,表明身份後,誰知道你們拜月宮會不會做出什麼事情出來。」秦烈皺著眉頭,「你們要是心懷不軌,將我生擒起來,利用我去做別的事情,我可沒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我,我怎敢對付你!」董萬齋急道。

「難說。」秦烈搖了搖頭。

「此事你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雷閻不耐了,瞪著董萬齋,喝道:「就算是將異族驅趕出三棱大陸,那裡都不會再有你們拜月宮的立足之地!事情過後,寂滅宗會重新安排,給予你們一個低級的地界作為懲治!」

董萬齋垂頭喪氣,嘆了一口氣,只能認命了。

「你們可見到過那些異族?」這時候,一直沒有講話的許然突然問道。

「我們沒有見過,但是從下面傳遞過來的消息,所描繪出來的異族樣子,我們記得很清楚。」劉鶴講話。

「仔細說來!」許然眼睛微亮。

「那些異族並不高,大多數都是一米五左右。他們有著雙瞳,有近半米長的舌頭,那些舌頭因為太長,嘴巴容不下,以至於長時間垂在下顎。還有,他們頭上不生長頭髮,而是一種肉須,像是觸手一般。」劉鶴將下面那些人的描繪,向眾人仔細說明,盡量詳細。

寂滅宗的眾人都是沉重地聽著。

「你們有沒有印象,知不知道這些異族的來歷?」雷閻詢問。

眾多寂滅宗的老者,都是皺眉苦思,沒有人答話。

好像並沒有聽說過這個種族。

許然也怔住,想了一會兒,發現腦海中也沒有這方面的記憶,於是他看向了童真真,輕聲道:「可知道他們是誰?」

童真真眼睛眯著,深思中,她沖許然擺擺手,示意許然不要打攪她。

許然立即不再多問,而是期待地看向她,似乎認定眾人中,或許也只有她才能看出那些異族的身份。

秦烈也在苦思。

不知道為何,聽完劉鶴關於這種異族的詳細描述,他總覺得自己識得這種異族,覺得自己曾經在某些古卷上,看過這種異族的來歷。

他用力去想,試圖將塵封的一段記憶,從識海最深處調集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靈光從他腦海中閃過,一段記憶突地映入他心頭。

「天鬼族!這個種族叫做天鬼族!」秦烈突然打破了沉靜。

所有人的視線都匯聚到他身上。

「這個種族以前也生活在靈域,在搏天族到來,開始稱霸靈域時,他們曾經和搏天族短暫交戰,結果遭遇了慘敗,幾乎被滅族。僥倖存活的天鬼族族人,為了躲避搏天族的追殺,為了保留種族的延續,不得不藉助於種族天賦,遁入了空間亂流。」

秦烈整理突然閃現的記憶,皺著眉頭,慢慢講述:「空間亂流在靈域和眾多輔世界的夾縫中,充滿了大恐怖,靈力扭曲混亂,到處都是能湮滅靈魂的風暴,就連不滅境的武者活動其中,都可能遭受不測。天鬼族天生能適應混亂無序的靈力,在搏天族的滅族屠殺下,他們最終遁入空間亂流,並主動切斷和靈域的一切連續,生恐搏天族能追擊進來。」

「之後,天鬼族再也沒有出現,一直到搏天族稱雄靈域,到後來人族聯合各族重創了搏天族,天鬼族都沒有現身過。」

「我所知道就這麼多。」

話落,眾人皆是驚異地看向他,一個個臉色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許然愣了好一會兒,才看向童真真,低聲道:「怎樣?」

童真真搖了搖頭,抱歉地笑了笑,道:「我對這個種族沒有印象。」

許然愕然,顯得很是驚奇,似乎在奇怪連童真真都不知道的種族,為何秦烈能如此詳細說出來。

這讓許然不由多看了秦烈幾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