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二十四章浩劫

第七百二十四章浩劫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16 12:37  字數:3086

落日群島。

「洪長老,這裡有一封從月石城傳來的信。」血煞宗的一名弟子,從空間傳器陣得到信件後,立即去見洪博文,將那封信遞了上來。

洪博文接過後,匆匆看了一下,突地駭然失色。

沒有多說一句話,他頓時化為一道血光,去見沫靈夜。

過了十來秒,他就出現在沫靈夜靜修的密室,沉重地將手中那封信遞上,「秦烈撰寫的。」

沫靈夜訝然,皺眉接過信,凝神細看。

一向從容不迫的她,也迅速變了臉色,驚道:「按照秦烈所說,他從那空間縫隙內感知到的氣息,恐怕比姜鑄哲還要可怕!」

「秦烈將這封信交給我們,應該是希望我們通知寂滅宗,讓寂滅宗趁早做準備。」洪博文猜測道。

沫靈夜輕輕點頭,暗暗思量著,過了一會兒,她吩咐道:「洪老,你將情況向寂滅宗的雷閻說明一下,另外,你派人去一趟赤瀾大陸的血之絕地,讓血厲最好能回來一趟。」

「這事需要驚動血大哥?」洪博文愕然。

三棱大陸處在寂滅宗的地界,和落日群島相隔甚遠,秦烈傳遞消息過來,應該也僅僅只是希望血煞宗這邊,能將情況通知寂滅宗。

血煞宗難道會受到影響?

上次發生在落日群島的戰鬥,姜鑄哲的猖狂跋扈,令一眾血煞宗武者驚恐不安。

得到血之始祖身體的血厲,也看出了局勢的不妙,所以戰鬥一結束就潛回了血之絕地,將所有精力用來融合血之始祖。

這才短短一年時間,以血厲的速度,應該離融合血祖之身還有很長距離。

這時候就讓血厲歸來,在洪博文來看,分明有些小題大做了。

「秦烈指明的那個方位,我有點印象,那兒有點複雜,有些事情……你並不清楚。」沫靈夜憂心忡忡,「真要是有邪惡生靈掙脫出來,可能不止是一兩個,說不定會是一個族群。」

「一個族群?!」洪博文駭然。

沫靈夜嘆了一口氣,道:「希望不是我猜測的那樣,不然,暴*之地又要動亂再起了。」

「如果是你所想的那樣,會發生什麼?」洪博文急道。

「可能和當年修羅族入侵類似。」沫靈夜苦澀道。

「我這就傳訊雷閻,讓人通知血大哥!」洪博文輕喝,旋即又問道:「幻魔宗那邊呢?」

「我會親自走一趟。」沫靈夜站了起來。

洪博文臉色愈發沉重。

……

三棱大陸中央腹地。

天武會和琉焰府的武者,依舊在四處走動著,收集從空間縫隙內濺射出來的奇異晶體。

騎著火鴉王的老頭,還有琉焰府的大漢,壓根沒有將秦烈的警告當一回事。

兩人還認為秦烈這麼做,是想要騙他們撤離此地,好獨享那些從巨石內碎裂而出的晶塊。

他們自然更加不可能將這邊的消息,通知寂滅宗。

一輛輛戰車,在這一塊區域活動著,雙方漸漸有了默契,各處一方,只是收集他們區域的晶體。

兩邊相安無事。

「長老,那個小子說這裡會有可怕的東西降臨,讓我們有多遠逃多遠,還要我們趕緊通知寂滅宗,你看……」天武會一名通幽境武者詢問。

騎著火鴉王的老頭,冷哼一聲,不屑道:「這裡是三棱大陸,是寂滅宗的地界!」

如今的寂滅宗,在暴*之地儼然有最強勢力的稱呼,周邊的幻魔宗、黑巫教同級別的勢力,都要給寂滅宗面子,不敢亂來。

這讓寂滅宗的附庸,也都相當自傲,不信有什麼人敢主動招惹他們。

「也對,只要老祖自身不出什麼問題,就不會有不開眼的傢伙,敢來寂滅宗的地界放肆。」

「別浪費時間,繼續專心收集晶石!」

「明白了!」

天武會、琉焰府的武者,在秦烈逃也似的離開後,還是淡定無比地忙碌著。

他們都對秦烈的告誡不以為然。

空間裂縫聚集之處,兩道交叉的空間縫隙的節點,慢慢脹大,裂的越來越開。

當中轟鳴聲不絕於耳,隨著巨石的爆碎,不斷有閃亮的晶體從中迸射出來。

那一塊,漸漸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天武會武者,連騎著火鴉王的老者也靠攏過來。

一聲刺破耳膜的厲嘯,突地從那空間縫隙傳來,由遠至近,越來越尖銳。

嘯聲帶著滔天恨意,如利器刺入人腦漿內,狠狠地絞動。

火鴉王身上的老者,聽到那嘯聲後,身子猛地一顫,嘴角禁不住溢出兩道血線。

他眼中終於浮現深深的恐懼。

扭頭,他看向那些天武會的麾下,突然發現那些人皆是七孔流血,眼中已經看不到生命精氣。

老者尖叫起來,大手猛力拍擊著火鴉王,「走!趕緊走!」

另一邊,琉焰府的武者,也聽到了異常,也有人被震的鼻子、眼角流出鮮血,心魂重創。

「怎麼回事?」琉焰府的大漢急道。

「有東西快要過來了!」騎著火鴉王的老者滿臉恐懼。

此言一出,所有琉焰府的武者也驚恐起來,也是急忙調整著,做好了撤離的準備。

尖銳的厲嘯聲再起!

聲波如利刃,從那道空間縫隙內穿透出來,如一柄柄寒刀將眾人腦殼鑿破。

許多人兩手捂著耳朵,可鮮血,卻從他們指縫內滲透出來。

一輛輛飛行靈器失控,突然從天上墜落,被摔的支離破碎。

火鴉王身上的老者,還有那琉焰府的大漢,都驚恐地向外逃。

「咻!」

一道灰濛濛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