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一十三章財源滾滾

第七百一十三章財源滾滾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10 12:27  字數:3550

「烈焰玄雷?!」

秦烈神情一震,因董萬齋的一番話驚動,頓時生出了眾多疑惑。

烈焰玄雷的名號,怎會傳到拜月宮?連拜月宮的宮主董萬齋都知道了,還對董萬齋有著如此強烈的吸引力?

「你不會連烈焰玄雷都不知道吧?」董萬齋狐疑道。

「烈焰玄雷之名,最近一年時間名氣非常大,就連我都了解了一些。」負責「幽月」客舍的陸坤插話,「聽說烈焰玄雷來自於一座名為灰島的海島,灰島就是落日群島上其中一座海島,灰島、血島還有炎日島,屬於同一股勢力,和血煞宗為堅實同盟。」

「灰島上聚集著一群煉器師,在煉器方面的造詣,他們有著獨到之處。」

「他們煉製出來的烈焰玄雷,威力或許不如寂滅老祖煉製的那些高階的寂滅玄雷,但是,比起老祖賜予弟子的低階寂滅玄雷,卻要厲害不少。」

「烈焰玄雷爆裂後,烈焰、雷霆一起轟炸,尤其是烈焰,能焚燒掉周圍所有易燃物,破壞力極其驚人!」

「這一年來,血煞宗幫灰島向外出售烈焰玄雷,幻魔宗,天劍山,還有寂滅宗都陸陸續續購買了不少。許多赤銅級的勢力,也去落日群島,採購烈焰玄雷,將其用在攻城掠地上,往往能發揮奇效!」

「還有一些人,將烈焰玄雷當成保命的手段,一次性會購買三枚以上。」

「和寂滅玄雷一樣·烈焰玄雷也可以疊加,每一次疊加的爆炸,威力就會暴漲。疊加,意味著無窮的潛力,這是極為可怕的。」

陸坤表情凝重,將外界關於烈焰玄雷的傳言·向秦烈道明。

「烈焰玄雷最近很火熱,不單是天劍山、幻魔宗在求購·眾多赤銅級的勢力·更是想盡辦法,希望能購得更多的烈焰選來。」董萬齋流露出希冀的目光,道:「你修鍊血靈訣,定然是血煞宗的門人,我希望你能幫我穿針引線,助我向血煞宗求購烈焰玄雷。」

秦烈怔住了。

烈焰玄雷從灰島流出,灰島、血島都屬於炎日島·乃是由他掌控的地界。

短短一年時間·由唐思琪、墨海煉製出來的烈焰玄雷,竟在暴亂之地打響了名氣,成了各方勢力趨之若鶩的珍稀靈器?

這讓他又驚又喜。

「月石城離落日群島太遠,我沒辦法聯繫他們,不然就可以幫到你。」想了一會兒,秦烈說道。

「這個問題不難解決。」董萬齋臉上顯出傲然之色,「拜月宮雖然只是赤銅級的勢力·但我們也有一座小小的『空間傳器陣,,『空間傳器陣,結構雖然簡單,不能直接傳送具有靈魂的生靈,但卻可以傳送物資,靈石、靈器、晶塊、藥草這類的靈材,都可以通過『空間傳器陣,進行傳送。」

「你如果肯幫助我們,只需要書寫一封書信,帶上我們求購烈焰玄雷的靈石·通過『空間傳器陣,傳送到落日群島的血煞宗。你若是身份重要,他們自然會將等價的烈焰玄雷送來·如果他們不給你面子,被送回來的,會是我們給出的那些靈石。

董萬齋道。

秦烈眼睛微亮。

他聽說過「空間傳器陣」,也知道血煞宗的確在落日群島建立了那麼一座,和空間傳送陣不同,這類只能用來傳送物資的傳送陣,有著一定的局限性。

空間傳器陣,只能傳送沒有生命的東西,往往用在特別重要的晶礦區,將開採出來的晶石直接傳送到物資儲備點。

當然,像董萬齋這樣,用作物品的交易,也是一種很大的用途。

天器宗,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向暴亂之地各大勢力出售他們煉製的靈器。

從落日群島離開,至今,已有一年時間,他始終沒有消息傳出,也怕炎日島的那些人擔心。

如果能通過拜月宮的「空間傳器陣」傳遞消息過去,對他而言,也是一件能安心的好事。

「你們信任血煞宗?不怕將靈石傳遞出去了,既沒有烈焰玄雷回來,也收不回送過去的靈石?」秦烈問道。

「血煞宗這類古老的勢力,不會自毀名譽,做出這種不堪的事情來。」董萬齋肅然道。

「這種事情,在天器宗,還有血煞宗這樣的白銀級勢力,從沒有發生過。」陸坤也是自然而然道。

秦烈點了點頭,說道:「我想我應該可以幫到你,不過,我希望我書寫的信箋保持隱密性。」

「那是當然!」董萬齋神情一喜,興奮道:「你是血煞宗的人,你向宗門書寫的信箋,定然有著血煞宗的隱秘事,我們豈會不講規矩的觀閱?放心,你盡可放心,我董萬齋絕不會是那種卑鄙小人!」

「那好,這件事我答應幫你了。」秦烈說道。

「爽快!」董ˉ大笑,「只要你肯幫忙,不論事情最終成還是不成幫你腌制靈獸血肉的那些靈石,我都不會收取了。」

董萬齋一揮手,豪爽道:「走!跟我去拜月宮!」

秦烈也隨之起身。

「幽月」和拜月宮相隔並不太遠,此刻又是傍晚時分,途徑的那條長街也有不少武者活動。

等秦烈背著寒冰鳳凰的真身,跟隨著董萬齋,還有十來名拜月宮的重要人物,一同往拜月宮而去的時候,立即吸引了街上所有人的注意。

許許多多的武者,從各個角度觀察著秦烈和董萬齋,想看出點名堂出來。

他們看到秦烈和董萬齋相談甚歡,一路並肩而行的時候,董萬齋爽朗的大笑聲,從沒有停下過。

目送著秦烈和董萬齋一同進入拜月宮,圍觀者的表情都變得很怪異,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