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一十七章記憶一角

第七百一十七章記憶一角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12 12:54  字數:3589

這是一段塵封的記憶。

山谷中,拜月宮的那些女子,呈環形將秦烈圍在中央,凝聚著力量,牽引月光,以此衝擊洗滌秦烈記憶壁障,撕裂出一道縫隙出來。

秦烈頭疼欲裂,滿地打滾著,不斷嘶吼。

吼聲中,另外一幕畫面,也從記憶深處浮現出來。

一晃間,他從蒼茫虛空中的巨型漩渦走出,如穿越了橫跨天地兩端的通道。

他站立在一座數萬米高的山峰頂端。

這座山峰,直直插入雲霄深處,山腰處白雲朵朵,巍峨如連接天和地的天柱。

巨型的空間漩渦,就在山峰上方旋轉著,他身影浮現後,遙望遠處。

無垠的大地上,聳立著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參天宮殿,那些宮殿都有數百米高,猛地看去,彷彿連綿不絕的山脈延伸向天之極致。

從他所在的巍峨巨峰俯視,會發現在那些宮殿的上方雲端,不時有近萬米長的超大型飛行靈器如混沌巨獸般掠過。

凝神去看,還能發現許多武者遨遊虛空,從天外而來,進入那些宮殿。

也有宮殿內的武者,站在數百米高的石台,端詳著蒼穹,似在感悟著什麼。

時不時地,還能看到一些氣勢霸絕天地的武者,如神祗一般端坐在自己的魂壇上,流星般飛逝向遠處。

眾多叫不上名字的巨獸,鸞鳥,被幼童騎乘著,在空中嘻嘻哈哈戲耍著。

看著山峰周邊遼闊無垠的天地,波瀾壯闊的神秘場景,秦烈油然而成一種深深地想念。

他感覺到,他所見的這片天地,是他的家。

「少爺,歡迎您從星空戰場歸來!」一名身高近百米,通體猶如黃金汁水澆築的巨人,在太陽的照耀下渾身金光耀目,**著肌肉虯結的上半身,低垂著頭,單膝跪伏在山頂,如一頭匍匐著的黃金巨獸,道:「主人在等你。」

回過頭來,他看到在巨峰的山頂,跪伏著數十個黃金巨人,都在垂頭等候。

在那些黃金巨人中間,還有著一條近千米長的九頭巨蛇,巨蛇身上有著精美的天然紋絡,九個巨大的頭顱不斷擺動著,一個個西瓜大小的眼睛,在看向他的時候,都流露出欣喜的光芒。

他歡笑一聲,飛身落到九頭巨蛇最大的頭顱上,一聲長嘯後,九頭巨蛇張牙舞爪飛起,如一團怪雲往遠方最大的宮殿而去。

數十名黃金巨人,霎時化為一道道金色電芒,全部跟隨在九頭巨蛇身旁。

頭腦劇痛中,秦烈禁不住嘶吼出聲,腦海所見的那一幕畫面驟然消失。

一股恐怖無比的波動,突地從記憶壁障內洶湧爆發,如要湮滅天地的霸道意志,形成令人窒息的風暴,驟然湧向識海每一個角落。

「轟!」

巨震後,高懸在他識海的那一輪彎月,瞬間爆碎掉。

深藏著的記憶,稍稍裂開的一角,又被迅速堵住,變得更加堅韌厚實。

「噗哧!」

月姬,夜姬,水姬,還有那些祭台上的拜月宮武者,紛紛口吐鮮血。

殷紅的鮮血,將她們胸前銀色長袍染紅,她們原本精光熠熠的眼神,忽然變得黯淡沒有光澤。

紅潤的臉頰,也突顯一絲蒼白,顯得有些虛弱。

秦烈睜眼,看著月姬三女,猶豫了一下,道:「還能繼續嗎?」

月姬急忙搖頭,道:「我們再也不會繼續下去了!」

她眼中有著深深的恐懼。

以拜月宮的秘術,聯合眾姐妹的力量,她試圖破掉秦烈的記憶壁障,窺視秦烈的過去。

結果,秦烈的記憶,似乎真被撕裂一角。

然而,等她將她自己的意識悄悄滲透進去,就要查探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道恐怖無比的霸道意志。

那一道意志形成的風暴,差點讓她立即魂飛魄散,要不是她及時退出來,她,還有夜姬、水姬,其餘的那些姐妹,都將被絞殺掉魂魄念頭,一絲存在世間的痕迹都不會留下來。

即便是現在,她靈魂也受了不小的傷創,短時間都沒辦法恢復過來。

「為什麼會這樣?」秦烈喃喃低語。

「封印你記憶的人,太可怕了,只是遺留的一道意志,就足以令我們所有人魂飛魄散,我們再也不會嘗試。」夜姬咂舌道。

一眾拜月宮的女子,再看向秦烈的時候,眼中都有著濃濃驚異之色。

同一時間,灰島。

唐思琪從閉關的密室走出,立即發現墨海、洪博文、宋婷玉都在等候,她意識到必然有重要的事情,馬上詢問道:「怎麼回事?」

「這是從三棱大陸拜月宮傳來的一封信,落筆者自稱秦烈,我們不認得他的筆跡,希望你來鑒別一下。」洪博文將那封信遞上來。

唐思琪接過,只是瞄了一眼,便身子微震,「真是秦烈的筆跡!」

器具宗的時候,秦烈曾經在她的教導下,幫她煉製零碎的小物件,兩人在一起刻畫過靈陣圖,對彼此的用力、筆跡脈絡、微小的細節都是了如指掌。

她一眼就扔出了秦烈的筆跡。

「竟然真是秦烈!」宋婷玉美眸一亮,微微一笑後,說道:「洪長老,你稍等一下,我要回一封信,還要準備一些東西,一會兒你一起傳送過去。」

「咳咳!思琪,你有沒有什麼事情要通知秦烈的?」墨海提醒了一下。

唐思琪很快反應過來,小臉微紅,也沖洪博文說道:「我也要回一封信,洪長老,請你也等我一會兒。」

「無妨,無妨。」洪博文呵呵笑道。

兩女匆匆離開。

一刻鐘後,兩人才不分先後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