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百章一個契機

第七百章一個契機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03 18:59  字數:3085

第七百章一個契機

秦烈明白,通過這段時間沒日沒夜的對「窮極升華術」的修鍊,他身體的潛能被開發。

那些潛能,令他靈力,身體,還有意識都有了神奇的提升。

這是天賦的增進!

「天賦的提升,可以讓聚集天地靈氣的速度變快,吸收靈石力量的速度增強,還能更快更好的進食補充身體和血脈的損耗,戰鬥中,靈力運轉速度的提升,意識的穿透力和覆蓋力,都能大幅度提升實力!這次被冰凍在此地,簡直是因禍得福,獲得了修鍊『窮極升華術』的大量時間,好處簡直太大了。」

秦烈欣喜若狂。

走出了冰封狀態,仔細查探身子,發現獲得了巨大增進後,他對寒冰鳳凰的怨念也消減了不少。

活動了一會兒手腳,發現狀態出奇好的他,不斷從空間戒內取出以靈獸製成的干肉吞吃,用來恢復動用血脈後身體的疲憊,讓血脈力量能夠快點重新積累起來。

他於是並沒有急著走近寒冰鳳凰。

和寒冰鳳凰保持著數百米的距離,他就站在那兒,默默吞吃著干肉,一邊感受著身體消化和容納能力的增強,一邊來觀察著寒冰鳳凰。

被重創後,以人族少女之身蜷縮著,被從她自己身上流溢出來的鮮血冰凍的寒冰鳳凰,一直沒有動靜。

秦烈只是看著,在肉身力量沒有恢復之前,他沒有敢以靈魂意識探查。

數日後。將空間戒內的干肉吃了個精光。他身體的疲憊感慢慢消失。

他知道他差不多恢復了過來。

他終於慢悠悠地。不急不緩地走向寒冰鳳凰,來到了冰雕巨人的腳下。

寒冰鳳凰依舊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

就在她身旁,秦烈湊近去看,發現在她**的身子上,有著無數血珠,血珠凍在一起,就形成了裹住她全身的血晶。

秦烈終於試著以靈魂意識感知。

一縷靈魂意識凝成絲線,一點點觸碰到血晶。極寒氣息驟然從血晶內滲透出來。

秦烈釋放的那一縷靈魂意識,猶如被凍結成冰線,竟無法繼續深入。

「不愧是能化形的寒冰鳳凰……」

喃喃低語了一句,他皺了皺眉頭,將那一縷靈魂意識收回,重新思考起來。

過了一會兒,他抬頭看向封魔碑,還有從封魔碑內疾射出來的七道神光。

封魔碑化為一塊懸浮半空的冰岩,七道神光,則是變成七根從碑面垂落的冰棱。都被凍結在宮殿上空,顯得頗為怪異。

他在猶豫著。要不要立即破開封魔碑的冰凍。

他相信,激發本命精血,以精血內的鮮血力量,加上其中烙印的「烈焰」神文,應該可以將封魔碑和七道神光都給解凍。

然而,一旦封魔碑和七道神光被消融,封魔碑將會履行最初的責任,將冰靈……也就是寒冰鳳凰封禁起來。

最終,寒冰鳳凰和其它六靈體一樣,將會永久消沒在封魔碑內。

頂多,會有三滴被煉化的精血,從封魔碑內反饋給他。

這是否就是他想要的?

「你比其它六個靈體更有智慧,也更加強大,知道關於神葬場和葬身之地更多的秘密,你和第一巫蟲還有過約定,你應該還知道珈玥的消息,知道這座寒冰宮殿的奧妙。」

摸著下巴,望著昏迷狀態的寒冰鳳凰,秦烈面色猶豫,「依照你的說法,你的先祖……是冰帝最好的夥伴,想來,它應該是冰帝的靈寵或者坐騎。如果就在這時將你封禁,你所掌握的所有秘辛,都將隱沒在封魔碑內,再也沒辦法展露出來。」

自言自語著,秦烈愈發猶豫不決,在如何對待寒冰鳳凰上拿捏不定主意。

他知道,一旦封魔碑解凍,他或許都沒辦法阻止封魔碑將寒冰鳳凰封禁。

然而,如果不這麼做,不趁她昏迷的時候封禁,等她醒來,等她恢復了力量以後,要如何處理?

