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一十二章你算老幾?

第七百一十二章你算老幾?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09 20:06  字數:3580

月石城一條店鋪林立的商街中。

一名如意境初期,體型微胖的中年武者,兩手抱肩,站在一家出售各類晶石的店鋪前方,沖著秦烈冷笑。

街道兩旁,不單單有著許多出售各類靈材、靈丹的商鋪,還有一人一個的攤位。

諸多攤位上,都擺放著稀奇古怪的靈材,特殊的晶石,還有古樸的靈器。

在那些攤位前方,有不少月石城的武者駐留,俯身挑選,和商販進行討價還價。

隨著那個中年武者的譏笑聲響起,這條喧囂熱鬧的商街,突地安靜了下來。

一束束驚異的目光射了過來,匯聚到秦烈和那名出聲挑釁的中年武者身上,許多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暗暗振奮起來。

秦烈站在街口,寬闊如山的後背上,還是背著寒冰鳳凰林涼兒的真身。

林涼兒的人族之身,內部還有微弱的生機,有著細微的魂念波動,所以無法在空間戒內儲藏。

他只能一路攜帶。

最近這幾天,他一直背著林涼兒的冰涼身子,出沒在月石城各個商鋪林立的街道,以手中的靈石購買眾多六屬性的靈材,作為虛渾之靈的食物來儲備。

他早已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幾天來,他在購買靈材的時候,也能聽到許多竊竊私語,聽到那些對他的非議聲。

然而,敢當街挑釁,直接出口冷言嘲諷的·這還是第一個。

扭轉了一下身子,秦烈正面那名出言挑釁的武者,沉聲道:「你是月石城的負責人?」

那人眉頭一皺,道:「不是。」

秦烈臉色驟然一冷,毫不客氣地喝道:「那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管我的閑事?」

「我……」那人一時語塞。

在他身旁,有兩名三十歲左右的年青女子·身穿的衣衫和他頗為相似,應該是來自於同一勢力。

那兩個女子·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滿了厭惡·路上始終在竊竊私語。

聽到秦烈的呵斥,其中一名女子,垂頭小聲道:「章師兄,你難道怕他不成?」

「章天!對這種人的指責,你也無言反駁?」另外一名女子冷聲道。

三人來自於一個名叫「水影劍會」的赤銅級勢力。

同拜月宮一樣,水影劍會也是寂滅宗的附庸,只不過三棱大陸並非水影劍會的地盤·三人前來三棱大陸·會進入月石城,只是替水影劍會收購一部分這邊獨有的靈材。

名叫章天的男子,是兩人的師兄,他純粹是因為兩個師妹對秦烈的厭惡態度,出言挑釁。

這麼做,也僅僅只是為了討得兩個師妹的歡心。

「我,我不是怕他。」章天有些心虛。

秦烈一聲冷喝後·望過來的目光,令章天有點發悚,他忽然冷靜下來,意識到其實沒必要招惹秦烈,所以不想繼續下去。

「章天!你要是不怕他,就證明給我們看看!」一名錐子臉的女子,冷冷看向秦烈,「你又沒有說錯什麼·這種心理扭曲的傢伙,就應該呆在墟地·敢來月石城,就該做好被人鄙夷的準備!」

「師兄,你真怕他?」另一女子狐疑地看向他。

章天臉色燥紅,「怎麼可能?我怎會怕他?」

這般說著,他臉色一狠,身上流轉著一層水瑩波光,喝道:「小子!像你這樣的傢伙,就應該活動在見不得光的墟地,而不是月石城!」

商街兩旁站著許多武者,在那些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看秦烈不順眼,這時候也紛紛附和。

「嗯,說得很對!這種人就不該出現在月石城!」

「也不知道拜月宮想些什麼?竟然還容許他住在幽月?那可是月石城最好的客舍!」

「拜月宮眼中只有靈石!」

街兩邊的附和者當中,還有幾名貌美少女,她們的呼聲,也鼓舞了章天,讓章天氣勢一漲,愈發自信起來。

「我勸你帶著你的特殊品,儘早滾出月石城,免得讓人看著覺得噁心!」章天伸出手,遙遙指著秦烈,冷笑著驅趕。

「你算老幾?」秦烈啞然失笑。

話罷,他背著寒冰鳳凰的真身,直直盯著章天,闊步流星而來。

一股凶戾的氣勢,自然而然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周邊圍觀者感應到那種氣息,都是紛紛變色,下意識地為他讓出路來。

從踏出凌家鎮起,他每一步的邁進,都伴隨著腥風血雨,伴隨著嚴酷戰鬥。

至今,直接、間接死在他手中的武者,已多不可數。

這讓歷經血戰的他,一旦心生殺意,就會不自禁的流露出凶戾血腥氣息。

那是只有雙手沾滿血腥的人物才有的殺氣。

街道兩邊,不乏有眼界的人物,那些人一感知到秦烈身上的濃稠殺氣,默不作聲地和他拉遠距離。

這讓他能長驅直入衝到章天面前。

「你讓我滾出月石城?抱歉,我剛剛沒聽清,勞煩你再說一次?」秦烈突地喝道。

「我」章天結結巴巴,眼中浮現一絲驚懼,竟無法組織言語

秦烈眼瞳浮現一抹猩紅血色。

新一輪的濃稠血腥氣味,以他為中心,朝著章天三人鋪天席地壓迫而來。

章天和那兩名水影劍會的女子,臉色徒然一白,嘴唇都禁不住哆嗦起來。

「下次講話小心一點,先弄清楚你能否招惹,然後再決定要不要逞能。」秦烈看了一眼那兩個相貌只能算秀麗的女子,冷嘲熱諷道:「只是為了兩個庸脂俗粉,就白白送了性命,依我看,很不值得。」

放下這番話,又看了章天三人一會兒,見他們始終不敢反駁,秦烈才錯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