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零四章爭執

第七百零四章爭執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05 18:49  字數:3735

第七百零四章爭執

一入鎮魂珠,寒冰鳳凰就發現來到一個廣闊蒼茫的陌生天地,一團交織著雷霆閃電的磁場,滾動著,倏地罩落下來。

沒有絲毫反抗餘地,她的靈魂立即被罩在當中,周邊本來還算是柔和的閃電,驟然變得凶狂暴烈。

從那些狂暴的雷霆閃電中,她知道,她的靈魂每一刻都被監視著,一旦試圖從此地離開,馬上就會迎來最狂烈的轟擊。

只是靈魂狀態的她,在陌生的天地,面對靈魂的剋星——雷霆閃電,絕沒有倖存可能。

她很快認清了現實。

安分地呆在雷霆光團內部,她不再多想,也放棄了進一步的抵抗。

與此同時,秦烈也在悄悄觀察著她,待到發現她乖乖認命了,終於才放下心來。

這個擁有著極高智慧,而且實力可怕的高階靈獸,讓秦烈也焦頭爛額,深感頭疼。

若不是寒冰鳳凰和外界三名強者的交戰中,受了重創,秦烈相信,他就算是使盡了所有手段,也休想將其靈魂封禁在鎮魂珠。

「還是要小心對待。」秦烈暗暗道。

這般想著,他來到寒冰鳳凰人族少女的真身處,先以靈魂意識感知。

一縷縷如閃電觸手般的魂絲,無影無形地纏繞在少女的身子上,認真感受著最細微的氣息。

他的靈魂意識,只觸感到冰冷陰寒的氣息·沒有能發現靈獸獨有的味道和波動。

寒冰鳳凰所說不假,她的確有秘術,能夠將身上靈獸的氣息完美掩飾。

當她身上所有鳳凰花紋,也都一同消失不見了,在秦烈的眼中,這就是一具模樣精美的人族少女屍身·從氣息上來看,境界應該還不算高。

這也意味著沒有太多的價值。

秦烈心中漸漸有了計較。

「喀嚓!喀嚓!」

寒冰宮殿極遠處·還有頭頂的冰壁穹頂,出現大片大片的裂痕。

整座深藏寒冰島地底的宏偉宮殿群,猶如一塊巨大無比的玻璃,隨著鐵錘的敲擊,即將要爆裂炸碎。

「必須要快了!」

心念一動,又是幾滴本命精血飛上天,落向封魔碑和七道神光冰棱。

在寒冰宮殿內的極寒氣息,接連被轟擊破碎時·此地的寒流明顯要弱了下來。

這讓冰凍封魔碑的森寒氣息也在衰減。

又因為寒冰鳳凰靈肉分離·讓寒冰宮殿徹底失去了控制,所以封魔碑在得到新一輪本命精血的焚燒下,迅速破掉封禁狀態。

「嘭!」

無數碎冰寒芒,從封魔碑和七道神光上炸開,冰雨般紛紛落下。

封魔碑光芒大盛,在寒冰宮殿內飄飄蕩蕩,七道絢爛的神光·像是七條綿長的靈蛇,也是四處遊盪著。

它們在找尋寒冰鳳凰的氣息。

然而,饒了一圈,它們並沒有覺察到絲毫異常。

而秦烈,則是不斷聚集精神意識,向封魔碑發出召喚。

最終封魔碑將七道神光鎖鏈收回,乖乖沉寂在空間戒內,沒有繼續暴動。

秦烈趕緊運轉寒冰訣。

一縷縷的寒氣·從他身上飛逸出來,一部分落在旁邊寒冰鳳凰少女真身上。

他和寒冰鳳凰的本體·在寒氣的作用下,悄悄結凍。

數十秒後,寒冰宮殿內,又多了兩具並肩站立的冰雕。

也在此時,寒冰宮殿外層的爆鳴聲,變得越來越洶湧猛烈,越來越可怕。

「轟隆隆!轟隆隆!」

一座座宮殿倒塌,上方穹頂的冰晶壁障,像是大塊大塊玻璃粉碎落下,也有許多倒懸的冰棱,如利刃長矛爆碎後,化為更小冰芒飛射向各方。

驚天動地的動靜持續了一小會。

「咻咻咻!」

四道光芒從天上,極遠處,一起飛逝過來。

光芒落下,變幻後,化成一名龍人族巨漢,一名蜥蜴族的老者,還有暝風老祖和拉普。

「暉甲!青邏!」

「綠和白莉也在!」

「只是被寒冰鳳凰的極寒氣流冰凍,他們都沒有死,只要破掉寒冰封禁,他們都可以活過來!」

「先找寒冰鳳凰!」

四人交換了意見後,就在還爆碎的寒冰宮殿內飛動起來,四股龐大的靈魂氣息,猶如四張巨大的海網,一遍遍在寒冰宮殿內撈動著,要將寒冰鳳凰給找尋出來。

一會後,四人無功而返,重新在寒冰宮殿那些冰雕最多的區域聚集。

「該死!竟然還是讓她溜了!」蜥蜴族的老者跺腳。

一腳踩下,一圈圈赤紅色光波蕩漾開來,將周邊幾座搖晃著的宮殿,震的馬上爆炸開來。

「她就算是逃出了此地,也逃不出寒冰島,進來之前,整座海島都被牢牢封印著!她如果敢強行衝突,我們立即就能知道,她逃不掉!」龍人族的巨漢冷哼道。

「不錯!外面煉製的那些結界和封禁,和我們心意相通,一有異常我們立即就能知道。」瘦■嶙峋的暝風老祖,面色青黑,眼中閃耀著陰森森的綠光,!也是!自信滿滿。

「先將這些人的封禁解開吧。」七目老怪拉普提議。

另外三人紛紛點頭。

那三`,分別對自己的族人還有麾下動手,去幫綠、青邏、暉甲破開封禁。

拉普早就看到了秦烈,二話沒說,也是到了秦烈身旁,乾瘦的爪子如匕首般刺在秦烈身上的冰晶上,隨意地划動了一下,那些冰晶就全部粉碎。

和綠、青邏、暉甲那些人一樣,秦烈也是「悠悠」醒來先是看著拉普驚喜的叫了一聲,然後才一臉迷茫地問道:「過了多久了?」

「從你離開七目島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