就在秦烈猶豫的時候,他從鎮魂珠內,感知到虛渾之靈的氣息。

心念一動後,六個虛渾之靈從鎮魂珠內一起逸出,他發現六個虛渾之靈的身子,竟然比之前縮小了好幾倍。

這分明是力量消耗太劇烈導致的。

也是如此,從冰封狀態解除後,他還通過進食干肉恢復了一陣子,都沒有感覺到虛渾之靈的動靜。

因為六個虛渾之靈實在太虛弱了,虛弱到,他甚至都沒有感知到它們的氣息。

「不妙!」

一見虛渾之靈由於長時間沒有進食,加上還一直在動用力量,試著破掉封凍他的寒冰之力,在損耗了巨大力量後,身子竟縮小到如此程度,秦烈急忙將空間戒內,從拉普那兒弄來的六屬性靈石取出。

「嘩啦啦!」

六堆零零碎碎的靈材,分成六種屬性,堆積在他面前。

六個虛渾之靈有氣無力的看向那些靈材,小小的眼睛,流露出一絲光彩,然後在秦烈的幫助下,分別被塞入那六個靈材堆內。

暫時不想寒冰鳳凰的事,他凝神看向那六個靈材堆,感覺到六個虛渾之靈開始緩慢進食,看到一小塊一小塊的靈材,逐漸從靈材堆內消失。

又是一天過去,秦烈依然沒有決定好,該以怎樣的方法對待寒冰鳳凰。

「轟隆隆!」

這天,他突然感覺到地動山搖,發現這座寒冰宮殿都在震動。

他立即知道重傷寒冰鳳凰的人,終於找到了深藏在寒冰島島底的宮殿,已經在著手破掉宮殿外層的厚厚冰石壁障。

劇烈震動持續了一陣子後,寒冰鳳凰悠悠醒來,在那血晶內的她,長長睫毛扇動著,慢慢地睜眼。

然後,她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身旁的秦烈。

她本來還略顯迷茫的眼睛,瞬間布滿了冷冽殺機,如一下子就洞悉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你,你沒有被寒冰之力封凍住,是不是,因為你也修鍊了冰帝那核心傳承的法門?」她以不太嫻熟,顯得很彆扭的人族通用語,對秦烈進行責問。

秦烈則是霍然變色。

一直沒有下定決心,該如何對待寒冰鳳凰的他,這一刻,在寒冰鳳凰真正醒來後,立即下意識地就有了反應。

一滴滴本命精血,被他馬上動用起來,化為一簇簇火焰紅芒落向封魔碑和七道神光冰棱。

他自己同時抽身暴退。

一股股力量,從靈海,血肉,血脈內轟然爆發,他以最快速度做好死戰的姿態,準備迎接寒冰鳳凰的狂風暴雨般的轟擊。

在他身後,六個虛渾之靈元本來還在進食,還在吞吃著那些六屬性靈材。

感知到他的突然驚變後,六個體形恢復了不少的虛渾之靈,像是六個顏色各異的小太陽,一下子在他身後懸浮出來,都張牙舞爪地對著寒冰鳳凰,也磨拳霍霍。

寒冰鳳凰冷冽的眼睛,越過了秦烈,深深看向六個虛渾之靈,神色有些驚詫。

「它們是那六個傢伙凝化而成的?」寒冰鳳凰詢問。

「不全是。」秦烈如臨大敵,不敢有一絲鬆懈,一邊全神防備,一邊說道:「由我的鮮血,和六道無垢魂泉,加它們的精血魂魄精華,還有我魂力,以連我都無法知道的方式衍變而成。它們,被別人稱呼為虛渾之靈,如今,由我養育它們,幫助它們成長。」

「如果我被封魔碑封印,我是不是也會和它們一樣,變成這種形態?」寒冰鳳凰再問。

這時候,秦烈注意到封魔碑和七道神光,已經在他一滴滴本命精血烈焰神文的焚燒下溶解。

寒冰鳳凰同樣注意到這一點。

她卻並沒有阻止。

「我不確定。」秦烈搖頭,「一共六道無垢魂泉,已經全部用在它們身上,我手中再沒有更多的無垢魂泉。」

寒冰鳳凰沉默。

半響後,她突然道:「你放開魂湖和真魂,默運從冰帝處得來的核心傳承,我將從你身上剝離,還有之前截取的極寒傳承,一起歸還給你。」

秦烈驚愕起來。

……未完待續。。