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二十一章搶食

第七百二十一章搶食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14 16:57  字數:3636

「轟轟轟!」

陣陣沉悶爆炸聲,從五顏六色的雲團中響徹出來,伴隨著驚天動地的波盪,有流行火焰,滾石,巨大的冰塊,烏黑的金鐵,不斷從中飛落出來。

許多大型飛行靈器,各類的飛輦,戰車,靈禽,都在那片天空浮游著,晃蕩著,似在搜尋著什麼。

下面的連綿山脈,很多地方也在爆響不休,山川被天上轟落的異物給衝擊的搖搖晃晃,有的乾脆崩碎開來。

「天武會和琉焰府的錦旗!」

離得近了,秦烈凝神一看,發現停泊在虛空的大型飛行靈器上,高高豎立的戰旗,分明來自於天武會和琉焰府。

更讓他驚奇的是,天武會和琉焰府的武者,還處於爭執狀態,大有隨時開戰的架勢。

「咻咻咻!咻咻咻!」

虛渾之靈所化的六道流光,就在這個時候,從遠處橫插進來,猛地撲向下方的山脈。

天武會和琉焰府的武者,還在怒叫著,大聲威脅著對方,僵持不下。

一看到六道異光射來,兩方武者都是臉色微變,沖著對方咆哮。

秦烈乘坐的水晶戰車,尚未真正踏入那一片天地,天武會和琉焰府的武者就突然按捺不住了。

激烈戰鬥瞬間掀開。

「怎麼一回事?」林涼兒睜大眼,從水晶戰車上站起,遠遠看向交戰的區域,「那些人為了什麼爭鬥?」

秦烈也是不明所以然,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

兩人講話時。水晶戰車沒有停息。繼續一路狂馳。

在六個虛渾之靈後。這輛水晶戰車也一頭鑽入交戰區,到達那片暗紅色的天空下。

一股無比沉悶壓抑的氣息,由暗紅色天空傳來,凝神細看時,會發現一團團爆碎的雲棉深處,有一條條空間裂縫閃現出來,又不斷癒合著。

從細小的空間縫隙內,隱隱可以瞧見變幻莫測的域外奇觀。能看到眾多巨石在幽暗不知名的空間滾動著,有不少墨黑色的光點蠕動著,從中傳來毀滅生靈的恐怖動靜,五彩的厲風催動著,一塊塊灰褐色的巨石,被那些厲風裹住後,迅速被絞磨成石屑。

一塊巨大灰石爆碎,石屑紛飛中,出現一塊拇指頭大小的晶體。

那一小塊晶體,紅燦燦的。晶瑩剔透,如血紅瑪瑙。閃爍著令人心神迷醉的光澤。

晶體從一條空間縫隙內激射出來。

「星火晶!天級六品的靈材!」一名天武會的老者,騎著一頭火鴉王,眼睛驟然一亮,忍不住驚叫起來。

「搶下來!」琉焰府的一名大漢,脖頸上紋著暗紅色的火焰圖案,高高坐在飛輦上,暴喝道。

交戰中的天武會、琉焰府武者,聞聲而動,都朝著那一塊向山脈跌落的晶體靠攏。

小小的血紅晶體,從虛空跌落的時候,神奇地拉扯出一條條細小的流火,如火紅蠶絲,又如流星墜落時的火星子,頗為的炫目。

秦烈心神一動。

沒有採取任何動作,他體內的鮮血,卻生出一種強烈的反應。

他立即明白,那一塊小小的晶體,竟然對他的血脈之力都有著作用。

這讓他也怦然心動。

然而,不等他作出反應,一束熟悉的流火光芒,由虛幻轉為實質,突然就凝鍊出來。

幼生體的火屬性虛渾之靈,以袖珍型火麒麟的形態,猛地撲上去,緊緊抱住了那一塊飛快跌落的晶體,並一口吞入腹中。

晶體一入腹,火麒麟身上燃燒起火焰,又迅速變幻著,化為了模糊的虛體,重新凝為火焰流光落向下方山脈。

「什麼鬼東西?!」

天武會和琉焰府的武者,眼見星火晶被搶奪,都是暴躁的叫嚷起來。

駕馭著各類稀奇古怪的小型飛行靈器,那些人都死死鎖定了火麒麟形態的虛渾之靈,從天上衝擊底下山脈,要將那塊星火晶重奪回來。

秦烈的目光也凝聚在火屬性的虛渾之靈身上。

他看到巴掌大小的火麒麟,變幻為靈體後,栽入山脈中眾多巨大深坑中的一個,一閃而逝。

天上武者一直追了下去。

另一邊,他留意到其餘的虛渾之靈,有的分散在山脈各個角落,有的在空間裂縫乍現的天空守候著,彷彿也是為了捕捉那一類珍奇的晶塊。

「轟!」

一塊寶藍色的巨石,從一道空間縫隙沖離出來,撞擊在下面一座山峰的峰尖。

巨石粉碎,一塊水瑩如淚滴般的晶體,白皙如玉,突地飛射而出。

水屬性的虛渾之靈,從極遠之處飛了過來,一口將其吞入腹中。

極度滿足歡悅的情緒波動,從它靈魂深處釋放出來,連相隔甚遠的秦烈都能清晰地感知到。

秦烈又默默觀察了一番。

他發現伴隨著天空內的詭異爆炸波動,不時有空間裂縫撕裂,在那些兇險無比的域外空間內,會有偶然的機率,將眾多稀奇古怪的石頭炸碎,會疾射出來,跌落到下方的山脈。

幾十塊爆碎的石頭中,可能有一塊石頭內部,凝結著特殊的晶體。

六個虛渾之靈不遠千里而來,想要獵獲的,就是那些晶體。

天武會和琉焰府的武者聚集在此,會對峙,也是為了那些石頭內的特殊晶體。

只是他們對那些晶體的感知力,分明要弱於六個虛渾之靈,他們並不能知道哪一塊巨石爆碎後,會迸射出一塊奇異晶體出來。

六個虛渾之靈卻能清晰感知。

它們往往會率先鎖定目標,不等巨石爆碎,就提前一步靠攏過來。早早等候著。

巨石沒有爆碎前。它們就知道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