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零一章勾心鬥角

第七百零一章勾心鬥角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04 12:50  字數:3878

「你最好能暫時停下對封魔碑的解封,否則,以我此時的狀況,會在它破開冰封后,被它很快封禁起來。」

寒冰鳳凰從蜷曲形態伸展著身子,慢慢站了起來。

她依舊"chiluo"著,稚嫩的身子上布滿神秘莫測的鳳凰花紋,整個人充滿著一種奇詭的美感,令人挑不出絲毫瑕疵。

那些從她身上溢出的晶瑩血滴,隨著她的緩緩站起,又一點點沒入她體內。

她身上虛弱的氣勢,也逐漸恢復,周身湧現的森冷寒氣越來越濃烈。

秦烈臉色深沉,望著氣息慢慢增強的寒冰鳳凰,不敢有一絲放鬆。

他也不能確定寒冰鳳凰所言是真是假。

「這次過來的三個傢伙,和以前的不一樣,他們很強大,我……對付不了他們,我受了重創。」寒冰鳳凰神態略顯急切,道:「寒冰宮殿的冰晶壁壘,雖然蘊含著冰帝的極寒力量,可是並不能支撐太久。他們找到了宮殿,一次次轟炸,終有將冰晶壁壘破碎的一天,那時,我恐怕也逃脫不掉。與其如此,還不如被封魔碑重新封印起來,以後……興許還有重見天日的可能。」

秦烈沉默不語。

「被封禁之前,我希望冰帝的傳承,還能流傳下去。」她繼續說道。

「我不知道要不要信你。」秦烈沉聲道。

「由你自己選擇吧。」寒冰鳳凰突地坐了下來,她白皙如玉的兩條手臂,交叉環繞在胸口,將微微隆起的"shuxiong"遮著,垂頭道:「你實在不想接受冰帝的傳承,我也不會勉強。」

這番話說完,她就不再多言,連眼睛都閉上了。

秦烈頭疼起來。

此時,被寒冰力量凍在天上的封魔碑。還有那七條冰棱光芒,隨著他本命精血內烈焰神文的焚燒,已明顯消融鬆動。

一點點碎小光爍,在七條冰棱虹芒內閃動著,似在激烈掙扎。

從此徵兆來看,封魔碑即將破掉冰封冷凍狀態,七道能禁錮寒冰鳳凰的光芒。也將迅速掙脫出來。

秦烈眼瞳中電光交織,深深看著寒冰鳳凰,猶豫數秒後,突地變幻心念。

一縷念頭如電掠過。

一滴滴落在封魔碑和七道冰棱光線上的本命精血,隨著他心念的變動,化為一個個晶瑩血玉冰珠。雨點般落在他身上。

本命精血重新融入身體。

天上,不論是封魔碑還是七道被凍住的神光,失去後續烈焰神文的燃燒,融化的速度都迅速停下。

此地為寒冰宮殿,每一個角落都涌動著徹骨寒流,那些寒氣繚繞而來,讓封魔碑和七道神光被重新凍住。

寒冰鳳凰這才又睜開眼來。

「冰帝的核心傳承。還有我從這座寒冰宮殿得來的,關於他的力量闡述,我都可以交還給你。」望向秦烈,她接著往下說:「你只需要將心靈開放,就能拿到所有我知曉的冰帝奧妙。」

「我還不想要。」秦烈搖了搖頭。

「是不想,還是不敢?」寒冰鳳凰冷聲道。

「不敢。」秦烈坦然道。

開放心靈,意味著處於不設防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或許能將寒冰鳳凰汲取的冰帝傳承吸納,但也可能會被她瞬間抹殺魂魄。

暫時停下了對封魔碑的解封,並不意味著他就對寒冰鳳凰沒有防備心,不表示他已經相信寒冰鳳凰。

「你們人族就是心眼多!」寒冰鳳凰很是不屑。

「小心駛得萬年船。」秦烈在講話的時候,體內種種力量依然在涌動著,沒有任何鬆懈的跡象,「葬神之地的時候。被你以靈魂霸佔的少女,如今人在何處?」

「她還活著。神葬場爆碎後,我本體脫困,封魔碑也不知下落。我自然不再需要她的人身偽裝。」寒冰鳳凰語氣清冷,淡漠道:「她被我丟在一座荒寂的海島,我還將一些對寒冰力量的感悟,深深烙印在她記憶深處。等她醒來後,會發現一切恢復原樣,還平白得到一種精深的力量體會,以後在修鍊的時候,會發現境界提升明顯,這算是我對她的補償。」

「哦?」秦烈眼中滿是疑惑。

他發現他越來越不了解這隻寒冰鳳凰,也不知道寒冰鳳凰所說的話,哪一句真,哪一句假。

「有個叫做七目老怪的鬼目族族人,應該進入過寒冰島,這個人現今在何處?」秦烈再問。

「我對這個老頭有印象。他很強大,我在對付他的時候,動用了寒冰宮殿內冰帝遺留的極寒氣流,才令他被冰凍起來。」寒冰鳳凰思考了一會兒,又說:「我將他仍在別的冰川深處,這次我和那三個傢伙交戰的時候,那座冰山炸碎後,封印他的寒冰也隨之爆碎,他也因此脫困了。之後,他就和另外三人聯手,一起來對付我,我身上的傷創……他也有份。」

提起拉普的時候,寒冰鳳凰的冰冷眼瞳內,冒出一縷極寒殺機。

秦烈則是眼睛一亮。

就在他準備繼續詢問,要通過寒冰鳳凰,去洞悉神葬場奧妙的時候,寒冰宮殿又發出轟隆隆的爆鳴。

一座座水盈剔透的宮殿轟然倒塌。

諸多神秘的晶亮寒芒,一縷縷遊絲般的冷冽線條,從那些冰壁、冰塊中濺射出來,四處飛動著,如成群成群的螢火蟲。

寒冰鳳凰眼底一寒,急切道:「我的時間不多了!要麼,你放開心靈,我將冰帝那些傳承歸還給你,要麼……你乾脆將封魔碑的封印解開,讓封魔碑把我封印起來!」

「沒有第二條路?」秦烈皺眉。

「沒有!」

「不能逃離寒冰宮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