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二十六章一個族群

第七百二十六章一個族群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17 12:38  字數:3650

三艘黑鐵巨船,船體上布滿閃電紋絡,甲板上的那些武者身穿的衣衫,也分明為寂滅宗的式樣。

秦烈乘坐的水晶戰車,屬於小號的飛行靈器,很難來到極高的天空。

因此,他只能在下面仰視著那三艘寂滅宗的黑鐵巨船,看著三艘巨船如怪獸一般在雲層中飛動著。

從三棱大陸離開,他要去的目的地就是寂滅宗,眼見寂滅宗巨船現身,他立即叫喊起來。

可惜,他的呼喊聲,似乎並不能傳遞到那三艘大船上。

眼見那三艘船,已漸行漸遠,他臉色一狠,猛地催動天雷殛。

「噼里啪啦!」

一道道青幽電芒,夾雜著雷鳴爆音,突地從他身上疾射出去。

閃電直奔著一艘巨船襲來!

「咦?」

那艘船上,一個有著涅槃境修為的寂滅宗武者,目顯異光,注意到了飛逝而來的電芒。

他身影一晃,化作一條暗紅色的光芒,瞬間離開這艘航行天際的船艦。

「咻!」

暗紅色的光芒倏然停下,就在秦烈的身前凝形,化作寂滅宗的一個中年白須武者。

「我是寂滅宗的護法,我叫陶瑞,閣下何人?」

秦烈沒有立即答話,而是先將臉上的狐皮面具扯下,然後才說:「我是秦烈,落日群島的秦烈!」

「秦烈!」陶瑞神情動容,「我知道你!」

「楚離在不在上面?」秦烈鬆了一口氣。抬頭看向上面三艘黑鐵巨船,急忙問道。

「在上面!跟我來!」陶瑞沉聲道。

「我這輛水晶戰車等階不高。」他解釋了一句。

陶瑞二話沒說。伸手抓在他的肩膀,要帶著他呼嘯而去。

「等一下!」秦烈急忙過去將林涼兒背起來。

陶瑞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帶著他往上面飛去。

數十秒後,在陶瑞的帶領下,他被徑直領到最前方的黑鐵巨船上。

「嘭!」

他從半空重重落下,站到了船艦的甲板上,一眼看到了雷閻和楚離。

十幾名寂滅宗的武者。此時正聚集在一塊兒,在商討著什麼,一個個表情凝重無比。

秦烈的突然墜luò,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楚離,更是馬上驚叫起來:「秦烈!你怎會突然在此?」

「你就是秦烈?」許多人驚奇道。

雷閻臉色深沉,盯著秦烈看了一眼。道:「關於三棱大陸的消息,是你通過血煞宗傳給我們的?」

「嗯。」秦烈點頭。

「為什麼你寧願通過拜月宮月石城的空間傳器陣,通過血煞宗,繞一大截路來通知我們,而不是讓拜月宮直接傳訊?那樣豈不是更快?」雷閻眼神怪異。

「我通知了拜月宮的董萬齋,可惜……」秦烈苦笑一聲。「可惜他沒有聽信我的話。」

「該死的!」雷閻暴喝一聲,臉上殺氣騰騰,「董萬齋必須為此事負責!」

一眾寂滅宗的武者,也是表情肅穆,似乎對董萬齋的錯誤判斷惱怒異常。

秦烈心神一跳。突然來到楚離身旁,小聲問道:「楚大哥。現在是什麼一個情況?」

他從三棱大陸離開,至今,不過僅僅過去了五天時間。

五天並不算長,他認為就算是那個降臨的邪惡生靈,在三棱大陸上興風作浪,應該也不會產生太過於嚴重的後果。

然而,楚離的回答,卻讓他心中一沉。

「很糟糕!」楚離臉色陰沉無比,「兩天前,琉焰府和天武會那邊,還時不時有訊念傳來。但現在……」楚離停頓了一下,嘆息道:「琉焰府和天武會那邊,已經再沒有一個消息過來,沒意外的話,應該全部喪生了。」

秦烈神情巨變,「怎會這樣?當時在我的感知中,那傢伙雖然非常恐怖,可他畢竟只是一個!」

「不是一個。」楚離搖了搖頭,「通過如今的消息來看,從那空間縫隙過來的異族,應該是一個族群!」

「一個族群?」秦烈駭然失色。

「這五天,三棱大陸已生靈塗炭,大量的凡人、靈獸、武者都被捕殺,被那些異族當成食物吞吃。」雷閻深吸一口氣,「琉焰府和天武會反應太慢,連逃都沒有逃離,拜月宮那邊,或許是在後面反應了過來,聽從了你的建議,急匆匆從三棱大陸撤離。也是如此,董萬齋和拜月宮的武者,有大半還活著,這時候正朝著我們的方向逃離。」

「嘭!」雷閻的鐵拳,濺射出一道道雷電光芒,狠狠捶擊在巨船上的黑鐵護欄上。

這艘巨船霍然一震,船上絕大多數人,身形都是搖晃了一下。

「董萬齋如果聽從你的建議,第一時間將事態的嚴重性告訴我們,立即將三棱大陸的凡人撤離,那一塊不會變成人間地獄。那些異族,也絕不可能獲得海量的食物,迅速恢復過來!」雷閻咆哮道。

寂滅宗的眾多武者皆是臉色深沉。

秦烈注意到,在剛剛雷閻暴躁重擊巨船時,此地還有兩人身子屹然不動。

那兩人,一男一女,中年模樣,還牽著手,像是一對夫婦。

「這是許然師叔和童真真師娘。」留意到秦烈目光,楚離神情一正,畢恭畢敬地介紹道。

秦烈一驚後,連忙行禮。

他聽血煞十老洪博文說起過這一對伉儷,許然和童真真,和寂滅老祖南正天,雷閻,血厲,都是一個時代的人物,年輕的時候就是天賦出眾。

許然和童真真兩人,雖然是寂滅宗的人。但是卻常年不在宗門,性喜四處遊歷。在各個偏僻荒無人煙的大陸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